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燕山游(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五章 燕山游(二)

第三十五章燕山游(二) 青篱正与佛祖对话,忽听耳边风声猎猎,抬头只见紫色身影一闪,一朵开得正艳的野花和沐轩宇明朗的俊脸同时出现在眼前,因向着阳光,一双如黑宝石的眼睛越发显得熠熠生辉。 呃?这是什么情况,青篱顺着他的来势望去,只见路旁离地面有三四丈的山壁上开着一簇同样的野花,刚才那风声衣衫声是眼前这位小王爷施了轻功去采的? “啊呀,鲜花赠佳人,妙哉!妙哉!轩宇,你何时也有了如此的雅趣?” 胡流风这话一出,沐轩宇的俊脸立时胀得通红,辩解道:“不过是看这丫头喜欢,随手替她采来罢了。你一向惯会乱说的。”说着,把那朵花塞到青篱手中,逃似的跑开。 青篱从片刻的呆愣中回过神儿来,握着手中的鲜花,一脸欢喜的跑到沐轩宇跟前儿:“小王爷,你方才采花时是怎么上去的?” 胡流风桃花眼微不可动的跳了一下,嘴角略略抽动。 岳行文淡淡的扫了胡流风一眼,神色不明。 沐轩宇脸色微缓,眼睛别扭的望向远山,随口答道:“就是那么上去的呗!” 青篱不死心:“小王爷可是会武?” 见沐轩宇点点头,青篱脸上的喜色更盛:“那小王爷刚才使的可是轻功?”见沐轩宇一脸疑惑,便又解释道:“就是那种在空中飞来飞去,象踏雪无痕,凌波微步,水上漂,流星蝴蝶步……” 青篱一行说,沐轩宇的脸色一行黑,不停的摇头。她还预再问,便听见岳行文斥道:“成日里的心思都用到哪里去了?那些不过是野书中杜撰,也能作真?” 青篱看了那人一眼,悻悻的闭嘴。 青阳县主这才一个箭步扑了过来,气势汹汹的冲着沐轩宇叫道:“本县主是你的正经堂妹咧,你怎么不摘一朵送给本县主?” 沐轩宇俊脸一垮,连忙躲开那扑过来的大红身影。青阳县主在身后紧追不放,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这一红一紫两道身影在山间的小路上追逐着,沐轩宇的怪叫和青阳的笑声,让整个山谷都充满了生气。 青篱顿时松了一口气。 约末行了半个时辰的山路,避了其它行人,沿着溪流缓缓而行,行了约两柱香的功夫,便选定一个极佳的野餐地。 芳草萋萋,绕着一汪碧潭,一株巨大的野核桃树立在潭边,绿荫如盖。 青篱让挑夫放下东西,付了一两银子,那两个挑夫千恩万谢的去了。 望着眼前的一大堆东西,她开始怀疑,打发了杏儿柳儿是否正确。眼前这四人,哪一个都不象是能亲自动手的人呢。认命的叹一声,动手开始准备烧烤。 正忙碌着,一双白晰修长的手闯入眼帘,青篱连忙阻止:“先生,不可!”说着看了看他那一身白衣,道:“先生只须等着吃便可,青篱一人忙得过来呢,”说着,顿了顿又笑道:“先生今儿也瞧瞧青篱的正经本事。省得天天训斥我。” 岳行文手中也不停顿,斥道:“吃喝玩乐也是正经的本事么?” 青篱看了看在碧潭那边玩乐的三人,悄声道:“先生,青篱一直想问,先生除了训斥人,可还有别的正经本事?” 岳行文淡淡一笑:“怎么?可还想试试为师别的本事么?” 青篱被那笑容激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不想。若是有的选择,青篱一辈子都不想试。天天光是被先生训着就够悲惨了……” 两人正说着,胡流风回来了,似是听到青篱后面的半句话,坏笑着道:“苏小姐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你可知有多少才女佳人等着盼着,让你这位先生训一训么?” 青篱撇了这胡流风一眼,只觉得这家伙从早上见面开始就怪异得很,眼珠子一转,提高声音道:“胡公子说的,青篱可不知。