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暗争斗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四十五章 暗争斗

第四十五章暗争斗 红玉了然,高声答道:“岳夫人说现今的闺中小姐也不知那《女训》《女戒》都学到哪里去了,她最不喜那看见年轻男子就往上贴的轻狂样儿……” 王语嫣闻听此言,脸色突变,喜儿上前一步骂道:“你个小贱蹄子说谁呢?” 红玉娇笑道:“奇怪,我又没说你,你急个什么劲儿?那话儿可是岳夫人说的,你若是想问个明白,自去找岳夫人问去罢”说着,得意的扫了脸色胀红的王语嫣和气急败坏的喜儿一眼:“真要说道说道那句是说谁呀,我只回一句:说谁谁知道!” 喜儿恼了,上前一步骂道:“我家小姐不过谢先生罢了,到你这个贱蹄子嘴里就变了味儿,可见你是个心思不正的……”说着冷笑一声:“也不知是谁天天端茶倒水送吃食的,还有脸笑话别人。” 红玉脸色一变,随即又笑了起来:“我们府上与岳府是什么交情?你们又是什么交情?追着年轻男子巴巴的追到别人府上来了,还有脸说别人心思不正,我这个做丫头的都替你们臊得慌呢。偏偏有人就脸皮厚……” 这两个丫头正你一言我一语的拌着嘴,一身蓝衣的张凤娇领着丫头抱琴一脚踏上台阶,听得这话,抱琴脸一沉:“你说谁呢?” 红玉捂口一笑:“哟,今儿上赶着挨骂的可真多呀……” 抱琴怒及反笑:“我当是谁一大早的在这里胡咧咧,原来是红玉姐姐呀,许是昨儿被气昏头罢。”转头又对着张凤娇笑道:“小姐,这疯魔之人的话可听不得,奴婢说句粗话,全当她是在放屁!” 张凤娇沉着脸斥道:“到了别人府里还么多废话,即是知道听不得,还理她作甚!”说着向座位走去。 抱琴含笑,示威似扫了红玉一眼,跟张凤娇后面去了。 喜儿回过神来,得意的扫了红玉一眼,对王语嫣道:“小姐笔墨准备好了,小姐坐罢,一大早的没得叫这疯魔之人坏了小姐作诗的兴致……” 红玉胀红了脸冷笑道:“我们二小姐的手下败将还敢再提作诗么?看来那日赏花宴丢人丢得还不够!” 那日赏花宴是王语嫣心头的一根刺,摸不得碰不得,偏又拔不去,生生的横在心头,日夜叫她心头不舒坦。她一向以诗才在京中小负盛名,颇为自得。谁知竟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庶出小姐打个了落花流水。 此次入苏府学堂,原本也存着要与那苏青篱一争高下的心思,谁知那苏青篱竟去了宏远寺祈福,这入学十来日,别说争高下,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心头的那根刺却愈扎愈深,见这红玉又提起那日的事儿,不由恼怒万分,却也无从发作,暗自下定决心,今日的诗词课定要做出一首岳公子叫好的诗来,好把那苏青篱比下去 喜儿被红玉的话堵死在那里,正欲作作,抬眼见岳先生已经进了院中,连忙闭了嘴退下。 抱琴和红玉对视冷哼一声,先后出了教室的门儿。 岳行文进了教室,习惯性的扫了那空着的座位一眼,这才走到案几后面坐下。 王语嫣见那月白身影坐定,站起身子道:“先生,不知今日诗词要以何为题?” 岳行文闻听“先生”二字,目光微顿,抬起头来淡淡道:“即是王小姐发问,想必已有主意,且说来听听罢。” 王语嫣闻言大喜:“因方才在来学堂的路上,想起苏二小姐的诗作,其中有一句‘池上芙蓉净少情’,便想到此时西苑的那一湖荷花怕已是开了,语嫣以为以“荷”为题甚妙,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苏青筝嗤笑:“王小姐不提二妹妹的诗还罢,此时又提起二妹妹的诗,莫不是还要与二妹妹比试一场?”顿了顿又笑道:“现如今可没有二妹妹的位子为彩头,这如何是好呢?” 王语嫣脸色胀红,怒视苏青筝。苏青筝不以为意,得意的笑着。 张凤娇站起身子,清冷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又有几分期盼道:“先生,凤娇不擅诗词,这诗凤娇可否不作?” 岳行文淡淡的点点头,吐出一个字:“可!” 张凤娇的脸上顿时浮上一丝失望之色,缓缓回座,若有所思的撇向身后的座位。 王语嫣回过神儿来,强笑着道: “苏大小姐因不擅诗文,怕是不知,学问是在切磋中精进,讨彩头不过是图个乐子。语嫣对苏二小姐的大才甚为钦佩,进入贵府的学堂,也是为了能向苏二小姐讨教一番,可惜,苏二小姐远在宏远寺,倒叫语嫣不得一见,引为憾事呢。” 张凤娇闻听此言,目光闪了几闪,露出一抹微笑来:“王小姐不必遗憾,宏远寺离京城不过三十里,若是王小姐有心讨教,不若请苏府派个人前去将题目知会苏二小姐,再带了苏二小姐的诗文回来,如此岂不圆了王小姐讨教的心愿了?” 此话一出,出奇的合了苏青筝和王语嫣的心。苏青筝有心借着苏青篱打压一下王语嫣,而王语嫣则是早早做足了功课,好伺机赢那苏青篱一回,扬眉吐气。 于是二人齐呼如此甚妙。张凤娇见二人的反应,这才笑着又道:“派人前去宏远寺,怕是还有得有先生的话才行呢。” 岳行文神色不明的看着这三人,即不点头也不摇头。