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寺中来菜(詹王府)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六章 寺中来菜(詹王府)

第五十六章寺中来菜(詹王府) 詹王爷一脸阴沉的进了王府,身后跟着的几下贴身长随均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 詹王妃早得了信,候在院子里,见王爷此刻的脸色,摆摆手,挥退了众人,这才上前来扶着他的胳膊进了正厅并亲手奉了茶。 詹王爷阴沉着脸端坐一会儿,这才瞧见詹王妃立在一旁,连忙换上一副笑脸:“哪个这般大胆子,敢让本王的王妃罚站?” 詹王妃微微一笑,上前来,移到他身后,素手微抬,轻轻的放在那太阳穴之上,一边柔一边笑道:“除了当今詹王府的詹王爷,哪个这般大胆敢叫本王妃罚站?哪个又值得本王妃这般的?” 詹王爷微闭着眼,露出一抹极享受的笑意:“是本王不好,叫王妃担心了。” 詹王妃的手顿了顿,便又恢复了先前儿的动作:“今儿让王爷烦心的可还是之前的什么劳子新法么?” 詹王爷微微点头,叹道:“也不知康王兄心里头到底在想些什么。今儿在朝堂上,与那张书山一唱一合的,把新法说得一无是处,弄得皇上颇有些下不来台。”说着又长长叹了一口气。 詹王妃手势不改,一边轻揉着一边也跟着叹了一口气:“若是皇嫂还在,倒也是能劝上一劝,现如今的那位……”说着哼了一声,手上不自觉加了些劲,把詹王爷疼的眉头微皱。 詹王妃连忙松了手,赔笑道:“弄疼王爷了罢。” 詹王爷抓了她的手,拉过来按到椅子上,这才道:“无事。莫说你一向与皇嫂情感深厚,便是皇上与我也时常想起这位大皇嫂来……偏偏康王兄糊涂信了那小人的话……” 提起已逝的康王妃,两人的情绪都有些低沉。沉默片刻,门外便有下人来报,说是青阳县主自宏远寺中差人送菜来了。 詹王妃连忙叫着把人带进来。回头与詹王爷笑道:“就前儿我一晃神的功夫,便叫她跑了,原以为只是在京中会会朋友,找些乐子,没成想居然跑到宏远寺去了,她一向是个最烦神佛的,这也不知是唱的哪一出呢。”说着叹了一口气: “青阳这孩子可怜见的,也是真真难得。大皇嫂就那么没了,她倒没有变成那阴毒狠辣的,反倒是面儿上一日开朗过一日,其实心里头怕也是苦着呢,只是与谁都不说。如今我们只能好好替她盘算着,将来有个好着落,也算是以慰大皇嫂的在天之灵了。” 詹王爷点点头:“青阳如今也这般大了,你这个做皇婶的要好好替她盯着些才是。” 詹王妃点点头。 两人正说着,被遣来送菜的人被带了过来。那人只是青阳县主使了钱在山脚请了专门替人跑腿的,高门宅院倒也是见过些,可不过就是大门外侯着,哪里见过如此豪华的宅子,见过这般尊贵的人。一时间额头的汗大滴大滴的淌了下来。 詹王妃和声笑着道:“你莫怕。青阳县主遣了你来,送什么东西?” 那人战战兢兢的回了,只说是一个里面装着热菜的坛子,还有一些他也不认得的物件儿,说着又掏出一封信来,王府的下人接了来,呈到王妃面前。 詹王妃吩咐秋月道:“且带他先在一边侯着,待王爷看了信,再叫他带了信回去。” 秋月应了一下,带着那人去了。 詹王妃将那信递于詹王爷,詹王爷只消看了两眼,看皱起了眉头。 詹王妃在一边问道:“可是青阳做了什么不甚合适的事儿?” 詹王爷将信交于她,道:“王妃看看罢。” 詹王妃展开信一瞧,不由乐出了声:“王爷原来是不喜青阳这般呀。以臣妾看来,这倒是好事儿。王爷想想看,大皇嫂去的那一年,青阳不过才十三岁,以她们母女之间的深厚,青阳这么些年来没有在人前表现出丁点儿的悲色,可是正常么?” 詹王爷神色不明的听着。 詹王妃接着道:“以臣妾看,她怕是强作欢笑罢。这些年来,只见她愈发跳脱,整日里说说笑笑闹闹的过日子,臣妾便暗中忧心。今儿看着这信,你瞧这言语之间透着的兴奋愉悦,可见她是真高兴呢。即有让她真高兴的事儿,许是能慢慢化解大皇嫂去逝的阴影呢。况且她能想到将自己亲手采的这物件儿,又亲手做了送于我们,可不正是好事儿么?是天大的好事儿呢。” 说到这里詹王妃的眼中已有了些许泪意。詹王爷听了她的话,脸色缓了许多,听着她语音有些不对,连忙抬起头来。 詹王妃朝着他含泪带笑:“臣妾真是太高兴了。