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话亲事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四十四章 话亲事

第四十四章话亲事 红玉跟在大小姐身后,不停的打量大小姐的神色,眼睛骨碌碌转了几转,这才上前安慰道: “大小姐,今儿的事儿,以奴婢看来,都是那赵姨娘惹出来的。厨房里的那一帮人惯会扒高踩低,还不是因着老太太看中赵姨娘肚子里的小公子,这才存着讨好老太太的心思……大小姐现在也不必跟那赵姨娘一般的见识,只等她肚子里的小公子出世,再好好的收拾她一场不迟。厨房里的人因着今天这件事,老太太定是要罚她们一场的,也算是给大小姐出了气……”说着顿了顿才恨声道: “……倒是五味草堂的那二个人着实可气。那王语嫣不知哪里打听岳先生吃过二小姐做的槐花包子,便巴巴的弄了来,真真是没羞!还有那张凤娇对谁都带理不理的模样,偏偏一见岳先生,就脸红耳赤的,更是个没羞没臊的。连带着那两个人的丫头也敢在我们府里作威作福,给奴婢们没脸……” 顿了顿看看苏青筝的脸色平静,便接下去道: “大小姐别嫌奴婢多嘴。大小姐的心事,奴婢们自然是明白的,大小姐何不求了太太,直接向岳府求亲……先前听岳夫人的话头,不是应了这门亲么?等苏岳两府的亲事作定了,到时候任那王语嫣和张凤娇再殷勤,也没什么法子……大小姐趁机正好羞羞那二人……” 苏青筝将红玉的话听了,在心中略做思量,觉得也有些许道理。虽然自己今日受的气,明着是缘自那厨房的奴才和赵姨娘,归结到底还不是为了给行文哥哥做吃食引起的么? 若是这亲事能作定了……思及此,便点了点头。转头又向王夫人的院子里走去。 王夫人正在里屋与王嬷嬷悄声合计着,听见紫竹在外面喊“大小姐”,便住了嘴,摆摆手叫王嬷嬷出去。 苏青筝进得里屋,见王夫人一脸的苍白,正欲把话咽回去,又想想她一心记挂的行文哥哥,把心一狠,府下身子,坐在床边脚塌,趴在王夫人身边小声道: “娘,女儿越想心中越不甘。那王语嫣与张凤娇实在可恨可气,脸皮比城墙还厚,追行文哥哥都追到咱们府里头了……”顿了顿又用更小声的声音道: “先前儿娘不是说岳夫人也不反对筝儿与行文哥哥的事儿,娘何不早早的替女儿去提了亲……” 话说到最后声音已经细不可闻。 王夫人闻言,脸上带着三分薄怒七分无奈斥道: “这话哪里是你一个女孩家家说的?娘难道不知你的心事,自会替你打算,你先回去罢……” 苏青筝眼圈通红,强辨道: “娘老说替我打算,可那岳夫人即是同意了,娘为何这么久也不去替女儿说去。” 王夫人叹了一口气,一手盖在她的头顶,放缓了语气: “若说这事儿能成,皆大欢喜,便也罢了。若是不能成,女方巴巴的上门求亲被拒,你的名声可不就毁了么?如今这么大了,心底怎么没一点成算?” 苏青筝听见“不能成”三个字,眼泪唰的流了出来: “为什么不能成?那岳夫人不是应了么。行文哥哥又是个孝顺的,怎么会不听他娘的话。” 王夫人因将岳行文近些日子对女儿的态度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总觉得他对女儿不但没一点意思,反而越发的冷淡,心中愈发觉得没把握;可是却又实在舍不得这般出众的乘龙快婿,况且又是个女儿心心念念的人,一时间也没了主意。在心里思量了半晌,到底是说还不说呢? 她心中的这番思量,却又不忍心与女儿和盘托出,只得安抚她道:“即是要说,也得等娘的病好了,哪里有病里头说亲的?” 苏青筝闻言抬头,看了王夫人半晌,见她面色不似敷衍,这才略略放下心来,眼中含泪笑将起来。笑了一会儿,仍觉放不下心来,扑到王夫人怀里,撒娇道:“这话是娘说的,娘可不许骗我!” 王夫人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应了声娘不骗你。 厨房闹剧的第二日,苏青筝因着王夫人的保证,心情格外愉快,一大早的,刘婆子便派了人来问,槐花已得了,问大小姐今儿学堂里的点心可还要做槐花包子。苏青筝含笑着应了,这才心满意足的带着红玉去了学里。 进了教室,一眼瞅见王语嫣正指挥着喜儿摆弄着红泥小炉,旁边还放着一小一大两个铜壶,并一套白底青花瓷的茶具,不由从鼻孔中发出一冷哼: “王小姐还真个儿把这里当自己家么?今天吃食,明天茶的,也不害臊!” 王语嫣不以为意,娇笑道: “苏大小姐莫怪罪,语嫣能在贵府里求学,已经是得了老太太天大的恩典了,这吃的喝的,自然不敢再劳烦府上,少不得自己备一些罢。”顿了顿,又掩口笑道: “听说先生是个喜茶的,今儿又上的是语嫣最喜爱的诗词课,语嫣自是要寻些好茶来谢谢先生才是。”又指指那大铜壶笑道:“这是今儿早上自宏远寺不老泉中新取来的泉水,这泉水清洌甘甜,用来泡语嫣这枫露茶,再合适不过了。” 苏青筝冷哼道: “即是如此,我今儿也托先生的福,要好好多饮几杯才是。” 王语嫣娇笑一声,脸上浮现一丝为难的神色:“不是语嫣小气,只是这枫露茶及为难得,语嫣求了父亲许久,才以千金购得这么一两,这茶今儿怕是只能岳先生喝得呢。”顿了顿又悔道: “语嫣不知苏大小姐也是个好茶的雅人儿,改日语嫣再寻得好茶来,定要让苏大小姐好好饮个痛快!” 苏青筝闻言脸胀得通红,红玉见大小姐的脸色,正欲上前发作,苏青筝一把拉住她道: “红玉,昨儿行文哥哥的母亲,我那岳姨前来瞧母亲,说了什么话,可还记得?” 红玉了然,高声答道:“岳夫人说现今的闺中小姐也不知那《女训》《女戒》都学到哪里去了,她最不喜那看见年轻男子就往上贴的轻狂样儿……” ………………………………………………………… 三更到。打滚儿求推荐,求收藏咧!!!!!! ※lt;ahref=http://www.》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