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送别(第三卷完结)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八十章 送别(第三卷完结)

第八十章送别(第三卷完结) 送行 世上有一种人习惯于离开,虽然离开时的借口多种多样,但究其原因怕只有一个。 这一世她认得的人中,胡流风无疑是个中代表。从两年前他突然的不告而别,到在长丰送别沐轩宇的感叹,再到不久前的不知所踪,再到眼下的即将远行…… 前两日刚刚齐齐聚岳府,还相约一起重游燕山,而再次见面时,竟是离别,这让她犹为感叹。 如两年前她离开京城一般,沐轩宇与胡流风一同离开时,也选择在天际刚刚放亮,略带薄雾的时刻。 沐轩宇离开是因军中有急令,而胡流风的突然离开她却想不通,也许,她是想得通的,只是觉得可惜遗憾,看向青阳平静的神色,心头酸酸的。 送他们出了城门,又默默前行。 沐轩宇胡流风一人一马,缓缓走着,岳行文与半夏并肩坐在车外,也并未出声。 青篱窝在青阳的马车之中,本是为了陪着她,顺道开解,但此时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日头渐高,薄雾散去,官道之上行人渐多,从北城门到这里,他们已默默送了约有三十余里。 这一点都不象是送行,倒象是结伴同行的人。 但是谁都没有说不用送了,哪怕是有军中急务在身的沐轩宇。她想,大约都是为了青阳。 再往前是一条叉路口,道路稍开阔,路旁有破旧的石亭子,一直盯着车窗外沉默不语的青阳突然叫了声:“停。” 接着火红身影一闪,便跳下马车。众人都跟着停下,走向青阳所站立的石亭子。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青阳仍是沉默着。 好一会儿,岳行文打破沉默,:“轩宇,军中事务紧急,你先行一步吧。” 沐轩宇点头,看向胡流风,粗眉皱起,盯着他好一会儿,才沉声道:“若去塞北,莫忘了去军中看我。” 胡流风点头应下。 沐轩宇又看了看青阳,似是有话要说,却终未开口,只是向青篱躬身行以大礼,声音低沉:“青阳拜托了。” 不及她回话,翻身上马,飞驰而去,马蹄扬起阵阵尘土,不多时,他的身形便远成一个小小的黑点,最终消失不见。 胡流风略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看了看他们三人,眉头一挑,笑道:“啊呀,竟是送了这么远,都回吧,胡某又不是第一次离京……” 青阳的目光仍是投在远处,象是顺着官道一直到达远到不知名的尽头,动也不动,仿佛没有听到任何声响一般。 这样的青阳让青篱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儿,暗叹了一声,拉岳行文出了石亭子,在离石亭十来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低声道:“先生,我很为青阳难过。” 岳行文轻叹一口气,握了她的手,没说话。 破旧石亭之中沉默依旧。 胡流风轻咳一声,“青阳,此行多则五个月,少则三个月,必回京城。” “不”青阳身形不动,淡淡出声:“别再回来了。永远都别再回京” 青阳的音调不高,象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一声轻叹。 胡流风刹那的诧异过后,挑眉一笑,“怎么可能,京城是我的家……” “别再回来了。”青阳豁然转头,打断他的话。胡流风的笑容僵在脸上,叹了一声,张口欲说些什么,又被青阳打断:“最起码,我在京,你不能回京。” 说着,盯向他的双眸,淡然一笑,“终生都避着我吧,流风。” 说完豁然转身,向马车走去。 这两人的身形表情让青篱心中有不妙的预感,推推岳行文的胳膊,“你能听到刚才青阳说了什么吗?” 岳行文回头瞧了她一眼,无奈一叹,“永远别回京。” 啊?青篱大惊,青阳这话她可以理解为彻底对胡流风死了心。不觉手微抖着,一股酸涩直冲眼底。丢开岳行文的手,直奔青阳而去。 岳行文慢慢踱进石亭,拍了拍胡流风的肩,“走吧,时辰不早了。一路保重,别忘了捎信儿回来。” 胡流风苦笑,“看来,还是你对我最好。” 岳行文长叹了一声,“流风,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若真是无意,便莫在她眼前出现了。” 送行的马车离开时,胡流风还留在石亭之中。 