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蘑菇酱(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二章 蘑菇酱(二)

第五十二章蘑菇酱(二) 青篱与几个丫头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选择继续忙活着挑检蘑菇。 等这些人差不多把蘑菇挑捡完,青阳县主这才拿着手里的纸出了亭子,青篱连忙放了手中的活计,迎上前去:“县主可是列完了?” 青阳县主把手中的纸凑到她跟前儿:“瞧瞧,这些人可能送得过来?” 青篱搭眼一瞧,上面原是写了许多人名府名的,后来又被浓墨抹去了,剩下的不过五六家而已,里面她认得的一个詹王府,一个是岳府。却没她正经的家康王府的名字,心中愈奇,又不好相问,只得点点头道:“能送得。只这么几家,一家送一坛子也送得。” 青篱想了想又道:“不若给胡府也送上一坛子吧,虽然胡公子不在京中,到底是县主第一遭亲手采的蘑菇呢,送到了,这心意也到了呢。” 青阳拿过那张被划得乱七八糟的礼单,神色不明的立了一会儿,笑道:“就如你所言。虽然本县主极不耐烦那胡老头子……” 青篱不敢多言,只得笑道:“好歹是看着胡公子的面子呢。” 青阳点点头又去了凉亭。 这边几个丫头将蘑菇分捡完,青篱瞧了瞧,大多数是常见的草菇,只有少数的香菇,还有一堆儿是青阳采来的毒菇,连忙使了个眼色给碧云,碧云心领神会,拎着那篓子毒菇悄悄的去了。 这做香菇酱怕是做不得了,只好做成混合蘑菇酱。可这做酱须得有肉,再者连必备的甜面酱也没有呢,青篱寻思着找些替代的东西来,寻思半天也没个头绪,便想去山下小巷子里的酱菜店瞧瞧,兴许能找到什么合适的物件儿来。 便与青阳说了。青阳嚷着也要去,青篱认命的带着这位超龄尊贵的女宝宝,和四个丫头浩浩荡荡的下了山。 走至半道儿,柳儿突然道:“小姐,也不知那张凤娇回去会不会给府里的人说小姐在寺中这般。” 青篱笑道:“你这会子才回过神来?她自是要说的,只是不知用什么法子说罢了。” 杏儿唬了一跳:“若是老太太责怪小姐,可怎么是好?” 青篱摆摆手:“你们当是我乖乖的,那些个有心人便没了法子么?左右我自有治她的法子,快别操那闲心了。” 青阳县主奇道:“你有什么法子?” 青篱但笑不语。任青阳怎么问,就是不说。恼得青阳又狠狠的点了她一番额头。 一行人到了山脚下,刚在街市中行了几步,青阳县主突然大红身影一闪,直奔前面而去。 这几人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跟上。还未跑到跟前儿便听见青阳县主的娇喝:“给本县主站住!” 莫不是看见了胡流风?青篱心中猜测着,急步跟上。到了跟儿这才看清,青阳对面的那一身浅蓝衣衫的人,还一面摇着才子扇,不正是那“包打不平”的怪人么?这下撞到青阳的枪口上来了。 欧阳玉悠闲的晃着扇子,看着青阳县主笑道:“原来这位姑娘就是大名鼎鼎的青阳县主。欧阳玉这厢有礼了。” 青阳闻言皱了半天的眉头,才质疑道:“你就是那昀州四公子的欧阳玉?” 欧阳玉晃着扇子笑道:“正是!”顿了顿又笑道:“原来在下这般出名呀!” 青篱心中猛翻白眼,不都说才子们是孤傲不驯么,眼前这人真真是比她认得的胡岳二人更加欠扁。 青阳森然一笑:“本县主会让你更加出名的。”一眼瞅见旁边看热闹的大娘手里提着一篮子鸡蛋,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一个箭步冲过去,夺了篮子,将银子塞在她手中叫道:“这鸡蛋本县主买了。” 说着将篮子塞到碧云手里,叫道:“你们给我砸!” 那大娘中口叫着:“哎,姑娘,那鸡蛋是我刚买的……”叫音还没落地,鸡蛋便霹雳啪啦的砸向欧阳玉。 