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说,给我喝的是神马药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章 你说,给我喝的是神马药

第三章你说,给我喝的是神马药 青阳急着找她倒是为了一件正事儿。 却说司农署经过这两年的发展,特别是自去年春上开始,那几样新鲜的物件儿经过两季的育种之后,现存的种子每个品种已够上万亩土地的种植。 早有消息灵通并眼光独到者看到了这里面的商机,自去年秋天开始,京城中但凡有点庄子的官员都开始打这上面的主意,那些地主富户商贾们更是一个个火急火燎的四处托人拉关系,开始流水价的攻关活动。 苏二老爷头痛不已,虽他担着这个名,可这一应的物件儿均不在他的官辖之下,再者这样难办头痛的事儿,他也不愿意管着,便是他想管,青阳可是正经的皇室血脉,他也管不了呀。 便推说此事均由青阳县主负责,哪家想购买种子,自去找县主去…… 于是从去年秋天至今,说情的托关系的套近乎的,日日不绝,青篱做为她的好友自然也逃脱不过,连带着有点关系的苏府岳府的人都没放过…… 先前是只求种子,后来不但求种子,还求技术人员…… 青阳这边也甚是头痛,推说自己管不了这样的事儿,让哪家先种,让皇上指定,准备把这个十分烦人的烂差事踢回去。但是圣上、她的那位皇叔叔却说:看来此事已了,她该功成身退,早日择了良婿,相夫教子才是…… 后来的结果是青阳把这个烂差事儿领了下来。可她却迟迟不动,圣上那边却急了,眼看秋收在即,冬播即将开始,这事却是再也拖不得了,让皇后娘娘给她带了话,此事必须九月中旬做了决断。 于是青阳便急匆匆的找了她来。 “青阳,这样的事儿你找我何用?”青篱虽知里面的弯弯绕,可是还要表达她的不满意。 青阳不接她的话,挥手叫身边几人退下,拉她坐下,将手中的一叠纸拨拉的哗哗作响,笑得贼兮兮的,“这里面有一个人是你认得的,要不要本县主照顾他一下?” 青篱皱眉,她京城之周边认得的人可不多。伸手去抓那纸:“让我瞧瞧” 青阳手一扬,她抓了一个空,“让你瞧也可以。不过你得先帮本县主把这些名单定下来。” 哼哼哼,她就知道…… 认命坐下:“便是县主没这个由头,最后这差事儿我不还是躲不过?” 说着手一伸,“拿来吧,咱们一张一张瞧。” 青阳咯咯一笑,“这就对了。这事办完,秋收一过,咱们可就清闲喽……” 说着取一张纸过来,是原先她们俩弄出的报名表格,这些表格她们闲着无聊时,倒也一张一张瞧过,当时就笑,怪不得皇上不收回这档子事儿,里面有几位颇有重量的官员,虽然没有用他们的实际身份出现,但是提交报名表的人多多少少都会隐晦又能让人一眼看明白的提一提这中间的关系。若是皇上揽了这差事,这小事儿说不定就变成朝堂争斗的大事儿了。 比如最上面这个名叫庞九的,其实是庞太师庄子里的一个管家,再比如另外一个名叫张树的,终过岳行文的确认,正是他恩师朱老丞相府上的……,便另外一些明着看没甚么背景的富户地主们,也各自拉了虎皮…… “青阳,咱们先把咱们的目标理清楚,再说这种子该卖给谁……” “你说。”青阳点头。 “咱们卖这种子,是因现在官田里种不下,想借他人之手将这种子翻倍的增加,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就这种子本身而言并不值钱它现在只所以金贵引得这么多人争抢是因为稀少,这些人争到手中,无非是两个结果,一是种了来年转手卖种子,二是把种得的粮深加工后再转手卖出……后一种可是我们不想看到的……” “所以,我认为商贾之家不可取……他们利心太重了,虽然追求利益最大化没错,但是不适合我们现阶段呢。倒是官场之人倒是可以选取三四家,但是他们的庄子种植水平不行,这个要给他们提附加条件,还要派人几个熟手的佃民去……” “纯粹的农户地主之家,倒是正适合的,挑几家田地丰足口碑好的便可……” 青阳丢了手中的笔,“若按你说的,是不是统共打算挑十家左右?”