半晌,才提笔写了几字,正欲放下笔,似是想到什么,嘴角微微翘起,又提笔唰唰唰的加了几行字,这才封了交给红玉叫来的小厮。 张凤娇捕捉到那微不可查的笑意,目光转向另外二人,嘴角不由浮上一丝嗤笑。 一堂诗词课在这位三小姐的有心撺掇,某人的有心纵容下,变成王语嫣与苏青篱的另一场诗文较量,因那毫不知情的应战者不在跟前,于是教室里的这四人,各自看书的看书,沉思的沉思,无聊的无聊。 王语嫣殷殷的将那枫露茶亲手煮了,送到岳行文案几上,那人头也不抬的以食指扣桌示谢。 又招来苏青筝的一阵嗤笑。 将近午时,前去宏远寺的小厮汗流浃背的进了五味草堂,教室内三人精神一凛,纷纷打起精神殷殷望着来人。 那小厮进门被这三位小姐的目光吓了一跳,连忙将手中的一大卷纸张递于岳行文,说这里是二小姐在寺里做的功课,顺道捎了来。说完逃似的跑开了。 岳行文伸出白晰修长的手,打开那卷纸,粗略扫了几眼,放在一旁,这才又拿出其中的两张纸来,刚扫了一眼,淡然清冷的脸上便浮上一丝笑意来。目光下移,又随即点点头。 下面一张纸刚扫了两眼,那笑意更盛。 张凤娇脸色微变,起身笑道:“凤娇观先生面色,可见苏二小姐的诗文极佳,凤娇斗胆想借先生手中的诗文一观,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王语嫣方才见岳行文的脸色,便心中一沉,此时也连忙站起来道:“语嫣也十分好奇苏二小姐的诗作呢。” 苏青筝扫了那王语嫣一眼,娇笑道:“王小姐何必着急,左右二妹妹的诗又跑不了。这该赢的自然是赢,该输的自然是输……” 岳行文淡淡的扫了这三人一眼,将手中的第一张纸递了出去。 张凤娇快步上前接过纸来,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两行大字,最大的一行字写得凌乱不堪,显出写字之人的极度不耐烦。 王语嫣见张凤娇看了字条不语,便上前来一把抓过那纸张,伸头看去,只见纸的最上面写着:“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言语之间看似淡淡,实则严厉的指责,让她不由一阵脸红。 接下来又写着:“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想来这是苏二小姐回的诗文了。 最下面又写着:“青篱此诗只得两句,原本无颜以对,无奈先生有命,唯应卿命,以娱卿颜,供君一乐。” 王语嫣正思虑间,苏青筝一把抓过纸,拿过来一瞧,乐得笑出声来。 那笑声中十足十的幸灾乐祸,让王语嫣不由的红了脸,尴尬道:“苏二小姐如此才华,如此胸襟,语嫣甚是佩服。虽然苏二小姐的诗只得两句,却是绝妙佳句,语嫣自叹不如……” 张凤娇从沉思中醒过神来,笑道:“苏二小姐的诗才真真让凤娇感叹不已。”说着顿了顿,才又笑道:“方才观苏二小姐似有两张纸与先生,不知这另一张上面,又是何等的佳作呢?” 经她这一说,余下二人也回过神儿,三双眼睛殷殷望着岳行文。岳行文淡淡的扫了这三人一眼道:“是苏二小姐托我转与青阳县主的书信,不便借与外人观看。”说罢又低头于书中,不再理会这三人。 张凤娇闻听此言,脸色更是变了三变,沉思了片刻才强笑道:“原以为苏二小姐是个柔弱清冷的人儿,没想到竟与青阳县主如此的亲近投缘。凤娇素来仰慕青阳县主的爽朗大气,不知先生可否代为引见?” 岳行文抬起头来,淡淡的撇了她一眼,才道:“张小姐所求非人。我与青阳县主不过点头之交。” 苏青筝却是知道行文哥哥与那青阳县主恐不是点头之交,见行文哥哥如此说,便连连点头:“青阳县主与胡公子交好,张小姐若是想见青阳县主,可自去求了胡公子,求先生做什么?” 王语嫣虽然奇怪这张凤娇突然提出要结交青阳县主的话,但是见这几人不再纠结与诗文,便笑着道:“张小姐若是有心结交,求了苏二小姐岂不更好?” 张凤娇闻言,目光一闪,点点道:“正是,多谢王小姐提醒,凤娇一时急切倒忘了苏二小姐这个中间人了。” 教课结束后,苏青筝扬眉吐气,笑意盈盈的出了教室,临走之时还特意多扫了那王语嫣几眼。 王语嫣心中恼怒,却又不知如何发作,心中暗悔自己好好的又要提什么诗文讨教,又自找没脸了一番。想到此,又想起今儿这场事是那张凤娇出的主意,脸色越发阴沉。这个人竟比那苏青筝还要可恶三分,想到这样的法子让她没脸,平日里她倒是看走了眼了。一边想一边狠狠的腕了张凤娇几眼,拉着喜儿怒气冲冲的走了。 抱琴阴着一张脸,死死的瞪着那远去的身影,待那身影出了院子,这才恨声道:“小姐又没惹着她,那王语嫣发什么神经?” 张凤娇转向窗外,嗤笑一声:“两个蠢货!” 说着步向那讲台,双手在那案几上细细摩挲了半天,才似自言自语道:“看来应该去会会那苏二小姐才是呢……”顿了顿又自嘲一笑:“藏得好深的人物,竟把一干人都骗了去……” ………………………………………………………… 今天早起有些发热,估计今天青云加更要黄鸟~~~~这章多更点。打滚儿求推荐,求收藏~~~ ※lt;ahref=http://www.》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