不过青篱倒是听说,那万楼里有多少个姑娘心心念念的等着胡公子去呢……” 胡流风啊呀一声,摆出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笑道:“没想到胡某的魅力如此之大,都传到苏小姐耳朵中去了……” 青篱还欲再还击,便听见一句训斥:“不过几日没去学里,越发的不知轻重,从今儿起,给为师每日将《女训》、《女戒》抄一遍!” 青篱的脸顿时挎了下来。埋着头一声不响的干活,心里把个胡流风骂得狗头喷血。 青阳县主大红的身影闪了过来,一把揪起胡流风,强拉着去了。这两人去了片刻,便听见胡流风怪里怪气的惨叫声传来,青篱不由扑哧一笑。 青篱将铜盆,木碳,铜网等物件儿支好,又将昨日配好的烧烤粉,孜然粉等物一一倒在小碗里摆好,取出四五只用来充作刷子的超大号毛笔,摆在一旁的托盘之上。这才取了杏儿柳儿买来的一推肉食收拾。 先将那只要用来做叫花鸡的老母鸡,用盐里里外外揉搓了一遍,又塞进去一些姜片,丁香,葱段,想了想又塞进去一些新鲜的香菇和草菇,把鸡肚子塞得满满的,这才拿了白线细细的严严的将鸡身缠紧,方才她已经一路行来,并未见到荷叶,不过这也难不倒她,那碧潭边的芦苇生长得极盛,便招呼了小王爷,请他去采些大大的芦苇叶子来。 沐轩宇正无聊至极,见这丫头招唤自己去,紫色身影一闪,没入芦苇丛中。不消片刻便采了满满的一大堆儿,青篱嘴角抽动,连忙在那一大堆芦苇叶中,挑出一些肥大而嫩的叶子,交给他去溪流中清洗。 这才又开始忙活着用竹签子串羊肉串,青葱五花肉卷串……这可是个细致活儿。她和岳行文穿了半天,也不过才穿了十几串。看着那双白晰修长的手上沾满油腻和淡淡的血色,青篱觉得自己真真是在造孽,这样的人,这样的手,怎么能干这么样的活儿呢? 便招呼正在那边玩闹的青阳县主和胡流风过来:“青篱因是第一次设宴,也不知各位的口味儿,这里有青葱,萝卜,香菇,草菇,辣椒等物,县主和胡公子喜爱吃什么,自己串来岂不有趣儿?” 说着,拿起一支串好的肉串给他们看:“只须串成这样便好,若是不喜肉食,单串了素的也无妨。” 青阳县主瞧着有趣儿,连忙洗了手坐下:“本县主最爱吃这香菇,今儿本县主要吃个够!” 胡流风装作无奈的叹了口气,也洗了手坐下:“本公子可从来没干过这样的活呢,若不是看在苏小姐的吃食上,本公子宁可在万花楼里赏美人……” 一言未完,青阳县主便举着一只未串好的肉串作势要扑了过去。青篱连忙阻拦:两位祖宗,你们这一闹,这东西待会儿还能吃么? 拦了这二人,便笑着道:“胡公子也不必委屈,青篱今儿即是要做东,必然要让各位尽兴而归。”说着,顿了顿,又道:“这会宴还未开始,青篱先说个笑话,供各位一乐罢。” 沐轩宇抱着清洗好的芦苇叶子回来,连忙催道:“快讲,快讲!” 青篱含笑点点头,指了指那只绑好的叫花鸡,道:“就说个与鸡有关的笑话罢。”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扫了这四人一眼道:“话说,一农户明天杀鸡,晚上喂鸡时说:快吃吧,这是你最后一顿。结果,第二日见鸡已躺倒并留遗书,遗书曰:‘爷已吃老鼠药,你们也别想吃爷,爷也不是好惹的!’” 说完便咯咯咯的笑将起来。 “哈哈……”是沐轩宇。 “扑哧……”是胡流风。 “哎呦,笑死我了……”是青阳县主。 另外那人,不用猜,肯定是悄无声息呐。仙人的定力就是我等凡夫俗子不能比的呀……。这么想着,便转过头去,只见一张俊美如仙的脸上,笑意盈盈;温润无波的眸子,如一池春水,波光流转,涟漪萦回;嘴角微翘,眉眼舒展,竟然流露着她从未见过的一抹柔情。 青篱突然生出此人是何人的迷惑来。 …………………………………………………… 本周青云榜推荐,一日三更,求推荐,求收藏!有票的都砸来哈 ※lt;ahref=http://www.》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