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蘑菇酱(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一章 蘑菇酱(一)

第五十一章蘑菇酱(一) 张凤娇见这六人一身这般打扮,微微一愣,神色便恢复平静,上前行礼:“凤娇见过青阳县主。”又冲着青篱道:“苏二小姐别来无恙?” 青篱站在青阳县主身后,微微一笑,不作声。心中道:你不来本小姐才是真正的无恙呢。 青阳县主收起脸上的笑意,轻哼一声,将张凤娇左左右右打量一番,这才略带嘲讽道:“张小姐可是来瞧本县主的?” 张凤娇原本清冷淡然的脸色闻言微微一变,随即恢复常态,浮上一丝笑意:“凤娇是趁着休学,来这宏远寺拜佛的。到了这寺里才想起苏二小姐在此为亲人祈福,凤娇对苏二小姐甚为仰慕,本是存着好好结识一番的心思,不料想此行宏远寺不但能见着苏二小姐,连青阳县主这样难道一见的人,凤娇也有福气碰上呢。” 青阳县主不理会她那一大套的说辞,点点头径直道:“张小姐即是来求佛的,就快去罢。这丫头这几天归本县主了,没功夫理你。” 杏儿碧月等几人闻言窃笑不已。 张凤娇身后的两个丫头听见这笑声,登时胀红了脸。张凤娇却似没听见一般:“凤娇对青阳县主的爽朗大气亦仰慕已久。今日正好有此机缘,凤娇怎能错过将这大好的机会轻易错过?还请县主不要怪凤娇鲁莽才是。” 青阳县主眉头一挑,不悦道:“怎么?你还想逼着本县主见客不成?” 青篱微微一笑,上前推了推青阳县主,道:“县主勿怒,我们快进去将这蘑菇收拾了罢。” 说着转着对张凤娇笑道:“张小姐莫怪。还是先回去罢,左右县主一时不离京,有见的时候呢。” 说着扶着青阳县主的胳膊进了院门。碧月碧云两个头齐齐朝着这三人转哼一声,跟着进去了,杏儿柳儿也连忙跟了进去。 抱琴胀红了脸,怒道:“就算她是县主,小姐也是堂堂当朝三品大员的女儿,康王妃见着小姐也是客客气气的呢。她也敢这么给小姐没脸!” 张凤娇摆摆手淡淡一笑:“她与康王妃不合,这整个京城谁人不知?许是见康王妃对我好些,这才故意这般的。” 侍琴嘲笑道:“堂堂一个县主,你看她那身打扮,整个儿一村姑。” 张凤娇若有所思的朝着院门盯了半晌,淡淡一笑:“回去罢,今儿也不算是白来一趟。” 青阳县主进了院儿,脸便沉了下来。青篱尤记得上次赏花宴上她便对这位张凤娇不喜,原以为只是单纯的看不惯而已,但观此时青阳县主的面色,似乎还另有隐情呢。 有心问上一问,又怕太过鲁莽。便笑指着那四篓子刚采来的蘑菇道:“今儿咱们一行人只那么点功夫,便采了这么多来,若是叫山民瞧见,还以为咱们是山贼进了村呢……把他们惯常采来卖钱添使家用的物件儿给抢了个精光。” 碧云也笑着说:“今儿属我们县主采得最多,瞧我这一篓子,里面统共没几个是奴婢采的。” 杏儿也道:“我们小姐采得也不少。”说着瞧了瞧青篱,又道:“不知道的呀,还以为我们四人才是主子,县主和小姐是丫头呢。要不,这哪里有丫头们只站着,偏让主子们去踏泥踩水的份儿?” 柳儿撇了她一眼,责怪道:“别光在那里贫嘴,快来搭把手把这蘑菇收拾了罢。这大六月的天,就这么堆着捂上一半天的,就坏了。” 她这么一说,除了青阳县主的其余几人才回过神来,这四篓子的蘑菇,光凭她们几张嘴,这也吃不完呀。采的时候是个乐子,这采得太多了也头疼呢。 青篱想了想,便上前对青阳县主道:“县主,这么多的蘑菇,咱们吃也吃不完,不若送三篓子给庙里的师傅们罢,剩下一篓子也够咱们吃的了。” 青阳正想着别的事儿,猛一听这话,高声叫道:“不准送!这可都是本县主亲手采来的呢。” 青篱倒也明白她这种心理,只得劝道:“若是放坏了岂不更可惜?俗话说赠人鲜花,手留余香。县主何不做一回赠菜人,叫这寺里的师傅们也沾沾我们尊贵县主的光!” 青阳不依的叫道:“本县主说了不准送就是不准送!”说着,突然眼珠子一转,一把揪过青篱:“方才我恍惚听见你说什么卖钱的?” 青篱心里暗暗叫苦,强笑着否认道:“县主怕是听岔了罢,青篱不曾说过这样的话。”一面说一面给其余四人悄悄的打了眼色。 青阳狡诘一笑:“现在不认,晚啦,本县主刚想起来了,你说过那蘑菇是山民卖钱补贴家用的物件儿”说着,又一把揪过青篱:“本县主又没叫你怎么着,你骗我作什么?” 青篱暗道:还不是因为本小姐是你的知心大姐姐,猜出你心中所想了呗。 碧云碧月也连忙上前道:“县主,奴婢们也觉得苏二小姐的话有理。县主亲手的采的蘑菇送给寺里的师傅们这是多大的功德呀,可比那金银的诚心多了去了。” 青篱连连点头。青阳县主依旧不依不饶:“不能送。本县主这蘑菇可比那金银珍贵多了。不能便宜了那帮和尚!”说着想了想又娇笑道:“本县主今儿才知道你这丫头为何看中那架葡萄了。本县主现在看见这些蘑菇就觉得比那平时吃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呢。若是卖也不知能卖多少两银子?” 青篱暗中撇嘴,杏儿瞧见小姐的神色,便上前行了一礼道:“县主,奴婢先前在山脚下买了一篮子蘑菇,不过才半钱银子,还是小姐叫奴婢特意多给的呢。这些呀,都卖了依奴婢看不过能卖个一两多的银子吧。” 青阳县主一听这话,更是叫声连连:“本县主忙活了一大早上的,才那么点银子么?你这丫头惯会混说的。” 青篱心中暗自思量,青阳刚起了一点兴致,可不能一竿子打死了。猛得想起前世吃过的香菇酱来,不若做来了,送给青阳的亲朋好友,怕是也能满足一下青阳的心理。 便开口道:“县主采的自然与那山民采的蘑菇不一般,是杏儿乱说的。县主莫气,青篱方才想到一个用蘑菇做的好吃食来,不若我们做了,县主差人给京中的一干亲朋好友送去,岂不比拿去贱卖了,便宜那不相干的人强么?” 青阳县主一听,笑道:“这话在理儿!把本县主亲手采的蘑菇一两银子卖给不相干的人,本县主真真是心有不甘呢。” 青篱拉着青阳县主坐到凉亭的石凳子上,一面心道:不甘好呀,这不甘便说明有了在意的东西,这有了在意的东西,可不日后便不再无聊了么? 亭中,青阳县主兴致高昂的拿了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列出一溜儿的名单来,正写着,突然放了笔,怒气冲冲的说了一句“那该死的胡流风这会子竟然不在京里……”便没了下文,又拿起笔写写画画起来。 …………………………………………………… 求票,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篇   第五十章 采蘑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