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别胜新婚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章 小别胜新婚

第二章小别胜新婚 已到这个时空足足四年有余的苏青篱,前不久刚刚过了十六岁的生辰,现在的她比两年前又长高了不少,约有一米六五的样子,腰身细长,饱满,原本纤长的瓜子脸,这一年来略圆润了些,倒把她原来的孩童气抹得一点不剩。 身上是一件湖青色的衣衫,外面罩着一层樱桃红薄纱,红是淡淡的红,又将青色衬得不那么冷清。 “过来。”岳行文眉头一挑,向她伸出手。 青篱磨磨蹭蹭的过去,刚欲说话,扫过他微湿的墨发和干净整洁的青衫,问:“你回过家了?” 岳行文将她环在怀中,收紧胳膊,“是谁应承着我回来之前乖乖在京中呆着呢?” 青篱笑,“这个可怪不得我,是母亲让我来的。不信你去问母亲。” 岳行文戳穿她的小把戏:“你定是故意叫张贵几人一日三趟往京中跑,做戏给母亲看……” 青篱咯咯一笑,抱着他的脖子,道:“知我者,先生也。” 她本就愈发姣美的脸庞,在精细妆容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妩媚诱人,幽幽体香从领口传来,使某人十几日未见的思念愈加的强烈。 一个打横将她把走,向里间走去。 “哎,”身子猛然腾空,青篱手忙脚乱的推他,“大白天呢……” “正好午休……” “哎,那你等我沐浴一下嘛……”青篱使劲挣着身子,和青阳笑闹半天,午间那会儿热,出了些汗。 “那好,一起洗……”岳行文不管她同不同意,抱起她向更面的沐浴间而去。 这个沐浴间,是青篱以前世农村中常用的淋浴工具为原型,稍加改造建起来的。 其结构非常简单,在屋顶以大铜缸盛水,缸底有细铜管接入房内,再配制一个铜制花洒,基本就搞定了。唯一难办的一点是花洒与细铜管之间的螺丝接口,不过个小玩艺是难不倒萧生生那样的能工巧匠的。 不用时,将铜管以配套铜制螺帽拧紧,用时,直接将花酒拧上去,高低落差根本不需任何动作,简易的淋浴房就这么造成了。 夏日时,她每天都用这样的法子洗澡,太阳晒暖的水,温度刚刚好,十分舒服。 “不要,你出去……”青篱瞪他,开玩笑,这青天白日的,浴室的光线还非常好……虽说不是新婚,可这样情形却是第一次呢…… 岳行文反身插上门刃,又将花洒拧上,这才向躲在角落里的小女子走去。 长臂一挥,将她揽入怀中,不消片刻便将她的衣衫剥了下来。另一手抚上她胸前,轻一下缓一下揉捏着她胸前的小豆,引得她一阵阵细喘。 “你使坏……”青篱推他。 岳行文轻笑一声,大掌托在她的腰间,一个旋身,温暖的水流兜头而下。 “别动,我替你洗……”岳行文轻笑,手上不停,可他哪里是在洗澡,双手对着她的敏感处,四处点火 青篱学着他的样子小手摸索他胸前的小豆,不甘示弱的回击。 “学得好……”岳行文轻喘着咬着她耳根。一只手滑过小腹向下,探入密谷幽林之中,果不其然,那里已是湿滑一片,他喉头一紧,邪恶低语:“这里也洗洗……” 灵活的手指合着温暖的水流,异样的感觉让她几不能正常呼吸…… “篱儿……”岳行文突然撤回手指,抓起放在腰间的小手引导着放到已坚硬如铁的某处,手指再度返回撩拨着,火热唇舌再度含上她的嘴唇,暗沉沙哑含浓浓的低喃:“……篱儿,跟着做……” 灵活的手指一下下拨弄着她的敏感,麻酥的热流冲上脑后,让她恍然不知所处,只能本能着随着他的节奏时而快时而慢的滑动手指。 “咝,篱儿……”舒爽的轻吸声响起,青篱得到鼓励,手动的愈快,并用姆指在溢出粘液的小孔上轻轻打着转儿,用指甲轻刮…… “唔,你这个小坏蛋……”岳行文闷哼一声,将她打横抱起,快步走到床塌前,两具身体几乎同时滚在床上,晶莹的水珠衬得她如玉的愈发洁白莹润,撩人心弦。 