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怪异的陈家人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三章 怪异的陈家人

第五十三章怪异的陈家人 待那四人做好蘑菇酱,青篱品尝了一番,只觉酱香浓郁,蘑菇舌触而滑,肉丁又极有嚼头,不觉叫好。又叫众人来品尝一番,都道好吃,这才叫这四人动手将余下的蘑菇做了装坛。送于岳府的那坛特意交待了多放些新鲜的红辣椒进去。 待这四人将蘑菇酱做完,已到申时四刻的光景,青篱与青阳县主二人也剥出了约摸四五斤的蒲菜来。 又见那四个丫头烟熏火燎的模样,连忙叫她们去清洗了,这才上山而去。 回到院中,青阳县主将那几坛子蘑菇酱视如珍宝般的交于差去送礼之人,这才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笑道:“本县主的从来没觉得这一天的日子这么般长。” 青篱笑道:“可不么,县主这一天做了多少事呀。这有事做了,充实了,便觉得日子长。青篱今天也有这般感觉呢,往常窝在屋子抄经书,只觉这一天还没品过味儿来呢,便匆悠一下子过去了。” 这一天实在是累极,青阳歪在床上,青篱瘫在椅子上,正说着话,听见门外柳儿回,陈小姐来了。 青篱脸色一沉,有着昨日那陈薇的话,本就不耐烦应酬她,何况是今儿累了一天,正想叫柳儿推了。却听见陈薇在外面叫道:“苏家妹妹!” 青篱叹了一口气,丛椅子上站了起来,心中道:你算我哪门子姐姐?叫得这般亲热。 整整衣衫出了房门,陈薇一身粉衣,许是因为青阳县主的缘故, 略显局促的立在门外。 青篱淡笑道:“陈小姐唤青篱可是有事?” 陈薇瞅了瞅房门,细声道:“我们今儿便回去了。祖母,母亲想请苏家妹妹过去一趟儿,叙几句话儿。” 青篱心中愈加不耐烦起来:你祖母,母亲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若主动送她,那是我知礼懂事,便是不送,谁又能说得着我么?你们还真真想把主意打到本小姐头上么? 正欲推脱,便见那边的客房中,几个丫头婆子已带着大包小包的出了房门,可见即是说话也说不了太久,正好去看看这陈家婆媳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便点点头,淡笑道:“即是陈老太太有请,青篱自当从命。” 说着移动了脚步。陈薇连忙跟过去,与她走在一起。行了约摸十几步,陈薇拉拉她的袖子,低声道:“苏家妹妹,当真不能给贵府的老太太说一声,让我也去你们的学堂么?” 早上有张凤娇,现在有陈薇,岳先生,假面狐狸仙儿,你究竟做的什么孽呀?啊,不对,是本小姐究竟做了什么孽,一个一个都来给本小姐添麻烦。 强忍着怒意,笑道:“陈小姐,不是青篱不愿。说句实在的,陈小姐当真不知青篱在府里是什么光景么?再者,有大姐姐在,任凭青篱说破了天,我们府里的老太太和太太也不会应你这一遭事儿呀。” 青篱的一番话让陈薇红了脸。低头半晌才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物件儿来:“是姐姐鲁莽了。可否请苏妹妹帮忙将这个物件儿转交岳公子……”说着声音已经低如蚊哼一般:“也算是了了姐姐的心愿。” 青篱看着那个青色精致的荷包,一看就是给男子佩戴的,更是无语至极,虽然少女总不免怀春,可是你怀春也要有个度好不好?可看着陈薇的一脸绝望与决别,便知道她许是最后一遭了,遂将一肚子劳骚咽了回去。罢了,谁还没有个青春年少的时候啊,明知无论如何也得不到,想尽办法在那人的心中留下一道影子也是好的,许是连影子都留不下,总归东西送出去了,她便心安了。 想了想,伸手接了过来:“青篱答应替陈小姐转交已然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呢,先生收与不收可与青篱不相干。” 陈薇松了一口气,抬起头来,落寞一笑:“若是旁人转交,岳公子定然瞧都不瞧一眼,劳苏妹妹转交,能得岳公子瞧上一眼,姐姐便心满意足了。” 青篱暗叹:你还真会给本小姐脸上添光啊。若是我转交,那人肯定瞧上不止一眼,是两眼,瞪一眼,训一眼。 两人一边说着,倒到了陈老太太的房门前。陈微住了嘴,率先进了门,片刻便传来陈老太太慈祥和蔼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在青篱听来,实实在在颇有些讽刺的意味----早就知道大宅门里没一个简单的,先前还愣愣是看走了眼。 进得屋里,陈老太太抓着她手,又是上上下下一通打量。青篱很想大喝一声:此物不外售! 打量了半晌才笑道:“我们在这里住了些时日,倒搅了你了。今儿临走前,无论如何要谢谢你这半个东家。” 青篱淡笑回道:“老太太,太太客气了。这本是主持方丈的功德,万万不能算到青篱的头上。” 陈老太太拍拍她的手赞道:“这孩子说话行事极有度,苏府真真是会教女儿。” 青篱不信这陈老太太没瞧见她这一日与青阳县主带着丫头胡闹的情境。如此这般明显的闹腾,她还能说成行事得极有度,究竟是客套呢,还是她是王八,对自己这颗小小绿豆,真的看对了眼儿? 陈太太在一旁极有技巧的问了一句:“苏小姐与薇儿差的怕只有一两岁罢。这番话倒是把薇儿都比了下去。” 青篱此时心中恼得没边儿。偏就不接那关于年龄的一茬事儿。只是淡笑道:“老太太,太太临走还要打趣青篱一番。若是叫陈姐姐因这话心中不痛快,可是青篱大大的罪过了。” 那绛衣青年妇人又在一旁悄悄的打量了好几眼,眼神一如那日的怪异,青篱心道:这位大嫂,有话您说啊,光照x光,打那火星哑迷,本小姐能看得懂,听得懂么? 那陈太太还欲再说,外面有婆子回,说是马车备好了,请老太太,太太,少夫人和小姐上车。 青篱连忙说了些回京路途远,早回慢行,也省得老太太路上遭罪之类的话,又招来陈老太太一顿赞赏的眼刀。 见陈老太太这般模样,青篱不由骂自己,该嘴甜的时候嘴不甜,不该嘴甜的时候瞎咧咧。 ………………………………………………………… 打滚儿求收藏,求推荐,求票票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