第七十三章 奉茶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七十三章 奉茶

第七十三章奉茶 坐在床上笑了一会儿,她挪动身子,混身如散了架又重新组装般疼痛,不由又瞪了他一眼。 立在床边的岳行文早已收拾得清爽整洁,发丝还带着微微的湿气,显然沐浴过有一会子了。 青篱奇怪:“你什么时候起身的。” 岳行文坐到床前,大掌贴在的她腰间,一边轻揉一边道:“有半个时辰了。睡得可好?” 青篱点点头,腰间的酸痛在他的按压之下,缓解了几分,揉揉仍然酸涩眼睛,恋恋不舍的掀开被子,可以肆无忌惮睡懒觉的日子结束了。 “叫她们几个进来吧。”青篱笑着捉住他的手,“我没事了。” 岳行文点头,抚了抚她的发丝,又凑近看看她的脸色,轻笑安抚:“待会儿去见过娘,回来再好好补一觉。” “好。”青篱知道这就是他的关心,笑着点头。翻身下地,腿上乍然用力,不由暗暗吸了口冷气,面儿上却极力忍着,坐在到妆奁前。 岳行文伏在她额上轻轻一啄,“我到外间等你。” 青篱点点头。 他出门便听见外面有人喊大少爷,听声音似乎是岳府的下人。片刻红姨进来,低声回道:“是岳夫人跟前的檀云和翠云。” “叫她们进来吧。”青篱扫了一眼乱糟糟的床塌,这一遭终就躲不过去,强压着心头的不适,吩咐红姨,又叫杏儿柳儿几人进来,赶快梳妆。 “给大少奶奶请安”檀云翠云笑嘻嘻的进来,齐齐福身行礼。 青篱站起身子,笑着让叫她们免礼,又问:“老爷和夫人可是已起身了?” 檀云捂嘴一笑,“我们夫人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儿早早的就醒了。” 青篱也不知道她说的有多少是真的,不过观这二人面色,倒是恭敬亲热的,笑了笑,朝红姨使了个眼色。 红姨含笑迎着将这二人迎到一旁,一人塞了只小红封,只说是大少见面礼。 杏儿合儿端了热水前来与她梳洗,透过铜镜,青篱瞧见红姨柳儿两人在收拾床铺,檀云翠云在一旁立着,直到一抹白色出现,才上前取了,青篱连忙从铜镜中收回目光,她实在不想看到丫头们暧昧的笑意。 脸却不由的红了。 红姨送檀云翠云出去,回来便紧催着这三个丫头,“动作快些。檀云说岳夫人收拾停当,正要去厅中。” 青篱瞧了瞧漏刻,刚卯时二刻,早上五点半钟的样子,还不算太晚,微微放了心。 几个丫头手脚麻利的替她净面梳头,穿衣。 青篱瞧了瞧合儿手中的樱桃红吉服,问:“可是特意做长的那件?” 合儿摇了摇头,“那件小姐穿着长,这件是按小姐的身量做得正好的。” “去取了那套来。”青篱对着铜镜左右看了看,并无不妥,又叫柳儿:“把我先前做的那双木底樱桃红缎面拿来。” 两个丫头面面相觑,当初小姐做这个的时候,她们问她都不说,这会子问,怕还是一个结果。 青篱将她们的神色瞧在眼中,轻轻一笑,“待会儿就知道了。还不快去,磨蹭什么。” 再看漏刻,已是到卯时正点,匆匆去西面厢房取了衣衫鞋子,替她换上。 青篱的身高以前世的眼光来看,大约是一六的样子,立在岳行文足足有一米八的修长身形旁,那落差可想而已。 还好她聪明,灵机一动,想出这坡跟鞋来,希望岳夫人不会为她的亲亲宝贝儿子过份感到不值,以至于看她不顺眼才好。 鞋子是以樱桃红绸子为面,轻软桐木为跟,并用同色缎面将整个鞋底包起,与鞋面混然一体,若不是细看,是看不出她的鞋子加了高度的。当然,若是看出她也无妨,本身要的就是刚出现在他们视线之中刹那的视觉效果嘛。 整理好衣衫,穿上鞋子,强忍着腰间的不适在屋中行了几步,对着铜镜细瞧,满意的点点头:“走吧。” 青篱出现的一刹那,岳行文眼中闪过一丝惊艳,随后眉头轻皱,不顾几个在场,扯起她的裙角,细看两眼,不悦轻斥:“怎么又穿这个?” 青篱嘻嘻一笑,走到他跟前儿,和着他的身量的比了比,意思再明白不过。 岳行文放了衣裙,一掌托在她的腰部,轻叹一声:“走吧。” 杏儿柳儿在他二人身后远远的跟着出了院子。 刚出院门,青篱把贴在腰上的手扒了下来,嘻嘻笑道:“别让旁人瞧见毁了您老人家万年冰山死人脸的光辉形象。” 