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拐”青阳做邻居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七十九章 “拐”青阳做邻居

第七十九章“拐”青阳做邻居 圣旨来的第三日,又是一大早的,詹王妃派人上门送贴子,说是闲着无事,请岳夫人过府去玩麻将。 岳夫人因岳行文这场婚事儿着实人累心也累,正想出去散散心呢,满口应下,又交待青篱好好看着岳珊珊,莫让她淘气等等,带着两个丫头了门。 岳夫人走后,青篱领着岳珊珊去上今日的针钱课,刚做了一会儿,有人来报,说青阳县主来了。 青篱心中欢喜,又暗中猜测,青阳定是趁着岳夫人不在家,偷跑来的,生怕岳夫人捉住问她点什么来。 放了手中针线,对岳珊珊说:“珊儿,你好好听薛娘子的话,大嫂去见青阳姐姐。” “大嫂……”岳珊珊撒娇,小眼儿眼巴巴的看着她。 青篱虽有些受不了她这可怜巴巴的眼神,可想到岳夫人对岳珊珊的严历教导,还是把心一硬,又哄她:“好好在这里学,中午大嫂给你做好吃的。” “那,给我做蜂蜜蛋糕……” “好……”青篱笑着一口应下,出了偏房。又叫红姨在这边瞧着些,别让岳珊珊伤了手什么的。 青阳已到院中,她快步迎上去,“县主今儿怎么又来了?” 青阳咯咯一笑,指了碧云碧月:“今儿是来给你送油菜种子的。” 两个丫头怀中各抱着个白布小包,苦着脸儿道:“这东西重得紧,县主还偏不喜让旁人跟着。只把我们两个当苦力使……” 青篱连忙招了两个婆子来,将油菜种子接了,叫杏儿带她们先回院中。 “县主,前儿那圣旨是你的主意吧?”青篱悄悄的问。 碧月捂嘴一笑,“我就说吧,二小姐定然能猜得出来。” 碧云揉着手腕笑着接话:“就连今儿詹王妃请岳夫人去玩,也是我们县主的手笔……” “本县主这也是帮你呢。”青阳得意一笑,“这下可高兴了?” 青篱笑:“高兴,高兴。不过,也亏得母亲不是那等挑刺小气的人,否则怕也是要给我些脸色瞧瞧的。” “那是,二小姐的好福气,一般人可比不上呢。”两个丫头又接话笑她。 “唉,对了,”青阳想到什么,扯了扯她衣袖,“可听说你们家大小姐的事儿?” 青篱摇头,看青阳的这神色,多半不是好事,“她怎么了?” “也是昨儿有人去瞧詹皇婶,我听得了几句,好象是因杨锐房中原先有个开过脸儿通房丫头,你们家大小姐醋意大发,故意陷害她偷了自己的嫁妆首饰,趁着杨锐不在院中,关在房里打了个半死。后来许是谁透了信儿给杨府老太太,这丫头才算是保住一条命。只是,听说杨锐回去跟你家大小姐好闹了一场,还动上手了……” 青篱默然,心底却不自觉有些愤怒之感。气道:“这事虽说大姐姐做得不对,可那杨府难道没错么?未取正妻就收通房,便是对正妻的不尊重再者那丫头是不是真的偷了,也说不好呢,她那样心思简单的人,未必不是让别人给下了个套子反套住了……再者那杨锐还动上手了,真是白瞎了他那白净斯文模样……” 青阳不妨她是这样的反应,怔了一下,看她象是真气了,调笑道:“你听哪个说未娶妻前不能收通房的?未娶妻前不宜纳妾倒是真的……再者,父母做主的亲事,夫妻不合者,一个百里面没有五十个,也有三十个……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称心如意么……” 青篱叹了口气,反握了青阳的手,慢慢往前走,“县主说的是,这是命呢。也与她的脾气有些关系……” 青阳点头,没说话。 两人慢慢走着,阳光从枝叶间洒下来,斑斑点点的光影投在两人头上脸上身上,暖风徐徐,让人心神安宁。 “日后也能时时这样才好。”青阳笑着说。 “是啊,有县主陪着,我心里也高兴。” 岳行文与昨日已开始到司农署当值,院中静悄悄的。两人让丫头将贴着后墙游廊下的长塌收拾了,摆上茶水点心,青阳歪在塌在,对着一园子草药感叹:“岳死人脸这廊子搭得好,若是夏天,躺在这里午休,肯定极凉快惬意。” 青篱正查看了那油菜种子,闻言回头一笑:“县主回头也照着样子改一下,虽然看起来怪模怪样的,倒真是实用。” 