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山庄来客(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章 山庄来客(二)

第五章山庄来客(二) 因时辰还早,露水未完全散去,众人聚在厅中闲话。 岳夫人这一年多来,倒比往常许多年加起来,在外面去走动的都多,尤以与詹王妃方氏最为亲近,杨府的老太太则与苏府老太太原先就相互投缘,又做了亲家,虽说前一年,苏青筝和杨锐一月一小闹,两月一大闹的,现如今外孙儿孙儿都有了,便也没原先那么生份了。 青阳笑嘻嘻的坐在詹王妃身边,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话。 杨家墨窝在苏青筝怀中,似是有些认生,黑溜溜的小眼睛四处乱瞄一通,埋头到苏青筝怀中,过一会儿又探出头来,再瞄一圈,又缩回去。 青篱瞧着有趣儿,向他伸出手,诱哄:“小墨,来,让姨姨抱抱。” 苏青筝第一次来青篱这庄子,总听人说这庄子如何如何的好,她心中不以为然,不过一个庄子罢了,能好到哪里去?肯定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夸大其辞,可今日一来,给她的震撼确实不小。 从很早之前,她便意识到苏青篱是比得过自己的,不过是不想承认罢了。此时看着她毫无芥蒂的笑着,略带不自在,伏首逗弄儿子,过了一会儿,将他紧攥着自己衣衫的小手拨开,也不看青篱,把小家墨递了过去,“你小心点。” 青篱嘿嘿一笑,伸手接过那软呼呼的小家伙,他咧了咧嘴,颇不甘心的朝着苏青筝伸着手,一副要哭的模样。 “小墨,来,瞧这个。”青篱拿出早准备好的银制铃铛小手镯,在他眼前晃动,发出悦耳清响。 小鬼头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还没等她得意,他紧攥着铃铛挥着小胖手向苏青筝挣扎,小嘴一咧一咧的,大有嚎啕一场的架式,青篱吓得赶得把他塞回到苏青筝手中。 又不甘心的嘟哝:“偏跟你母亲一样的脾气。” 苏青筝接过杨家墨,双手熟练的掂着哄他,转头瞧了她一眼,又把目光投向坐在岳夫人身边正在做乖巧状的少女身上,咬了咬嘴唇,半晌,才低声问:“你,真的不能生吗?” 虽然知道她是在表达她的关心,可,青篱还是呛了一口茶水,回头瞪她:“我能生,还能一生生一窝……” 苏青筝笑了笑,没说话,低头逗弄怀中的儿子。 青阳回身附在她耳边轻笑,“真不害臊,还生一窝呢,你当你是猪么……” 青篱想回嘴,却又怕触动她的心事,鼻子一皱,没好气的道:“那我生个双黄蛋,成了吧。” 青阳附在她身上,咯咯咯笑将起来。 詹王妃回头笑看着这二人,“你们见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会子还腻在一起说悄悄话。说什么好笑的,也说来给我们听听。” 青阳笑红了脸,连连摆手。 岳夫人心知定是青篱说了什么,笑着说,“王妃莫理她们。如今在这庄子住久了,倒快成了野人了。” 苏老太太虽与杨老太太二人说着话,也注意到方才她们二姐妹的小动作,心头宽慰。 又过了一会子,碧云从外面匆匆进来,“王妃,各位老太太太太,这会子露水下去了,咱们去吧。” 詹王妃一手拉了苏老太太,一手拉着岳夫人,“走,咱们也去体会体会亲手采摘的乐趣。” 方氏连忙赶过来搀着苏老太太,又叫侍书春雨几个:“你们快去抢个好位子,记得带挑个大篮子。” 说得一屋子人笑将起来。 岳夫人揉着肚子,朝着杨老太太杨夫人带来的丫头笑道:“你们也别掬着,快替你们老太太太太抢去罢……” 青阳也跟着凑趣儿,叫碧云碧月,“午宴快别做了,给本县挑最好的摘。” 众人说说笑笑出了院门。 张贵已领着人在葡萄长廊下将特制的宽长结实的架子摆好。这架子原来是用来采摘外面的各类蔬菜的,为防摔着人,青篱特意找人制成的。 架子足一丈多高,宽约两米,长约两米,最上面是厚实的木板子平台,边缘是刚到腰身的木围栏,即使胆小的人上去不怕被摔着。每个架子还都配了小梯子,供人上下。 象詹王妃这几人自然是不会爬这种高架子的,立在路边瞧了一会儿丫头小子争相上了高架台,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剪摘葡萄。听着她们笑闹惊叫,一时间,倒是热闹非凡。 