旁边有围观者起哄笑道:“给了你那么多银子,买十篮子鸡蛋也够了……” 欧阳玉连连躲避,却仍有是被几颗鸡蛋砸在身上。青篱连忙上前拉住青阳,又对那二人道:“县主心中有气,砸两个出出气罢了,你们也跟着闹?” 欧阳玉放下挡在面前的扇子,笑道:“这位小姐的话在理儿!”对冲着青阳县主道:“在下原先扰了县主的好兴致,今儿县主报了仇出了气,这可算是两清了?” 青阳口里叫着两清不了,又要扑过去拿那鸡蛋,被青篱死死拉住:“县主,这等怪人,跟他置气便等于气自个儿。左右砸了他个狼狈不堪,也算是报了仇了。” 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碧云碧月连忙上来也是一通的劝,这才将青阳不情不愿的拉了去。 刚出了人墙,便听见欧阳玉的声音“这位大娘,这玉佩市价只值……” 这几人齐声扑哧一笑。 因欧阳玉这一遭,又耽误了些功夫,青篱越发催几人快走,再磨蹭就到午时了。 有着前一回的闲逛,这次青篱熟门熟路的进了一家酱菜店,将那上面摆着的酱菜坛子粗略扫了一眼,除了黄豆瓣酱还可一用外,别的均无用处,只是这黄豆瓣酱比那甜面酱咸口不少,少不得要加些糖和水以及面粉来中和一下了。 买了黄豆酱,青篱便又发愁起在哪里加工这些蘑菇酱来。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上次野餐的地方最为合适,便与青阳县主说了,青阳也是连连叫好。 匆匆在街上用了午饭,备齐了物件儿,使了两个挑夫,众人又浩浩荡荡的直奔那汪碧潭而去。 到了潭边,众人架灶生火的好一通忙活,这才将一切准备就绪。因有四个丫头在跟前儿,自然用不着青篱动手,她便在一旁指挥着。 先将切好的肉皮丁放在水中煮了,捞出放在一边儿。清了锅里水,将锅放在火上烧热,不须放油,直接将那切好的肥瘦相间的五花肉丁放进去煸炒,再加入姜末,翻炒片刻,放入酱油和黄酒,再翻炒片刻,最后放入蘑菇丁和调和过的黄豆酱,大火烧了一会儿,青篱便叫杏儿撤出一些柴来,用灶里留下碳火慢慢煨着。 那黄豆酱刚一入锅,一股子浓郁的酱香和着肉香,蘑菇香弥漫开来。青阳县主在一旁抽了几抽鼻子,叫道:“好香!” 灶那边有四个丫头看着,约末还要煨上三四柱香的时候,青篱便拉着青阳县主去了潭边。上次她一个人忙活着,愣是没时间在这周边儿转上一转,这次正好儿补上。 这汪潭水,从外面看不显大,走近了去看,却是如小湖泊一般大小,潭边的芦苇丛也极深,此刻芦花已经伸出了头,中间夹杂着的许多蒲草,此时也长出嫩嫩的蒲棒来,因着水源的丰沛,一个个肉嘟嘟的,份外可爱。 许是因着今日做吃食,她便对这吃的格外敏感。一见这蒲草便想起偶然间一位老前辈带她吃过一回的蒲菜来,那蒲菜细白如葱杆,一层一层的也如葱白一般,清香爽口,嫩脆若笋,若不是那位老前辈介绍,生在黄土地上的她,也不知这蒲菜便是蒲草的假茎。 一时间便起了探究一番的兴致来。青阳县主见她瞧的出神,便奇道:“你往水中瞧什么?” 青篱便把这蒲菜说了,引得青阳县主兴致大增,使了碧云去叫了方才的那两位挑夫,下潭子采些上来。 那两个挑夫腰间各系了一条绳子,另一端系潭边的大树上,便下了水,不多时,便采了不少嫩茎上来,因青篱也不知这蒲草的哪一部分才是她所吃过的蒲菜,便蹲下身子,将那嫩茎硬硬外皮剥了去,几层过后,便露出嫩如葱白的蒲菜来,连连叫挑夫又下去采。 那两人因着这两位小姐出手大方,活计又轻松,采得极为卖力。青篱与青阳县主坐在树荫下一边剥着蒲菜,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不由想起一句:岁月静好,花事了。 …………………………………………………… 二更到~求推荐,求收藏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