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西席(求推荐票)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章 西席(求推荐票)

第六章西席(求推荐票) 王夫人打发走了王嬷嬷,一个人坐在屋里思量着。老太太一直盼着男孙,自己现在年纪大了,不叫老爷再纳屋里人也是不可能的,虽然日后就是有了男丁,也会叫她一声母亲,可倒底不是自己亲生的,隔着心呢。最贴心的还是自己的两个女儿,想到女儿,又想到女儿的亲事……原想着这事须得缓一缓,可眼下,她却有点急了。 正想着,紫竹在窗外道:“太太,老爷回来了” 王夫人连忙起身相迎。苏老爷此时已知紫雪的事儿,进了屋,便直瞧她的脸色。 王夫人嗔笑道:“老爷瞧什么?” 苏老爷见王夫人脸色还好,便坐下半是解释半是安慰道:“叫夫人受委屈了,只是,老太太一直盼着人丁兴旺,这才……” 王夫人听了这话,不由心头含酸,老爷心里到底还是在意她的,这就够了。连忙强笑着扯开话题道:“老爷,先不说这话,我有件事儿想和老爷商量……”说着,倒了一杯茶递过去,道:“……府里小姐们的西席请辞了一个月有余了,老爷现下可遇到合适的了?如今二丫头也好了,也该给她们请个正经的先生回来了……” 苏老爷听了王夫人这话,点点头:“是了,我最近事多,差点忘了这事儿。倒叫夫人操心了,这西席的人选,我再问问,岳大人是个学问好的,相交的人怕也不差,请他推荐一个便是了……” 王夫人笑道:“说到岳大人,我倒想起一个人来,这人你也认得……” 苏老爷眼睛转了两圈,问道:“你说的是他?” 王夫人笑着点点头。苏老爷大笑道:“夫人这主意好,若论学问,他到是上等的,最难得是是这闺中女孩儿必学的琴棋书画,他样样都拔尖儿……” 王夫人大喜道:“老爷可是应了?!我这就备礼,老爷饭后就过岳府一趟罢……”说着便叫丫头们去开库房。 苏老爷连忙道:“吃过饭再备礼也不迟,只是岳大人一心叫岳行文求官,怕是有些别的想法……” 王夫人想了想道:“又不是叫他一直给咱们府里当西席,不过是眼下一时没有合适的人罢了。老爷细细打探着,若有了合适的人,便再请个正经的西席过来……” 苏老爷点点头。 因王夫人催得急,苏老爷用过饭便去了岳府。岳老爷正在书房里看书,听得下人来报,这昨日才见过,今日又带着厚礼前来。连忙迎了出去,奇道:“苏老弟可是有什么事?” 苏老爷一面命下人们将礼品放了过去,一面笑道:“可不是有事,今儿我来求岳兄了” 岳老爷见苏老爷面上带笑,眼中坦荡,也知道他所求定然不是难事,笑着指了指苏老爷带过来的一堆东西道:“苏老弟有事使个下人来说就行了,何必如此?” 苏老爷摇摇头:“若是别的事,叫下人来说也就罢了。只是此事必得我来才行”说着,顿了顿,见岳老爷一脸疑惑,便道出来意:“此番兄弟前来,是为了给府里的三个女儿求个西席……” 岳夫人在屋里正逗岳珊珊玩耍,听得下人们说苏老爷带着厚礼前来,连忙叫丫头们看着岳珊珊,急急忙忙去了书房。刚到书房门口便听见苏老爷的这话句,隔着门帘笑道:“苏大人求西席怎么求到我们府里头……”一面说着一面进了屋。 苏老爷站起身行礼道:“嫂夫人来得正好,这事儿怕是也得嫂夫人点头才行呢” 岳老爷道:“苏老弟,你进了门便神神秘秘的,到底求的是谁?” 岳夫人笑道:“我倒是猜着了几分。苏大人求的怕是文儿罢?” 苏老爷连忙点点头笑道:“嫂夫人不亏与贱内为至交,倒是想到一块去了”说着便将求临时西席的来意与这二人说了一遍。 二人笑道:“还当是什么事儿,值得这样大张旗鼓?左右他也是闲着,正好又有那点儿本事,难得你们府里看得上他。” 苏老爷连忙将岳行文夸赞了一番,三个人说说笑笑,便将西席的事儿定了下来。 ……………………………………………………………………… “篱落院”里,青篱正指导着两个丫头处理刚刚摘下的槐花,先将槐花撸下来,挑净里面的硬梗,弄了细细碎碎,满满的一盆,然后拿清水清洗了几遍,接下来,就该焯水了。 青篱为了吃这槐花包子,早使红姨叫了两个粗使的嬷嬷过来弄了一个十分简易的灶台,说是灶台,不过是在西厢房边上的空地上,挖了个浅坑,又拿几块青砖在两边垫了,好支锅子。 青篱前世工作之余也常常去自助游,这野外生存的本事多多少少也知道了一些,在她的指导下,简易灶台很快便弄好了。 将槐花焯了水,捞到凉水里浸着,中间要多换几次,等浸得差不多了,这才把槐花捞出来了,用两手将槐花攥干,变成一个一个的菜团子。然后便是调馅了,把红姨从大厨房买来的肥瘦结合的五花肉切成丁,先用盐、酱油、葱、姜腌渍入味,少量春韭切末,又加入少量的芝麻油搅拌均匀。还生着呢,就闻到香味了。 三人忙活完,青篱看着这一地的狼籍,心里盘算着在“篱落院”里砌个小厨房,也好偶尔做点东西解解馋。 