说着用手指敲敲那厚厚的一叠子纸,“这里可是有上百家呢……” 青篱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笑道:“咱们的种项种子也不多,只十家便足够了。其余的,就多加附加条件,比如:非京城辖区内不可,或者非良田不可,又或者非平坦地势不可,又或者田里不能有茅草牵牛花等‘危害性’杂草……这只笔在县主手中,只要说得通,县主想怎么加,可不就怎么加么?” 青阳咯咯一笑,“好,这法子虽无赖,却是最凑效的。” 青篱撇嘴,得了便宜还骂人,这就是青阳啊。想了想又道:“那棉花还得再加一个附加条件……除了购买时付的种子钱外,次年秋收时,还应该再上缴两倍于此数的种子给我们。” 青阳这一年多来,对农事倒也了解不少,略一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棉花最有用自然是棉絮,将棉絮留给种植户,他们已得了应得的利,再者棉籽产量本身就少,这么合计倒是不错,便笑着提笔写了。 按照两人说好的法子,先按原先调查的情况,挑了几家最满意的出来;官场之中,她很没出息的建议青阳搞平衡术,朱丞相与他的老对头庞太师各取一家,再就照顾一下司农署的诸位官员吧,从中挑了一位姓李的官员,倒不是青阳青篱二人对他有什么好感,而是整个司农署只有他手中有祖上留下的千亩庄子,大小也合适。 正挑得兴致勃勃,却见青阳对着一张报名表发呆,伸过头去一瞧,撇见那个“胡”字,不由叹息一声,伸手扯过,“这个不合格,不予录取……” 青阳如梦初醒般一笑,“好,就听你的。” 也挑选得差不多了,见青阳没甚么精神,便将剩下的报名表收拾了,放在一旁:“这些明日再合计一下,看看找哪些由头给拒了。县主可是累了?” 青阳强笑着点点头,“是有点累了。” 青篱起身,“那我先回去了。晚饭后再来看县主。” 青阳点头。 青阳以手支头,静静坐着。西斜的秋阳从门口斜照进来,拉出长长的光影,将她下脖颈以下照得通亮,从而衬得那面色愈暗…… 她长叹一声,悄悄掩了门,又交待碧云碧月小心侍候着,才带着合儿回了自己的院子。 杏儿夏日里被她老娘接回了长丰,说是在那边寻着一个很不借的后生,死活非要她回去瞧一眼,若是妥当,就早些把亲事办了。 现如今已走了三四个月了。柳儿已有五个月的身子,倒是合儿问了她几次都不肯吐口,也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盘算…… 只是一年多点,变化就如此巨大,自己的丫头都要当娘了,青阳还是形只影单,让人心中颇不是滋味儿…… 回到院中,红姨迎了出来,笑:“岳先生正要我去寻小姐呢。” 青篱一边挑帘进房一边问:“可有什么事儿?” 岳行文招手让她过去,捉住她的手腕,青篱明白,又怪他:“我没病没灾的,你天天把脉,也不嫌烦么?” 岳行文放了她的手,“血气略有亏,来,把这碗药喝了……” 青篱盯着桌上那碗热气腾腾的药,把眼一眯,“你说,你给我喝的是神马药?每次骗我喝这些,能不能不找那些治病养身的借口?” 岳行文沉默,以她的聪慧,早该知道了。拉过她环在怀中,低声道:“再等些日子吧。” 青篱不依,扭身抬头瞪他,“母亲可不知你回回让我喝这些药的,近些日子我的耳朵都快被念叨聋了……哼,我看,再这么下去,母亲就把给纳妾的想法转变为实际行动了……” “混说什么?”岳行文黑着脸轻斥。 哼,你恼,我还恼呢青篱不甘示弱的反击,“我哪里混说?你那姨母有个远房的侄女吧?近些日子总来瞧母亲,回回都带着她,还话里话外的说什么她五个兄弟姐妹,她母亲兄妹七个……还不是向母亲显摆着她家遗传基因好,能生养……打的什么主意,还当我听不出来么?” 青篱原本是不气的,说到底喝这些药,也正合了她早些时候不愿生孩子的心思,并不怪他。