这青阳若是能真正快乐起来,才是大皇嫂最最想看到的呢。王爷就别搬弄那些皇家规距掬着她了。” 詹王爷擦去她眼角的一滴泪,赔笑道:“这也不算什么。不过我一时没想开罢了。王妃何必这般?”顿了顿叹道:“我这个做皇叔的,竟然比不得你这个做皇婶的半分。王妃刚才说的那一番话,我竟然从未想到过……” 詹王妃抹去眼里的泪,笑着打趣儿道:“王爷忧心的是国家大事,这等小事,自然不劳王爷,有臣妾忧着就够了。” 詹王爷摇摇头:“人伦亲情如何是小事?日后我这个做皇叔还要向你这个做皇婶的多学着些才是。” 两人正说着,听见外面有人叫“小王爷” 沐轩宇进了厅中,先给詹王爷詹王妃请了安,这才笑着道:“父王,母妃,方才听说青阳遣了人从宏远寺中巴巴的送了菜来,可是真的?” 詹王妃笑着将手中的信递于他,笑道:“可不么。还是她自已个儿采的,又亲手做的呢。” 沐轩宇一目十行将那信看完,笑着道:“母妃,以儿臣看来,这怕又是苏家那丫头的主意。青阳最近与她走得近着呢。” 詹王妃奇道:“可是苏家的二小姐?” 沐轩宇点点头:“青阳不知怎么就与那丫头对了眼儿,拉着儿臣和流风、行文去瞧了她好几回呢。那丫头一惯主意多的,上次在山中弄个什么烧烤,念了一曲祝酒词,三两下便把胡流风给灌醉了。” 詹王妃点点头:“那苏二小姐是有些才华呢。只是青阳一惯不喜那等文弱之人,怎会与她这样好?” 沐轩宇笑道:“母妃,莫要被那丫头的样子骗了。那丫头哪里是个文弱的?前些日子青阳更拉我和流风去苏府找她。结果一去,您猜怎么着?” 詹王妃瞪了他一眼:“有话快话,莫跟我在这里卖关子。” 沐轩宇嘿嘿一笑:“那丫头被她嫡母跟前的婆子泼了一身的狗血,她便将那五六个婆子和四五个丫头,关在院子里,把院门下了锁,叫她院子里的三个下人拿了大棍子,把那一群人好一番痛打……我们刚一去,她还跟我们说,是在跟院子里的奴才排什么大戏,还说那戏文叫做‘白毛老道乱泼狗血,苏二小姐捧打刁奴’,还说接下来还有一本戏,叫做‘苏老太太怒罚二小姐,二小姐凄凄惨惨戚戚’……” 詹王妃笑道:“那娇小的人,竟然这般的泼辣,真真是没想到。听她胡乱编造的戏文名字,倒也是个极通透的人。” 詹王爷在一旁皱眉道:“这般不知礼的人,你们母子二人还夸将起来了。” 沐轩宇连忙道:“父王,那丫头平素也极为知礼,是个极有才的人。那一遭恐怕是被惹恼了才那般的。” 詹王爷斥道:“你平时书都不爱读,如何知她是个有才的?” 沐轩宇后悔自己一时嘴快,把那丫头事儿说了,见父王这般,连连叫道:“我若念了她做的那祝酒曲,父王便知她是不是个有才的。” 说着也不等詹王爷发话,将那《将进酒》念将起来。詹王爷听到头一句,便神色微动,听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之句脸上更是浮现诧异神色,沐轩宇偷眼看见父王的这般神色,声音略高,极为得意,似是那祝酒曲是他做的一般。 沐轩宇声音刚刚落地,詹王爷便起身大笑:“如此绝妙祝酒曲,当真是罕世稀才!好一个‘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沐轩宇得意笑道:“父王,儿臣的话不假罢?” 詹王妃笑着瞪了他一眼:“又不是你作的,你得意个什么劲儿?” 沐轩宇笑道:“是儿臣的朋友,父王称赞,儿臣脸上自然有光。” 詹王妃道:“如此说来,这苏二小姐竟是比那苏家大小姐强了不知多少倍。” 沐轩宇笑道:“可不么。那丫头不但诗文做得好,点子也极多。所以儿臣说,今儿青阳送来的这东西怕又是她的主意。”顿了顿又笑着道:“母妃,那日青阳与你讲的那个关于鸡的笑话,便是她讲的。青阳不许我说,我才没敢说……” 詹王妃捂嘴一笑:“原来如此,我原还奇怪青阳怎么与她走的这般近。这下便不奇怪了。也只有这样通透有趣的人,才入得青阳的眼呢。” 这三人说得热闹,倒把那等着带信回去之人扔到一边去了,直到秋月上前来询问,詹王妃才匆匆提笔回了信,末了,沐轩宇又抢过信纸来硬是加了几句,这才交于那人。 …………………………………………………………… 上午有点小忙,更晚了,抱歉哈。依然打滚儿求收藏,求推荐,求各种票票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