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燕山游(一)(青云榜加更)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四章 燕山游(一)(青云榜加更)

第三十四章燕山游(一)(青云榜加更) 第二日,青篱是被青阳县主从被窝里揪起来的。 刚一起身,她便觉得身子有些酸疼,想来是昨日太过劳累所致。不想扰了这些人的兴致,便强忍着不适叫杏儿柳儿来梳洗妆扮。 院子里果不其然立着白青紫三人,青篱一眼看到那月白衣衫,眼睛突然又有些热热的。连忙转了头,向青阳县主笑道:“县主怎么赶了个大早来?” 青阳县主点点她的头,责怪道:“还不是担心你在这里过得不好,早早的过来瞧你。谁知你这丫头竟然在屋里睡大觉”说着捂嘴一笑:“我早知你是个无法无天的,没想到居然比我想的还要无法无天三分。” 青篱尴尬得有些脸红。古人一向奉行早睡早起,象她这般睡到日上三竿的还真是少数。况且自己又顶着前来祈福的名儿,虽然心中不以为然,样子还是要做的,否则惫懒太过,被旁人瞧见,传到老太太耳朵里,可不又生一场事么。 只得解释道:“昨儿这两个丫头来,我高兴坏了,一时兴起,便到了山下游玩,许是有些累着了,倒见县主看笑话了。” 胡流风踱着风流才子步,走上前来,桃花眼一挑,笑道:“苏小姐在这里住的可见是极为逍遥自在呀。” 青篱撇撇嘴,你这是在笑话本小姐么?可惜呢……便笑着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还有更逍遥自在的呢,青篱早就盼着几位来呢。” 说完,这才去和岳行文沐轩宇见了礼。 沐轩宇一脸好奇问道:“丫头,还有什么更逍遥自在的?” 青篱瞅了岳行文一眼,见他脸色淡淡的,没有想要训斥的模样,这才开口道:“昨儿我就猜着几位许是这两日要来,想着先前在府里还欠着几位一桌宴,便起了设宴的心思”说着,顿了顿又笑道:“你们看这燕山之中,空山幽谷,溪水潺潺,山花齐放,若是以天为幕,地为席,办一场野宴,可不有趣?所以昨日我便下山采买了物件儿。可巧你们今日就来了。” 接着对着那胡流风道:“胡公子先莫笑话我,若是胡公子今日能忍得住不食青篱的宴,我到时候自是让你笑个够。” 胡流风怪叫一声:“啊呀,胡某怎么敢笑话苏小姐呢。在下可是对苏小姐府里的槐花包子念念不忘呢。” 青阳县主和沐轩宇的兴致都被青篱勾了上来,几人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着。 沐轩宇听了半天,才皱眉道:“这么多好去处,一天可怎么玩得过来。”笑对另外三人道:“不若我们住上一宿,今日玩不够的,明日接着玩。”又指着青篱道:“也省得这丫头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怪无趣的。” 沐轩宇此言一出,青阳县主自然是连声附和。那二人即是不言语,想必也没什么意见罢? 沐轩宇的话深得她心,青篱高兴的叫杏儿和柳儿到山下的肉食店去采买些鸡翅、羊肉和猪肉来。把她昨日买到一堆东西拎了出来,放在院中石桌之上,一边与这四人闲聊,一边双手不停的忙碌着,剥葱削萝卜去青椒蒂,收拾香茹草菇。青篱手脚极快,也不需这四人搭手,不一会儿便将这些东西收拾好了。 青阳县主纳闷道:“莫非你在府里头惯常做这个?”青篱见除了假面狐狸仙儿,另外两人也是一脸的疑惑。 不予多做解释,捂着嘴笑道:“县主把青篱想得也太惨了点。只不过是青篱嘴馋,想到新花样儿,少不得自己做了来解解馋罢了。” 胡流风笑道:“看来胡某有口福了。”说着坏笑着拉长声音道:“只是不知是托谁的福……” 此言一出,青篱愣了一下,顾不得心中那怪异的感觉,强笑道:“胡公子这话问得莫名其妙,自然是托你们四位的福。真要说道说道托谁的福,那自然是托了县主的福……待会胡公子可要多敬县主几杯才是,青篱可是准备了好酒呢……” 这几人正说着,杏儿和柳儿带着挑夫回来了。因怕亵渎了菩萨,特意等在前往山中与寺院的叉口处。 青篱连忙逃似的叫杏儿过来收拾物件儿,准备上山。 胡流风看着那跑远的身影,桃花眼中闪过一抹深思。沐轩宇俊朗的面孔上布满不解:“流风,你神神叨叨的说些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胡流风哈了一声:“昨儿酒醉未醒,我这说着胡话呢。” 青阳县主本正想着什么,听到他这话,朝着他扑了过去,嘴里还叫着:“你给本县主说清楚,可又是去了那万花楼……” 胡流风怪着叫跑开,青阳在他身后紧紧追着,追着追着她便笑了起来,银铃似的笑声响透整个燕山。 青篱的心也跟着明朗起来。 燕山之险,险在高处。 山腰之下的山势倒也算平缓,这几人决定,今日先往下走,寻一处潺潺流水处,吃喝一场,明日再登高处,以赏顶峰风光。 因有这两个挑夫,倒把杏儿柳儿的功夫省了,青篱便叫她们自去寻乐子,左右与他们在一起,也不会出什么事儿。 出了寺院,顺着平缓的山路下行,向山腹走去。路边野花开得极艳,或独支,或一丛,或三两做伴儿,在山风中自在摇摆,各有各有的美态。 青阳县主和青篱玩心大起,一路走,一路采着,不一会儿便采了大大的一束。青篱挑出那些开得正艳的粉的黄的紫的红的野花,编了给一个大大的花环戴在青阳县主的头上。看着她红衣飞舞,神采飞扬,一双丹凤眼清澈通透,笑意盈盈的模样,有着少女的娇俏,却也有着成年女子的大气。 青篱暗赞:青阳县主怕才是真真正正通透的一个人。她认识这位县主也有些时候了,虽然乍一看来,似是那苏青筝一般的人物,但却从未见过她真正娇纵到让人生厌,或者自寻难堪。她总是表现的恰到好处,任身旁的人做出再惊讶的事情,她总是在起初的惊讶之后便马上恢复平静。 这样的人,让青篱想起书中写的魏晋之风,那么多名人雅士中,她并未记得多少人的名字,却记住了一句话:自己不圆通却愿意让世界圆通。青阳怕就是那位自己圆通也愿意让世界圆通的高人吧。 想到这里,偷眼瞧了一眼,摆着风流倜傥模样的胡流风,暗自叹了一声:阿弥陀佛,但愿卿能不负卿。 …………………………………………………… 晚上还有一更,打滚儿求推荐,求收藏 ※lt;ahref=http://www.》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