他细细的吻着,将那水珠一一吸去,沿着小腹一路下向,直到那幽幽的腹地…… 青篱觉察出他的意图,想要并拢双腿退缩开去,一面焦急出声:“先生,不……不可以……” 话音方落,一个温暖到极致,柔软到极致,湿润到极致的物件儿轻轻扫过她的敏感,一股她无法承受的快意直冲脑中,并炸了开来,“啊……”她刚挺到一半儿的身子一软,重重跌落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篱儿,好好享受……”岳行文低喘着,被她的意乱情迷所蛊惑,这样的她美的惊心动魄,妖娆撩人……隐忍着勃发的,再次埋首她双腿间…… 温热的唇舌带给她的是前世今生从未有过的快乐,一波又一波的快意次第汹涌袭来,仿佛要将她彻底湮没…… 窗外,秋日正午白花花的骄阳似是为了应和这满室撩人的漏点,吐着愈加炙热的光芒…… “行文……行文……”那熟悉却比往日更激烈的快意涌上,只差一点点她就要攀上云端了,紧抓他手臂,身子弓起迎向他的唇舌…… 她的娇媚激得他后腰一阵阵发麻,猛然起身,握住她的腰…… “啊……”随着他猛烈的进入,脑中那根蠢蠢欲的弦猛然炸开,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她尖叫出声…… “不乖哦,没等我……”大滴的汗水落下,岳行文快而有力的进入,极致的律动将她的快乐延长,她的紧窒剧烈收缩着,死死绞着他的坚挺,每一次都快乐到极致,快乐到不忍释放…… 后腰传来阵致命的酥麻,他低吼着停止动作,轻轻在她的紧窒中研磨着,延长这快乐…… …………………… “先生,”青篱累得混身酸软,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可是欧阳玉那死人又送了你……那个?” “哪个?”岳行文低笑一声,凑到她耳边,故意吹了口气。 青篱被那温热的气息激得一个哆嗦,偏过头,红着脸,用她一惯不服输劲头儿武装自己,眼睛一瞪:“哪个?你明知故问……就是,就是那个……” “哦,这个呀……”岳行文了然点头,摆出一副努力回想的模样,“欧阳送了我三次,你指的哪一次?” “什么?”青篱惊叫一声,该死的欧阳玉,怪不得他来了几次,每次走时都笑得那么暧昧。 “篱儿想瞧么?”岳行文伸手揽住她光滑的细腰,拉入怀中,“欧阳书画一绝,画的自然也栩栩如生……” 说着他低沉一笑,“比你婶娘给你压箱的那本强许多哦……” 青篱那个囧囧囧……红着脸问:“你怎么知道的?” 岳行文低笑,“帮你取衣衫时看到的。”想了想又道:“其间,好象还换过几个地方,莫非是我的篱儿偷看了不成?” “才没有”青篱心虚的回嘴,好吧,她承认,她看过,不过是想研究一下这个时空的开放程度嘛。 “没看过呀,可惜呢……”岳行文继续逗她,“不若取欧阳新送来的那本,一同观摩观摩,如何?” 观摩你个鬼青篱愤愤转身,就是看,本姑娘,呃,不对,老娘也要偷偷的看 可是,号称有才又饱读诗书的某人不是应该对这种东西远而避之么? 略微哼哼了两声,便不再言语。 乍然放松,一股倦意涌了上来,迷迷糊糊即将入睡之际,突然想起一事来:“你去阳曲一带查看,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岳行文轻笑:“还有力气?” 青篱推他,“说正事呢。” 岳行文以手支头,淡淡摇头:“不太好。田间有半数的稻子都染了怪病,上报得太晚,亩产能有二石左右便不错了。” “怪病?”青篱疑惑,撑起身子问:“是什么样的病症?” “稻穗子发黑,象是发了霉的……” 青篱在脑中苦思,发黑,发了霉的……黑枯病?她摇摇头,她并非农业专业出身,对庄稼的病早害防治也并无研究,只所以想起那个词,好象是因为在哪里听过。 “这个我也没办法……”她泄了气。 “呵,”岳行文轻弹她额头,“睡一会吧。” 再次醒来时,已是下午三四点的光景,身旁已无人,合儿听到里面的动静,挑帘进来,放了洗面盆,绞了帕子递给她,一面道:“岳先生在书房,青阳县主打发碧云来过两回,看样子似是有事儿。” “哦,”青篱奇怪,这会子她能有什么急事?便催合儿,“给你梳梳头,我过去看看。” 青篱坐下,又问:“柳儿那丫头怎么样了,还害喜得厉害么?” 合儿眉一挑,手中不停,“偏她是个丫头身子小姐命,一点荤腥闻不得,就这样,还吐得昏天地暗的,喝口水都吐,那脸儿本来就瘦长,现在快变成一条线儿了……把张贵急得没法子……” 青篱笑着伸手重重拍她一下,“我怎么听着这话象是在醋缸里泡过的?若非你死活不愿意早嫁人,这会子还用羡慕别人?” ………………………………………………………… 推荐好友的文文:妖妖仙动左手持仙壶,右手牵师傅,带着一票妖怪踏仙路……

上一篇   第一章 篱阳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