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秋收冬播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七章 秋收冬播

第七章秋收冬播 秋分已过,寒露将至,草木萧疏。 自八月初五一场秋雨过后,连阴了五天才放晴,青篱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儿。 连叫着张贵通知各家佃农准备收粮,事实上不用她通知,佃农们早就做好了准备,多年种地的经验使他们知道,深秋时节一旦碰到阴雨天,多半是连绵阴雨,细细蒙蒙的,虽不大,却煎熬人。能直直下上半个月不停的,一旦碰上这样的天气,只能算农户们倒霉。 庄稼不敢收,收回捂着无处晾晒,不出两三天便发霉,但是若是放在地里不管,时间一长,种子整日在雨水的浸泡下,在穗子上也能发了芽。 所以老天一放晴,而且还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哪里还有人敢再拖着。 青篱和青阳自己的庄子秋粮种的大多是稻子和大豆这两种传统作物,另几样新奇的物件儿,她们只各种了一百亩左右,留下自己吃用的,其余的跟着官田里作物种子,倒也能卖个好价钱。 青阳嫌秋收时灰尘乱飞,让人心情好不愉快,青篱瞪她,做为一个合格的农民,这种时候感受到的应该是丰收的喜悦,而非嫌弃 张贵与韩辑已组织过多次收粮,经验丰足,也不须她在一旁指点,只须每日到庄中看看进度便可,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那批葡萄上面。 两院之间的葡萄长廊共长有五百多米,当时种植时,找了有经验的果农询问,按三米间距一棵种植,两侧相对,共种下葡萄约三百棵,再加上青阳小院之中的五六十余棵,共得近五千余斤的葡萄,除了给京中相熟人家送的,剩下的有三分之一用作酿酒,三分之二晒葡萄干。 晒葡萄干的房间,需要用青砖,或者土坯盖成四面透孔的砖墙,房间中是一排排木架子,将葡萄挂在上面,靠秋日干热的风,经过半月到二十日可得。 不过,据她对京城周边气候的认知,这里秋日的风没有那般的热,便又加铺了铜管,在烧柴加热,这个时节最不缺的就是柴,棉花杆丈菊杆,多到用不完。 岳行文这些日子也忙得不轻,试验官田之中的作物,都是雇人收割,除了棉花收过几茬儿之外,其它几类均需要大批的人手,司农署的官员们都变作临时庄头在田里指挥着收割。 每日看他这般忙活,从田里回来时,白衣衫都变作黄衣衫,青篱的心头便有些堵堵的。虽然他极力否认是为了自己才入了司农署的,可是她却笃定就是这样。 有好几次她试图向他讲解:她不要男人为了她的理想而放弃自己的理想,只想让他做他自己做想的事儿。 岳行文都轻笑,这便是他想做的事儿。 虽然很温暖,但是感觉很亏欠。 只好每日素手做汤羹,以做补偿。 如此忙了大约半个月,庄稼收割完毕,晾晒收仓,紧接着又是冬播。虽然已经历过几次冬播盛况,每当她立在地头看着田间忙碌的人群,以及被翻开的泥土散发着的气息,还是微微有些激动,为此,青阳笑话她,上辈子,上上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个农人的命。 说实话,冬播的气息味并不是那么好闻,各种各样农肥的味道飘得老远,连带她们的庄子里,房间里都是,任是点了再多的熏香也不顶用。 青阳顶不住这味道,逃回京城,没过几天又回来了,她自己也很郁闷。 到九月初五左右,冬播完毕,再接下来便是浇水,等浇过这一茬儿水,就算是正式进入了农闲期。 秋收冬播这二十多天中,他们一直住在庄子中,没回过京城。 这其间方氏、岳夫人三天两头的派人过来送些吃食,若非正是农忙季节,知道他们两个走不开,早把他们招回了城中。 寒露已过,四野空旷,大雁南飞,秋冬萧瑟之感顿生。 从官道过来的这条大路上,各种瓜果已采收尽,就连秧子也枯黄起来,深秋的风吹过,干黄的叶子沙沙轻响。 这日用过早饭,青阳从对面过来,进屋便叫:“丫头,咱们多早晚回京?” 青篱知道她素不喜这萧瑟之感,便笑着安慰,“再等五六日吧,等那葡萄干好了,再者,我得亲眼看看麦苗长势如何才放心呢。” 