岳行文低笑一声,轻斥:“心思重的毛病还未改。娘不是那样的人。” “我知道。”青篱又是嘻嘻一笑,低头瞧了瞧鞋子,“不过是我怕旁人说我配不上您岳大公子,只好想了这么个法子。” 顿了顿又仰头一笑,“你瞧,现在顺眼多了吧?”说着眼神投入远方,做遥想状,无比深情的抒情:“你想想,某一天早上,安静宁各的岳府之中,新娘的大少爷与大少奶奶,一人清衫,一人红衣,清俊高挑,并肩而行,阳光高高照,清风徐徐吹,栀子花悄悄缀放,人美景风,香气袭人,是多么的赏心悦目……” “呵”岳行文轻笑,打断做手舞足蹈深情款款抒情状,实则转移话题的小女子,“喜欢栀子花?” 青篱想了想,“不算特别喜欢,反正不讨厌。” “那你喜欢什么?” “哦呀,这个先生不是早就知道了?银子啊银子啊……” 两人一路款步慢行,一边低声笑着说着闲话,向岳府正厅而去。 杏儿在身后捂嘴偷笑,“看咱们小姐这鞋子一穿,身量愈发的修长,从背后看,与岳先生真真是般配,嗯……”她努力想了想,想出一个比较适合的词儿:“……赏心悦目。” 柳儿含笑点头。又取笑她:“卖弄你的学问呢?” 岳老爷岳夫人刚到正厅坐定,檀云便进来回话,“老爷夫人,大少爷大少奶奶来了。” 青篱微低着头跟着岳行文进了正厅,脸上早已恢复平日淡然安宁的神情。 岳夫人看着这二人进来,微微一愣,将青篱上下打量了好几遍。青篱心中暗笑,估计是在疑惑她为何一夜之间长高了五寸。 岳行文上前几步,撩衣跪倒在地:“儿子给父亲母亲请安。” 青篱跟着伏身一拜,口中殷殷道:“媳妇给父亲母亲请安。” 岳老爷脸上带笑,“起身,起身。咱们家没那么虚礼讲究。” 岳夫人心中略有不喜,今儿可正是个立规矩的好时候,偏岳老爷抢儿把话说了。撇眼瞧了岳老爷一眼,正对上他投过来的目光,无奈,只得跟着笑道:“你父亲说的是,快起身。” 檀云早端着茶盘在侯在一旁,青篱伸手接过,面带微笑,“儿媳给父亲母亲敬茶,祝父亲母亲身体康健,事事顺心。” 岳老爷许是对这个儿媳真的满意,仍是笑呵呵的接过,饮了一口放在一旁,顺手递过一个大红封,“好。好。你父亲与我是多年亲近故交,你也不必过掬谨,只当这是自己的家才好。” 青篱连忙应是,岳老爷又道:“你是我岳家长媳,过去那么些年,家中一应事务全靠你母亲打理,十分辛劳。日后要你替你母亲分忧才是。” 青篱又恭敬应下。心中却诧异,岳老爷看起来不苟言笑严肃苛责,却也是个爱老婆的。 岳老爷的话让岳夫人很是受用,不觉脸上的笑意多了起来,伸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道:“我这些辛劳算不得什么。只望你相夫教子,早日为岳家添丁。” 青篱脸微微一红,自己这小身板…… 嘴里却恭敬应道:“母亲的话,儿媳记下了。” 岳夫人点点头,顺手递过一个红封来。“起来吧。” 又招岳珊珊过来,“来,见见你大嫂。” 岳珊珊一身嫩黄色吉服,睁着圆溜溜的眼将青篱打量了几圈,规规距距的行了礼。 青篱又是一个诧异,这毛头印象中可是个古灵精怪的,今天怎的这般听话? 然而,还没等她心理活动结束,岳珊珊的圆眼又滑碌碌的转了好几圈,凑近她,小声问道:“那个,我大哥把小宝宝放你肚子里了吗?” 本以为这奉茶会顺顺利利的结束,哪知猜测会为难的,没为难她,倒是这个小毛头硬声声的抛出这么一个天雷。 青篱的脸在丫头们吃吃吃的笑声中,鲜红一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尴尬啊,丢人啊。对着岳珊珊纯洁无害好奇探究的眼神,她愣是找不到一句得体的话儿。 岳行文拎过岳珊珊,眉头高挑:“珊儿昨儿的字可写好了?拿来给大哥瞧瞧。” 岳珊珊的小脸登时垮下,小手扭来扭去,做委屈状。 还好,有丫头过来说早饭准备好了,这才解了她的围。青篱低头做鸵鸟状,远离岳珊珊,生怕她再说什么让她尴尬的话来。 …………………………………………………………………… 本章过渡,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