青阳又说:“你在长丰那蔬菜架子也不错,可惜没等到盛夏……” 青篱心中一动,回身坐在到她身边,青阳推她:“笑得贼兮兮,有什么事?” “是好事。”她心中盘算了一下,问:“县主原先不是想要一块田么,现在还想么?” 青阳摆手:“与你一起才有意思,我自已可提不起那心劲儿来。” “县主,不若我们一起在城郊置办庄子?” “嗯,好呀,”青阳登时来了兴趣,在小厨房搭手准备午饭的碧云碧月也丢了手中的活计过来听。 青篱的几个丫头相视一笑,自家小姐又在拐骗青阳县主。 “嗯,县主真要有意,我知道有个地方不错,离京城也近,到时建成后,莫说偶尔去住,便是在那里常住,来往也是方便的。” “什么地方?” “葛家庄”不及青篱回话,柳儿在小厨房中插嘴,不惧自家小姐投去的目光,又笑道:“岳先生给我们小姐在那里买了二千亩的庄子,庄子的对过是一大片田地,只与我们的庄子有一路之隔,小姐怕是想请县主买那里了。” “柳儿,你个死丫头……”青篱瞪眼过去。 “原是岳死人脸给你买的,你朝我显摆来了,不买”青阳狠狠的点她的额头。 “县主,我倒觉得可以买。”碧月插话。 “我也觉着能买,而且要买。”碧云笑嘻嘻的说了一句,回身到厨房继续忙话。 好吧,两个人的丫头打成平手,青篱抱了她的胳膊,“县主,买吧,你买了那里,日后我们不可以天天这样子么?” 说着,她直起身子,道:“昨儿我和先生把那庄子又重新规整了一下,等麦收到就动工。这庄子若是建好了,虽没长丰的大,定然比长丰的要精致。县主买了那里,便是你哪天不高兴了,心烦了,我也能陪着你不是……再者若是遇到什么事儿,也可以商量一下嘛。” “行了,行了,买庄子是一句话的事么?”青阳眼中溢上一丝雾气,装作不耐烦的推开她。胡流风与岳行文二人多年相交,若真是那样该多好…… 她低下头拨弄着手指:“明天叫韩辑先去瞧瞧,再做打算。” 青篱点头。心中暗下决心无论如可要撮合胡流风与青阳。不但要撮合,而且要胡流风心甘情愿的接受青阳……若是青阳将来遇到一个象杨锐那样的人,她心中会更不安,更替她不值…… 送走青阳后,她还有些挂心苏青筝那边儿的事儿,差杏儿找个借口回了一趟苏府,去找方氏打听一下,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杏儿去了半晌未回,岳行文倒是先回来了,见她坐在房发呆,走过去问:“无聊?” 青篱抬头笑了笑,推他进里间,取了家常的衣衫来,让他换上。 岳行文轻笑:“一板一眼的,倒做得象模象样。” 青篱笑:“这话可是说以前哪个替你换过衣衫?” 岳行文夹住她鼻子轻轻一拽,“是见过母亲替父亲换衣衫……” “今儿值房里可有什么特别的事儿么?” 两人来到外间坐了,青篱倒了杯茶递到他面前儿,装作一副贤惠小妻子的模样。 “有。”岳行文呷口茶,轻笑:“都在恭喜羡慕我怎么娶得这般有才的妻子。” 圣旨的事儿这会应该是传遍了,再者又是司农署,那些人自然是知晓的。 故意笑着安慰他:“岳先生之才那是全才是大才,小女子不过凑巧略通农事罢了,你老人家千万莫自惭形愧呀……” 岳行文伸手揽她入怀,“怎么会?你我夫妻二人夫唱妇随举案齐眉,不知道要羡煞多少人呢。” 青篱混身鸡皮疙瘩乱蹦,这般夸自己,真是大言不惭呢。 想起青阳的话,又恍惚记得杨锐也是个什么小官儿,便将苏青筝的事儿说了,又问:“先生与这个杨锐可打过交道?” 岳行文摇头,“只有过几面之缘。不过,观其行事,大约是有些心高气傲,兼心智不成熟的缘故罢,人的本性应该不坏。” 从他嘴里说旁人心高气傲四个字真真让人好笑。不过,她的心也略定了些。 又过不多一会儿,杏儿回来了。说大小姐苏青筝原已在府里住了两日,老太太要送她回去,她只是哭着不愿,昨日杨锐亲自上门来接人,并在老太太苏老爷面前儿认了错,说当时只是气上心头,日后再也不会了。 杨锐来接她,正好给了苏府台阶下,老太太不轻不重的嘱咐了几句,就让人送苏青筝送了回去。 推荐好友的文文: 1815030@相公请靠边 简介:娘子有约会,相公请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