略瞧了一会儿,便又领着她们进了青阳的小院子,青阳的院中也有一条葡萄廊子,却没路上的高,人一手伸手能摘到。 青阳跟在詹王妃身后,提着篮子,嘴里叫着,“剪这个,哎,不对,剪这个……哎,对,这个熟得好,又圆又大……” 一会她又叫:“哎那个是本县主看中的,放手……” 叫得詹王妃停了剪子,笑着责怪:“这满园子都是你的,还叫我们来摘个什么劲儿……” 岳夫人走过来,檀云在她身后提着篮子,里面已装了大半篮子的葡萄。 “县主这一叫,一闹,倒显得有趣儿。若只我们几个半老的婆子,也没了兴致……” 那湖绿衣衫少女挤了过来,伸手去接檀云手中的篮子,细声细气的道:“大嫂子没空儿,我替姨母提着这篮子吧……” 檀云手不松,向青篱处瞧了一眼,嘴里回道:“表小姐,这篮子重,奴婢提着罢。” 这少女也不松手,嘴里说道:“不碍的,我身子骨好着呢,能提得动。” 檀云不悦的猛一松手,那少女的胳膊随着篮子一沉,差点将篮子脱了手。 青阳在不远处瞧见,眉头一挑,招了詹王妃的丫头来,递过篮子,径直向青篱处走去。 青篱心中倒是跃跃欲试,想冲上去猛抢一通,可是她婆婆大人在跟前儿不是,只好装作贤惠小模样,一面叫丫头仔细看好岳珊珊,一面代岳夫人行东道主之责。 苏青筝因带着孩子,便只叫红玉绿玉两个跟着杨太太杨老太太身后招呼着。她这一举动倒叫青篱侧目,心道,这孩子终于开始懂事了。 两人虽都站在一旁,却也互相没说话。 青阳晃悠悠的过来,也不避苏青筝在跟前儿,“有点眼力架没有,这会子躲清闲来了。” 青篱顺着她的目光瞧过去,“扑哧”一笑,“有人愿做苦力,我可不正好清闲么。” 青阳点头,突然一笑,“本县主倒想瞧瞧你有何应对。” “那还用说,”青篱撇了她一眼,“自然是奥特曼打怪兽……灭之” 苏青筝虽然不太懂她的话,也能懂其中的意思。在一旁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道:“还是防着些好。” 或许是青阳扫过去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抱着孩子匆匆走了。 “奇怪了,她转性了?竟能跟你说这种话。”青阳望着逃似般离开的苏青筝。 青篱笑了笑,与苏青筝倒不至于到了那种“一笑泯恩仇”的地步,但总归日子在流逝,有些东西在慢慢遗忘…… 众位老太太太太们亲自剪摘一会儿葡萄,青阳又带着在自己的小院之中观赏了一番,詹王妃等几个有精力的,由岳夫人陪着,沿着葡萄廊子走一圈了,又要去庄子里瞧了瞧。 苏老太太与杨老太太坐在石亭子之中说话家常,青篱只有陪着的份儿。 外面剪摘葡萄的丫头们闹够了,也累了,便各自停了手。有人挑了上好的洗了送到青阳县主的院中,让主子们先尝尝。 张贵领着小可小可以及青阳院中的几个,拿出十个来新编的竹篓了,用刚摘下的葡萄叶子垫底围边儿,这才轻手轻脚的将带着白霜的葡萄一串串的放了进去,指挥着几人将葡萄抬放到各府的马车上。 将至正午,红姨过来回话,说:“小姐午宴成了。请各位老太太太太们移步吧。” 青篱起身叫侍书:“你们先陪着老太太进厅中,我去瞧瞧詹王妃可回来了。” 正说着,檀云行了过来,“大少奶奶,夫人请两位老太太过去。” 杨老太太起了身子,笑着:“回来的倒巧了。” 扶着丫头们的手,出了亭子,与苏老太太并肩出了院子。 出了院门便瞧见詹王妃一行已快走到院门口,两处人一汇合,原本略清静的耳根,一时间又叽叽喳喳热闹起来了。 那湖绿衣衫少女亦步亦趋的跟在岳夫人身后,岳行文那姨母觉察到青篱投过去的目光,露出慈祥笑意,款款向她行来,拉着她的手,满目的心疼:“你说说,也没个人帮衬你,这样的大事儿累得不轻吧?” 青篱笑:“不碍的,姨母,平日里也没什么事儿。再者丫头们都能干,这点事儿我应付得来。” 岳行文的姨母知道她一向是有主见的,且岳行文对她疼爱的紧,也不多说,只是拍了拍她的手,淡笑着让她注意身体,别累坏了。 倒是那湖绿衣衫的少女,竖着耳边听两人说话,眼中愈发不悦,低头掩饰。 岳夫人领着众人进了饭厅,青阳与她行在最后面,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有人想抢你的肉呢。” 青篱歪头向书房院落瞄了一眼,“伸了贼爪子,我才好出手啊。”

下一篇   第六章 家有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