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胡流风(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九章 胡流风(二)

第三十九章胡流风(二) 胡流风的脚步嘎然而止。眼中闪过一抹感动,瞬间便换上惯常模样,笑道:“怎么,想念本公子的独步天下独一无二的箫音么?” 岳行文淡笑点点头。 胡流风哈了一声,故作为难道:“这天下想与胡某合奏一曲的人多了去,旁人本公子自是不理会的……不过,咱们是多年朋友,你的这小小要求,本公子自是要应的……” 岳行文但笑不语,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胡流风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书房中摆设极简,一桌一案,一椅,一塌,塌上设有一张坑桌,摆着下了一半儿的残棋。 清一色的檀木家具,配着几盆长着极盛,开着粉色小花的草药。胡流风瞧了瞧那草药,笑道:“你也算是爱药成痴了,这书房之中还摆着这东西。怪不道外祖父那么喜爱你。” 岳行文将那残棋收起,打开一青布包裹的琴盒,从里面拿出一把古香古色的琴来,在坑桌上摆好,这才又开了一面小柜子,拿出一根碧玉洞箫来。 胡流风接过碧玉箫,细细的看了,略有遗憾道:“罢了,虽不如我那根,尚能凑合。” 这边岳行文燃香上塌,白晰修长的划过琴弦,发出一阵悦耳的声响。淡淡道:“还如往日那般么?” 胡流风点点头,移步到窗前,立了一会儿,这才横箫在口。 箫音骤起,突出起来的高亢,如一声纵声长笑划破初夏午后的宁静;一抹既淡,淡得几乎被人忽视,却又浓到化不开的孤绝与悲怆从小小的书房窗口直冲云宵。 胡流风微闭双目,将那笑意盈盈的挑花眼隐去,将那玩世不恭的脸藏在屋内里的暗影之后,让人瞧不清此时的神色。 岳行文听得那箫音,眉头微皱,淡然的脸上浮上一丝诧异。 待这箫音几个婉转过后,这才抬起白晰修长的手来,拨动琴弦,那琴音乍起,竟然也是如此的高亢,似是迎合,似是安抚…… 一琴音一箫声,在空中仿佛有了生命般,相互交缠,相互诉说…… 那箫音一声高过一声,那琴弦一音高过一音; 那箫音一音比一音凄冷,那琴弦一声比一声孤寂。 琴与箫似是各自的倾诉,又似是相互的抚慰……回荡在岳府这个初夏宁静的午后。久久不绝…… 胡流风有些诧异的睁开眼睛,看向岳行文,与他的目光正好相撞,两人似是淡淡一笑,胡流风回转过来,盯着窗外,重新闭了眼。 片刻那箫音平缓起来,一时如光明媚,百花含笑,又似山风猎猎,爽透心扉,又似月下对酌,低吟浅唱。 那琴声一声低过一声,一音慢过一音,恰到好处的迎合…… 一曲终了。胡流风抚掌大笑:“痛快,痛快!”说着顿了顿:“我从不知你也能弹出这般高亢的曲来……” 岳行文淡笑:“即是胡公子引为我知音,我如何能不听箫而知……音呢?” 胡流风又一阵哈哈大笑。桃花眼波光流转,闪闪生光。 岳行文下了塌,恢复惯常神色,一身月白衣衫,淡然的在古朴的书房中穿行几个来回,这才指着已经收拾好的长塌道:“即是我的茶好,便过来再喝一杯罢。” 胡流风收了笑意,上前来在长塌上坐定,一双眼睛淡淡的看着窗外。两人端坐一会儿,岳行文才从窗外收回目光,淡淡道:“现在可以说说到底为何事?” 胡流风闻言,思量了一番,才道:“无甚事。不过是回京已久,有些想念外面的景致了。” 岳行文挑眉:“这世上,若我说不知你,恐是没第二个人敢说知你……” 胡流风挑眉笑道:“知我如何?你就不能给我留点空间么?” 岳行文叹了一口气:“这次要去哪里?” 胡流风哈了一声笑道:“你方才还说知我,可见是不知的。你不知本公子一向是无拘无束,四处游荡,怎会在一处停留?” 岳行文闻言良久才道:“若是有闲瑕,去看看师傅他老人家也好……” 胡流风笑着应了:“你不说,我也是要去的。你只记得他是你师傅,难不成忘了我是他外孙么?” 岳行文点点头:“何日起程?我去送你……”顿了顿又道:“可知会了青阳?” 胡流风连忙摇手:“不须送!本公子最烦那一套。至于青阳……待我离京后,你替我知会一声罢。” 岳行文神色不明的看了他一眼:“你的事我一向不管。只提醒你一句,青阳怕是你与我都比不上的人……”顿了顿,接着道:“莫要到时后悔才是……” 胡流风奇道:“你与青阳不过数面之缘。就算加上两年前的青阳县一游,也不过仅仅十数面,何以做出如此之高的评价?” 岳行文挑眉:“以胡公子的聪慧,自去领悟罢。岳某累了……” 胡流风怪叫:“本公子就要离京,虽不须你送,也不用这么赶人罢?” 一面说着,一面从塌上起了身子。整整衣衫,踱着风流才子步,一摇三晃的步出书房。 身后传来淡淡的一句:“一路多保重……记得捎信儿回来。” 胡流风抬头望天,碧空如洗,白云朵朵。桃花眼中笑意盈盈,扭头转向岳府西侧那一片层层叠叠的屋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似是如释重负,似是悲伤叹息…… …………………………………………………………………… 今天更的准时:)打滚儿求推荐,求收藏咧~ ※lt;ahref=http://www.》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