调完槐花馅,再接下来,活面,包包子,蒸包子,就没清篱什么事儿了,接下来的任务便是等着吃了。 灶里的柴火旺旺的烧着,三人坐着一边闲话,一边等着包子熟。面香和着炊烟的气息,让青篱有些怔忡,不由又想起前世的童年时光。 院门口有人闪了一下,杏儿连忙起身走了过去,定眼一瞧,是太太院子里的小丫头。小丫头立在院门口与杏儿说了几句话,匆匆忙忙的走了。 青篱问道:“刚才是谁?可有什么事?” 杏儿道:“是太太使了院子里的小丫头传话给小姐,说府里新请了西席,明日起就要开始授课” 柳儿担忧了看了二小姐一眼,道:“可知请的是什么人?多大年纪?脾气秉性怎样?” 杏儿摇了摇头。 青篱心里却很高兴。她正愁着这事儿呢,这古文实在生涩难懂,又没有《说文解字》这样的书可以参考,着实让她有些头痛,能有人指导着再好不过了。连忙叫杏儿去给她收拾明日上学的东西。 杏儿见二小姐兴致高昂,连忙去将上学的一应物件收拾出来。青篱看着这么一大堆的东西,一阵头大,见天色还早,便叫了红姨来,拿了树枝在院子的地上画出前世斜挎包子的样子,又细细的给红姨做了讲解。 红姨一脸惊奇的看着二小姐,心道:二小姐这一病如今看来也不算是坏事儿。见了老太太不再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说话行事都比先前多了几分小姐的气度,多了几分主意。好象也比之前聪明了几分,眼前这个物件儿虽然简单,却也需有几分巧心思才能想得出来。 这么一想,心里更是欢喜,连忙去了小库房找布匹,好早早的赶出来,省得误了小姐明天上学用。 青篱交待完红姨,这槐花包子也熟了,满院子都是包子的香味儿,杏儿和柳儿早馋得不行,急巴巴的等着包子出锅。 青篱笑着道:“你们也不用急,以后啊,好吃的东西多着呢。远的先不说,光是咱们院子里的这架紫藤花就够你们吃的了……赶明儿你们叫了人来,在咱们院子里搭个小厨房,想到什么新奇的好东西,咱们自己做着吃……” 几人一边说笑,一边将槐花包子起锅,青篱拿起包子咬了一口,槐花与肉香结合的如此完美,香得她长长了吸了一口气。杏儿和柳儿见如此,肚子里的馋虫蹦哒得更欢了。 青篱见她们两个的模样,笑道:“愣着做什么?光闻味儿能闻饱了?还不赶快趁热吃”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都没有动。青篱也知道她们是不习惯与她这个主子一同进食,便道:“你们端了包子去和奶娘一起吃罢,赶快吃完,好给搭着手把我那个挎包赶出来” 这两人才应了,端起一盘包子去了西厢房。 ……………………………………………………………………… 岳府。 晚饭时,岳夫人将已经替岳行文应了做苏府西席的事儿说了,岳行文怔了一下,黑眸微闪,伸出白晰修长的食指扣了扣太阳穴,才略带些无耐,淡淡的道:“娘,你这次又想做什么?” 岳夫人撇撇嘴道:“这次才不关娘的事儿,是苏老爷亲自来求的,你父亲也应了的。” 岳老爷见夫人把自己出卖了,连忙道:“不过是临时西席,等苏府找到正式的西席,你便不用去了,左右不过两个月的功夫……” “哈!哥哥要去当教书先生了呀……”一个清朗的少年声音传来,言语之间带着十分的兴灾乐祸。 岳行文抬起眼,看了一眼新进门的少年,淡淡的道:“五十两银子可凑齐了?” 岳行武闻言脸顿时垮了下来,嘴里怪叫道:“哥哥就那么几根破草药能值五十两银子吗?净匡我!爹、娘,你们可要给我做主啊……” 岳行文不理他的怪叫:“没有银子,便写五十张大字罢……”说着,放下筷子,道:“爹、娘,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说着便起身。走到门口顿住脚,又道:“五十张大字明儿戌时前交过来……若是不交,后儿就变一百张……”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岳行武的脸垮得更厉害了。 岳夫人连忙起身到门口,冲着远去的背影喊了一句:“明儿记得辰时三刻去苏府,爹和娘可都是应了的……” 喊完半晌也没听见个回应,岳夫人坐回桌前,抱怨道:“老爷,你说行文是不是我们的孩子,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他是咱们老子呢……” 岳老爷眼一瞪,道:“你那是什么话……”顿了顿又道:“放心罢,行文心里有数……” 岳行武接过丫头盛的饭,嘟囔道:“哥哥就是太过份了,这么无法无天的,爹得训训他……” 岳老爷瞪了他一眼:“再无法无天能比得过你?!” 岳行武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埋头猛吃。 ※lt;ahref=http://www.》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