可是说到他那个什么姨母的侄女,心中便不由来了气,音调愈来愈高。 岳行文苦笑轻叹,将她抱紧,“嗯,好,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再等一年,等你过了十七岁……” “才不要”青篱瞪眼,“我明明没病没灾的,身体好得不得了,刚成亲时,我年龄还小,避着也就罢了,可我都十六岁了……” “篱儿,”岳行文一叹,这小丫头今天看样子是倔强上了,“生孩子凶险……” “我知道。是女子不都有这一遭么?也总不能避着吧?”青篱气哼哼的。这次若非他那个什么姨母又去岳府,整天念叨着,她至于使那样的法子骗岳夫人,跑来这里住着么。 “你与别人不同,再……等半年可好?” 咦?青篱惊奇抬头,“都是女子有何不同……” 突然她愣住,莫非他……仍是担心她原先给他编的故事,害怕她有个什么闪失的,再…… 见她愣住,岳行文知道她明白了,便再商量:“再等半年可好?” “不要。”虽然仍是不同意,但她的气势却弱了下来,靠在他怀中,身子扭麻花般左右的蹭着撒娇,“先生,我真的想要孩子嘛……柳儿那丫头的肚子都五个月了,杏儿再回来怕也大着肚子了,丫头们都赶到我早头去了……” 见身后的人没反应,扭头瞧过去,只见他仍是先前儿那副神情,也不知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便再接再励,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撒娇,“先生,是真的想要嘛,以后不喝这药了……还有苏青筝那丫头,从没有比过我的。可如今她儿子都会走路了,偏这一样让她压得死死的,每见碰见还不忘嘲笑我……我不要,我就要,真的想要……” 一向极少做小女儿态的苏青篱不知道她此时的话有多么暧昧,因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服他,她也没有注意到某人的眼神已悄悄的变得炙热深遂。 兀自抱着强大的信念,小嘴念叨着:“我就不喝,我就要,真的想要……” 猛然身子悬空,她大惊:“哎,你干什么?” 岳行文瞧了瞧那碗已无热气的汤药,拉长音调了,低笑:“你不是真的想要么……” “呃,我是说要孩子啦,要孩子……”极力挣脱解释。 “嗯,不这样,怎么会有孩子?”某人问得一本正经。 青篱撇头嘟哝:“你是借口年年有……” 岳行文轻笑着抱着她向内室走去…… 夕阳西下,隐在高大的树木之后,将影子拉得长长的。有朦胧雾气从田中升起,含着庄稼草木蔬菜瓜果的清香。 她们这庄子里常住的并不算多,大大小小连带青阳院中的,一共有五个厨房,这会子都冒着袅袅吹烟,衬得这庄子愈加安宁详和。 合儿出了院子,远远瞧见小乐在葡萄架下的木制长椅上坐着,扬声叫他:“快过来搭把手。” 小乐匆匆跑近,见她手中的篮子和剪刀,二话不说的拉起路旁的木制梯子,仰头看了看,放下梯子,笑道:“合儿姐,看这几串不错吧,紫里透红,熟透了呢,小姐肯定喜欢。” 合儿点头,把篮子递过去,“除了那几串熟得好的,再挑两串青的,愈青愈好的。” 小乐应了一声,一边剪着葡萄一边说:“这青的是给柳儿姐送的吧?这几天可把张贵大哥可是愁得不了……” 待剪好了葡萄,合儿想了想,挑了那两串青的给他:“今儿我忙着,没空去,你替我跑一趟……” 小乐接过,笑嘻嘻的说:“那合儿姐得帮我跟小姐说说,也让我跟着张贵大哥学着管事呗,见天看门,没劲儿透了……” 合儿扬起手欲打他,“还不快去,让你跑一趟腿,倒跟我讨价还价起来了……” 最后一丝血丝消失在天边,盏盏烛火亮起来,愈发衬得这庄子的宁静…… ……………………………… 推荐好友的文文: 《名福妻实》——无名指的束缚——挑夫婿看眼光,过日子要经营,式微时做好人,腾达时才能好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