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大小姐的亲事(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十三章 大小姐的亲事(一)

第六十三章大小姐的亲事(一) 杏儿从外面匆匆跑进院子,嘴里叫着“小姐”“小姐”,青篱听着她的声音急切而不慌张,便知道她定是又打探出什么新的消息来。杏儿这丫头因她的一句话,仅仅几天儿的功夫,那八卦的天性便暴露无疑,府里头传到她耳朵里的事儿,大多是从她的嘴里听来的。 杏儿见自己叫了半天,不但小姐没什么反应,另外二人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反各自忙活自己去的事儿去。不由小嘴一噘,她今儿打听到的可是大事儿呢。 挑帘进了上房,见小姐端坐在那里喝茶。小姐也真是的,平日里不看书不做针线,现在连大字也不写了,日日要么是去李姨娘的院子里窝着,要么就去小花园发呆,一去就是一个下午。自从前两天儿,她回了小姐说王嬷嬷在四处打听小姐的事儿,小姐连小花园也不去了。现如今整日窝在屋里头喝茶发呆,她光是看着就烦闷得很,也不知小姐是怎么想的。 “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 青篱放下茶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又喝了一肚子茶水,日子过得好闷呢。 “小姐,奴婢刚才去大花园里折花,一路上听见好几个人在说大小姐的亲事,奴婢稍一打听,原来前几日太太去了岳府提了提大小姐与岳先生的亲事,岳府那边儿似乎是愿意的……今儿早上刚吃过早饭太太便去与老太太商议提亲如何如何,……那王婆子更是兴头头的在府里头蹿来蹿去的……许多人都猜,小姐的先生怕是要成了咱们岳府的姑爷了……唔……”杏儿刚说到这里,已被跟进来的柳儿捂了嘴,她纤瘦的脸儿上满是焦急之色,见杏儿挣扎,便又加了几分力,使劲儿的将她向外拖。 青篱听到这里本正愣着神儿,突见这两人你拉我拽的,不由好笑,连忙叫柳儿放了她:“本就是叫她去打听府里的事儿,还有什么当听不当听的?再说府里头既是有那么多的奴才说,想来此事定然是真的……” 柳儿秀眉紧紧皱起,担忧了叫了一声小姐。青篱摆摆手叫她莫说,又吩咐杏儿:“大小姐、太太这两天心情如何?都在院里头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你都再去悄悄的打听了……” 说着伸了一个懒腰:“我回来了也有那么几日了,明儿起,就开始去学里头。想必能看一场好戏呢……” 杏儿欢天喜地的应了,转身就要向外走。柳儿在她背后喊:“这都快午时了,小姐的饭还没传呢……天天魔障了一般,正经差都不当了……” 杏儿咕哝了一句,这才出了院子。 柳儿四周扫视一遍,放了帘,脸上的忧色更浓:“小姐,这事儿定然下人们瞎传的,岳先生怎么会中意大小姐?小姐莫……” 青篱淡淡一笑,打断她:“我的柳儿倒是个看得透的。这件事儿,我们只拿了耳朵听听就好……成与不成,如何成,如何不成,成了如何,不成又如何,这些与我们都没有关系。只许听,不许问,不许传,不许在小姐我面前儿苦着脸儿……否则……” 柳儿面上忧色不减,急切道:“小姐,这可是大事呢,小姐不能如平时一般的不放在心上……岳先生可是万里挑一的……” “柳儿!”青篱轻喝一声。 柳儿住了嘴,双眼定定的看着她,温婉的眼中透着十分的坚持。青篱见她这般模样,不由笑着学那假面狐狸仙儿伸出手指重重的弹了她额头,将手撤回来,放在嘴边吹了一口气儿,才悠闲的踱着步子道:“聪明者劳心。柳儿即是连岳先生都夸的聪明人,想必也知道本小姐也不比你笨!……你知的我知,你不知的我也知……”说着叹了一口气:“知你是忠心为主,这次便算了。从此这件事儿莫在我面前提,一个字也不许提……” 柳儿面上急色更浓,“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小姐,奴婢知道小姐不愿让说,不愿听,可此事非同小可呀……” 青篱被这柳儿弄得哭笑不得,又有些急躁,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深吸一口气:“你既知这些事我不愿让提,日后一个字也莫提。今日念你是第一次,又忧心过重,我便只说一句话给你:太太叫王婆子查我的事儿,是为何?王婆子既然有心去查,哪些事儿又是她查不出来的?先生若是断然拒绝,会怎样?可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遇事儿能不硬碰的,便要避其锋芒?先生使的这招怕是模棱两可的‘拖’字诀……” “……好了,下去罢。” 柳儿还未将小姐的话完全消化掉,小姐已经出言赶人了。一向不曾对她们冷脸的小姐,此时脸上带着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淡漠。柳儿心底叹息一声,站了起来,可见小姐是真不愿让提呢,可到底是为什么呢…… 用过午饭,青篱钻进书房练大字。柳儿在外面叫道“紫竹姐姐” 她便放了笔,一面招了杏儿来将纸递过去,吩咐了一句“烧了”,一面出了书房的门儿。 紫竹笑意盈盈的上前给二小姐行了礼:“给二小姐请安。我们太太叫奴婢来瞧瞧二小姐得不得空儿,若是得了空儿,想叫二小姐过去陪着说会子话呢。” 青篱微笑着点点头。这紫竹气度卑而不媚,笑容坦荡,一番话说得利利落落,比太太身边的其他人要强上许多。 柳儿连忙拉着紫竹的手,低声问道:“紫竹姐姐,可是有什么事?” 紫竹笑容滞了一下,摇摇头,正了正神色,微笑着低声道:“我瞧着太太脸色儿还好,想必没甚要紧的事儿,只是闲话罢了。” 原本以为她不会搭理柳儿的话,没想到她竟是说了这样抛出“橄榄枝”的话来。 不由冲她微微一笑,算是领了她的好意。这才带着柳儿跟着她出了院门。 一路上紫竹不紧不慢,不远不近的行在她与柳儿的前面约五六步之前,即显出对她这个二小姐的尊重,又昭告府里的人,她不过是奉太太之命来请二小姐,这是与二小姐领路呢。 入了“静心院”,王嬷嬷从太太屋里伸出头来,与二小姐的目光碰了个正着,下意识哆嗦了一下,尴尬的得老脸通红。 ………………………………………………………… 推荐好友的文文: [bookid=1745873,bookname=《闺园田居》] 求各种票票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