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李姨娘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九章 李姨娘

第五十九章李姨娘 出了慈宁堂,青篱带着杏儿柳儿便去了李姨娘的幽兰院。 是该给姨娘透透口风了。思及此,情绪微微有些低落,若是她最终都不愿随自己出府,可如何是好?这么想着,脚步便慢了下来。杏儿柳儿以为她累了,便劝着先回去歇一场,再来看李姨娘也不迟。 青篱摇摇头。方才在二门处,李姨娘那红着眼圈满眼企盼的模样,她可是瞧得真真的呢。 刚转过前往“幽兰院”的拐角,便见李姨娘与丫头合儿立在院门外,不断的向她的来处张望着。看见青篱的身影那一刹那,她整个人象突然注入一道佛光般,脸上散发出喜悦的光彩。迎着她的来处快步跑了过去。 见那急切的身形扑来,青篱连忙也加快了脚步迎向她。两人相携着手对立了一会儿,李姨娘的眼圈愈发红了起,眼看那眼中蕴含的热泪就要滚滚而下,青篱连忙笑道:“姨娘莫急,这里人来人往的,我们回院里说话罢。” 李姨娘闻言慌忙抹去刚流出的两滴眼泪,扯出一个极难看的笑容来“是我欢喜糊涂了。”一面拉着她的手前行,又一面打量青篱,略有些落寞般的自言自语,“二小姐长高了,瘦了,也黑了……” 青篱紧了紧握着的手,淡笑着与李姨娘相携向幽兰院走去。快行至院门口时,正对面赵姨娘的紧闭院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紧接着闪出一个青衫瘦高的青年妇人来,从门的缝隙中隐约还看到一片绛红衣角。那妇人见到这些人微微一愣,随即反手带上院门,便是未看到众人一般,目光斜视的去了。 青篱认得那妇人,正是府中无所出的张姨娘,此人一惯深入简出,极少见她在府中走动,也不喜与人来往。她在苏府这么久,也只是远远的瞧见过她一次。 方才她只是从身边经过的那一刹那,身上散发出的生人勿近的阴冷气息已让她微微打了一个冷颤。 一个清冷阴郁,从不屑与府里的人来往;一个浅薄妖媚,目高与顶,不安于本份,这样的两个人怎会突然有了交集? 一面思索着,一面进了李姨娘的幽兰院。“幽兰院”院子不大,格局与“篱落院”一样,也是东西两面厢房,北面是三间正房,却十分整洁,院子的东北角种着几棵高大的广玉兰,此时花期已过,空留一树茂密的枝叶,将本来就冷冷清清的院子趁得更加冷清。 一入了院门李姨娘的眼圈立刻又红了,拉着青篱的手细细的摩挲着,大滴大滴的泪水无声的淌下来。 青篱连忙捉住合儿递过来的绵帕细细地替她擦着。可是这眼泪却越擦越多,她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的擦着。 合儿上前来扶着李姨娘,半是责怪半是劝道:“姨娘,您天天念叨着二小姐,这二小姐回来了,合该高兴才是,您怎么倒是哭上了。” 杏儿柳儿也连忙上来劝,李姨娘好容易止住了眼泪,这才发现二小姐还立在院子里呢,一面拉着青篱进正房,一面连连叫合儿去备新茶新鲜的茶点。 合儿应声去了,青篱给两个丫头打了个眼色,那二人会意,跟在合儿身后也去了。 进了屋,李姨娘拉着她在靠窗的长塌上坐了,一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上上下下的又瞧了半天,半晌才抬起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摸着,那指尖温凉轻柔,似是在摸一件易碎的稀世珍宝。 好一会儿才幽幽叹道:“模样倒是没变呢。” 青篱被她的眼神动作弄得心里一阵的酸疼,连忙笑道:“不过四十来日功夫没见,哪里就变成让姨娘不认得了么?” 李姨娘微怔了一下,含着泪笑道:“可不是么,是姨娘魔症了,总觉得似是几年几十年没见了一般。” 青篱拍拍她的手安慰道:“日后,我一日也不离姨娘可好?” 李姨娘笑容微敛,半晌才叹了一口气:“知道二小姐好好的,我便放心了。总归是姨娘能看你一日是一日罢。” 青篱淡淡笑道:“姨娘难不成不想日日瞧见我么?” 李姨娘强扯出一丝笑容来:“怎么不想,做梦都想呢。二小姐这一走五十天,我这心里便空落落的,整日整日不是滋味儿。” 青篱故意调笑道:“即如此,不若我带了姨娘离府吧。”说着把小嘴噘得高高,闷声哼道:“反正老太太,太太也不喜我。家里又有大姐姐和三妹妹压着,颇不自在呢。” 李姨娘吓得连连摆手:“二小姐怎么突然说这些,这传到老太太耳朵里可如何是好?” 青篱仍旧装作一副不甚开心的模样:“姨娘,我瞧着你在府里头也不快活,我们不如一起到府外头过快活的日子去罢。这样姨娘可不就日日能见到,我也能天天见着姨娘了。” 李姨娘将她的话听成孩子般的赌气,便笑着安慰道:“姨娘知道二小姐受委屈了。暂且忍耐一两年罢,到时候二小姐出了阁,便不用日日不自在了。” 青篱不依道:“那姨娘呢?日日在这府里头,守着这么一个院子,冷冷清清的,我若不在,姨娘一个人在这里,这日子怎么熬?” 李姨娘眉头微微夹起,脸上浮上一丝凄色来:“这是姨娘的命。” 那言语之中有着淡淡的忧愁,和认命的无奈。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青篱仍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稍做思量,便把这件事暂时丢开。问道:“方才我瞧见张姨娘从赵姨娘那里出来,怎么我从不知这二人何时走得这样近?” 李姨娘笑着道:“也只是最近这些日子才走动过几回,许是因赵姨娘怀了公子哥,有心亲近罢。” 青篱对这样的答案不甚满意,直觉那张姨娘不是那样的人。况且若要讨好亲近,自然是该讨好老太太,太太才是。虽然那赵姨娘顶着个生儿子的名儿,但那样浅薄无知的人,张姨娘那样清冷的人会受得了么? 出了李姨娘的院子,杏儿和柳儿一左一右走在她身边,悄声回着方才从合儿嘴里打探来的消息。 张姨娘近一个月里面,统共去过对面的院子四五回,每次都呆不长时间,约末一两柱香的功夫便走;老爷这段时间在“幽兰院”歇了不少日子;大小姐前一段时间大闹厨房,还与赵姨娘院中的人起了冲突,老太太很不喜;太太跟前的王嬷嬷四处跟人说小姐的闲话;听大小姐院子里的小丫头说,太太应了大小姐病好了就去岳府提亲…… …………………………………………………………… 推荐好友的文文: [bookid=1749503,bookname=《昭临天下》]打滚儿求推荐,求收藏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