青篱握着青阳的手,轻声问:“县主,你还好吗?” 青阳闻言抬头一笑,“好,很好。” 可她那笑容哪里是好,哪里是很好?分明是不好,很不好 “韩辑,”青阳朝车外喊了一声,“回城后立刻去办我交给你的事儿。” 韩辑应了一声。 青阳回头看了看青篱,咧嘴一笑,“本县主决定买下你庄子对面那片田,你可高兴?” 她从没有见过这样强言欢笑的青阳,心头堵得难受,紧了紧她的手,“青阳,你若心里不自在,哭一场也使得,这模样让人心里更难受呢。” 青阳摇头,嘴角轻扯,垂着低语,“哭什么呢。本县主高兴着呢……” 一言未完,一滴滚烫的泪珠在青篱的手背上化开……紧接着是更密集的,一滴一滴,一滴滴…… “……将来本县主的庄子建成了,要日日去那你蹭饭吃。” “好。” “本县主要吃烧羊肉串,烧青葱五花肉卷,烤香菇串,还要吃叫花鸡,烩面,蜂蜜蛋糕……哦,对了,给岳死人脸做过的生辰蛋糕,本县主每过一个生辰,你也要送一个。你上次那个木底的鞋子也不错,也要做两双给本县主穿……” “好。” “本县主的地你替我种,收成全归本县主……” “好。” “丫头,你和岳死人脸要多生几个孩子,送一个给本县主养……” 青篱心头酸酸的,开始仍能压着,听了这话,却再也把持不住,泪水汹涌而出,一把将青阳抱住,嘟哝:“县主,你这是什么话,孩子能乱送的么,你想要自己生去……最多让他们全认了你做干娘……” “丫头,送我一个。不做干娘,要做亲娘”青阳的身子轻抖着,断续不成语句。 “不送,你只能做干娘。”青篱扯起衣袖,抹了一把眼泪,提高声音叫道。 又指自己的小肚子:“这里说不定现在就有一个,你故意弄这个样子叫我跟着伤心,他若是知道了,连干娘也不喊你一声……”。 青阳没再说话,只是泪愈流愈凶,偶尔有压抑不住的低泣声响起。 韩辑将马车停靠在路边,悄悄下了马车,一动不动的立着。 一向爽朗明快的青阳,仿佛要将毕生的眼泪流尽一般,默默流着,青篱从不知一个人的悲伤会有如此的感染力,抱着青阳,她的泪水也长流不绝。 心中暗咒:作孽的胡流风。又暗自庆幸,她没有把撮合胡流风与青阳的想法化为行动。这样的胡流风是不能给青阳幸福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她的两条衣袖,兼前襟衣衫都被青阳的泪水浸透,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抬起头,红着两双眼,强扯出一丝笑意:“多少年没哭过了,这么一哭倒痛快了不少。” 青篱别过脸,扯了衣袖擦去眼泪,又将自己的衣袖举到她面前儿:“县主倒痛快了,瞧瞧我可象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青阳又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本县主送了你那许多布匹,你再做新衫就是了。” 青篱面对这样的青阳,不知该如何应对才是正确的。略想了想,小心的问:“县主前几日不是还说燕山脚下有条桃花沟,此时花开正盛,我们去玩两天如何?” “也好,”青阳沉默半晌,点头,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衣衫,“我这样子倒也没处去。没得让詹皇婶瞧见了挂心。” 青篱强忍着又要掉下来的眼泪,跳下马车,走向岳行文。“先生,我想陪青阳到宏远寺住几日。” 岳行文从怀中取出一方帕子,将她哭得花猫似的脸细细的擦了一遍,才点头:“好,多陪她些时日。” 顿了顿又道:“青阳心中难过,你合该劝着,怎么倒陪着哭起来了?” 青篱幽幽的长叹一声,“小伤心能劝,大悲痛如何劝。” 她心中堵得难受,眼下却不能多说,“先生,我去了。你回去跟母亲实话实说便好。” 岳行文点头,“过两日休沐,我去瞧你。” 青篱想了想,摇头,“你还是别来了。青阳这样,莫看到你又触景生情……” “嗯,也好。”岳行文点头。 青篱朝韩辑招了招手,说声去宏远寺。 韩辑应了一声,掉转马头,向西奔去…… 目前青阳的马车离去,岳行文让半夏调转马头,又返了回去,远远的瞧见那破旧的石亭中已无半个人影,轻叹一声:“回吧。” ——————第三卷完结—————— ………………………………………………………………………………… 这章某宝写得非常郁闷,你丫的胡流风,咋这么难搞定呢??? 推荐好友的文文:《缱色》麻雀变凤凰,扮猪吃天下。

下一篇   第一章 篱阳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