青阳对此回答不甚满意,咕哝了一句,“我看张贵管得也挺好的。缺了你不行么?” “冬日长着呢,也不急于这一时。”去年冬日里也不知是谁憋得抓耳挠腮的,刚过了年便嚷着要来庄子里住。 “算了,就这么着吧。”青阳兴致缺缺的摆摆手。突然又笑,“上次不是给你说有个你认得的人,也报名了要购买种子的事儿?” 原先青阳说时,她没细想,后来想想,大约能猜到那人是谁。便笑着问:“可是长丰你那位远房表哥?” 青阳扑哧一声笑了,“就是他。你这丫头猜得倒挺准。” 又问:“那要不要本县主照顾他?” 青篱笑:“怎么,他在京郊也有庄子么?” “嗯,说是刚买了不久。在城南呢。” “即这样,县主单凭那份表亲关系也合该照顾着才是。专问是我什么意思?” 青阳笑得象只偷鸡得手的狐狸。 正笑着岳行文进了正房,她的笑声嘎然而止,站起身子便往外走,“我先回去收拾着,五日后回京” 岳行文暼了被青阳挑得打晃的门帘,问:“你们方才在说什么?” 青篱摆手,“也没什么,说那些报名单的事儿呢。” 某人不信,“那她为何笑成那副模样。” 青篱干笑两声,移步到门边,“说是里面有一个你我都认得的人,问让不让照顾” 岳行文警觉回头:“是谁?” 确认已跑到安全地带的苏青篱,从门帘中探进头,笑道:“李谔” 直到她跑出上房门,才听到里面有人高声喝道:“不准” 青篱吐舌,向青阳的院中而去。 冬播忙完,累得人仰马翻,一入夜,庄子便悄无声息,除了几盏幽幽亮着的烛火伴着秋虫夜鸣。 伤春悲秋原是诗人才有的情怀,可此时异样的空旷和静寂,让青篱也陡增茫然伤感,趴在岳行文怀中,有一下没一下的玩弄着他的黑发,“先生,我今儿心里不知怎么了,好象堵堵的,闷闷的。” 岳行文大掌一下一下顺过她的黑发,挑眉问:“为了白日之事?” 青篱笑,又摇头,“哪里有。只是觉得我有先生在身边还觉夜里静得让人心头难受,不知青阳会如何?” 岳行文轻叹,半晌才问:“若是流风回来,青阳……” 青篱豁然抬头,他与胡流风不可能断了联系,虽然他从没提过,但她就是知道。“他说过要回来了吗?” 岳行文摇头,长叹一声:“只是近来书信之中,透着些许孤独之意。” 青篱切了一声,又重新趴在他怀中,“他那样的人不是一直那样的内里么?我虽不太了解他,大约也能猜出他是个什么样的心思来。无非是想学伯牙子期,高山流水觅知音,对妻子的要求,大约也是要‘懂得’二字……” 岳行文轻笑,“这个何人不求呢,他并没有错” 青篱呲牙,“关键是有人懂得他,他却以为人家不懂。也看不到旁人懂他,自我封闭的人” 岳行文恩了一声。 夜再深后,连那几盏烛火也消失,只余幽深夜暮上闪耀着微弱光芒的星子。两座庄子在黑暗夜色中呈现幽黑的一团。 青阳的小院中烛火长明,这是她自母妃逝去之后很多年都没有改掉的习惯。曾一度不需要这样烛光的陪伴也能安然入睡。可现在却非室内灯火通明不可,她这样的习惯就连亲近如青篱也不知晓。 碧云碧月守在外间,两人面色沉重。虽然里面有人极力克制,那有规律的抽气声,还是能她们明白此时县主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突然里面的抽噎之声稍大了一点,压抑的细碎的嘤嘤细响,把她们的心几乎哭碎了。 碧云附在碧月耳边,悄悄问:“要不要去找二小姐?” 碧月想了想,摇头,“再等一会儿。” 不知哪里传来一丝箫音,悠远空旷,似极远,又似离得极近,开头是若有若无,轻若秋风,而后逐渐高亢,连绵不绝。 曲子初听起来让心头发紧,配着这漆黑空旷的寒,愈发让人觉得孤寂入髓;再听却豁然开朗,象是有人长风立于山巅,张扬着俯瞰万物的豁达;再后来,却转变成轻快小调,象是与亲人相逢,喜不自禁…… 碧云碧月的注意力被这箫声所吸引,没注意到里间的抽泣声何时已经止了。 青篱在睡梦之中被惊醒,黑暗之中看到一双幽黑的眼睛,问:“先生早醒了?” 岳行文应了一声,青篱又皱眉:“这是谁大半夜的跑到咱们庄子旁发疯。” 岳行文低笑一声,拍她:“睡吧‘ ………………………………………………………………………… 求粉红咧

上一篇   第六章 家有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