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苏府荒宅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一章 苏府荒宅

第一章苏府荒宅 这一日休学,青篱一大早去了李姨娘的院子里。再出来时。脸上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失落。劝说再一次无功而返,不由暗暗焦急。心中思索着是不是应该将自己之前遭人陷害的事儿与她说了,也许她会因为担心自己而愿意离开;——也许她还是会死抱着不离府的念头,并且心中生恨,起了害别人的念头。 缓慢无意识的前行着,突然一阵凉意袭来,惊的抬了头,眼前是一片竹林茂盛无比,林里青苔莹绿一片,竹林边儿上生着过膝高的杂草。显然是一处人迹罕至的所在。竹林旁边有一个破旧的院子,墙头杂草丛生,院门油漆斑驳,这院子似是荒废了有些年头呢。 若不是知道自己此时正好好的呆在苏府,她还以为一晃神儿的功夫,又穿越到荒郊野外了呢。 惊诧的转过头问杏儿:“我们现在哪里?我怎么不知府里还有这样的地方?” 杏儿回道:“小姐,我们出了院子应该向西走,才是回去的路。小姐方才一路向东走了,奴婢见小姐似是走了神,就没提醒。这是张姨娘原先住过的院子,早就废弃了,这里一向没人来。也没人管的。小姐,咱们赶快回去罢,奴婢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呢,别碰到不干净的东西……” 说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中浮上一丝惧色,双臂紧紧抱起,不停的揉搓着。 柳儿上前斥道:“大白天说什么混话?嘴里越发没个遮拦了。” 青篱听了杏儿的话,若有所思的望着这座废弃的院子。立了一会儿,也只觉混身发凉。艳阳高照的大中午头,竟然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连忙领着这二人往回走去。行了数十步,再回头看那片绿得有些发暗的竹林与荒宅,越发令人毛骨悚然。 真象一座坟墓呢。 这主仆三人一路快行,直到进了“篱落院”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在院中立了好一会儿,那混身的冷意才略略散去。 红姨见这三人的模样,吓了一跳:“小姐可是出了什么事?” 青篱摆摆手安慰她道:“不过是一时走神,误走到张姨娘原先的宅子那边儿去了。许是太久没人打理,倒我们三个给吓了一跳。” 红姨脸上的急色更盛,猛的拉了她的手,连连摇头:“二小姐,不是奴婢多言,那宅子以后万万不可再去。” 青篱见红姨脸上带着的惊恐之色更浓,比杏儿单纯的害怕似乎多了一些内容。她定是知道些什么。张姨娘,那清冷阴郁的人,那如坟墓的荒宅幽林……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呢。 一面寻思着,一面随口应道:“只不过是误入,哪里是专程去的。” 红姨目光微微躲闪,不似往常那般镇定。便猜测这张姨娘的往事怕是苏府里的一宗密事呢。若是按以往的性子,她也不愿多问这些闲事,如今却不同了。 一面向上房走去,一面叫杏儿柳儿去准备热水沐浴。 红姨见二小姐打发走了杏儿柳儿,心知二小姐今日定然是要问个明白的,微微叹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青篱微垂着眼皮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似是寻思着什么,又似乎是什么都未想,只是微微愣神。 一般子淡淡的压力在红姨身边无形的散开。她又细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那些陈年旧事,是老太太下了封口令的,当年参与这事儿的都被老太太遣散了。不是她故意欺瞒二小姐,实实在在是这件事儿太见不得光。便静立在一旁等着,一边思量着,一面悄悄注意着小姐的动静。因她心中无鬼,是以脸色倒是非常平静。 过了一会子,二小姐身形微动,抬了头,走近几步。低声道:“小姐可是想问那荒宅的事儿?” 青篱淡笑着点点头:“即是奶娘知道,便与我说说罢。” 红姨抬起头直视二小姐,含着几分愧疚无奈,说道:“不是奴婢不想说,实在是这些事也是奴婢从府里一个老人嘴里听来的。那人与奴婢的老家都在天州府,……她原在老太太院子里当差,办完张姨娘的那宗事儿,老太太便一人给了一百两银子遣了她们出府。并叫她们发下重誓,一生都不得将此事说出去。奴婢与她因是同乡,又年纪相当,素日里颇为亲厚。离府的时候,奴婢悄悄去送她,她这才与奴婢悄悄讲了……” 顿了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满面凄色:“她哭着跟奴婢说,悔自己一时鬼迷心窍,助老太太做下那等丧尽天良的事儿……” “……府里头的张姨娘原是青楼出身,听说花名叫做凤竹,弹得一手好琴,写得一手好字,颇有些才情。老爷那会子刚中了进士,与一帮子朋友去吃酒,便遇见了这张姨娘,听说那会子老爷颇喜欢张姨娘,要抬了进府,老太太死压着不许。这一压就是五年多。直到小姐出生的那一年,那张姨娘因不愿再等下去,便跟老爷提出要自赎了身子远嫁他乡,老爷这才急了。与老太太置了好一场的气,老太太无法。只得说若是张姨娘能应了她一件事,老太太便叫她入了苏府的门。” “……老爷一听欢喜得不了。连连使人去请了张姨娘过来,待到张姨娘欢天喜地的进了慈宁院,这才知道老太太叫她应的事,是喝那儿绝子之药……张姨娘死活不同意,哭闹着要回去,老太太便叫她跟前的四人婆子强灌了……” 红姨说到这里,已泪流满面哽咽不已。许是又想起她夭折的孩子和早逝的丈夫。 这个粗略简短的故事,顿时让青篱如置身于冰窖之中,苏老太太好狠的手段,好毒的心肠。 苏老爷与张姨娘从相识到她进苏府,这中间足足有四多近五年的功夫,一个十六岁的风华正茂的女子,被这么一拖便生生的拖成二十一岁的大龄剩女。这倒也罢了,老太太为了子孙血脉的纯正,为了苏府的脸面,竟然生生强夺了一个女子拥有孩子的权利。 即使张姨娘是自愿喝这药,日后也难免心生怨怼。况且,她临事反悔了,老太太却还不放过她,生生的强灌了药。……也难怪张姨娘变成了如今这副清冷阴郁的活死人模样。 若是自己受这样的折磨,那滔天的怒火只怕会不惜毁灭自身,也要拉下整个苏府赔葬罢? ……拉整个苏府赔葬……?! 她目光一凛。射出凛冽的光芒。恨一个人到极致,便是拿去她最在意的东西,老太太最在意的不正是门等与子嗣。那么自己先前的病……还有那装有麝香的香囊……赵姨娘——张姨娘…… 忽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握起,死死压制着胸中不断翻腾的震惊与恨意。 红姨被二小姐弄出的声响,惊得连忙抬了头,只二小姐脸色阴沉,咬牙切齿,一副要与谁拼命的模样,连连连叫道“小姐,小姐……” 青篱愣过神来。缓了缓脸色,摆摆手道:“无事,不过是有些震惊罢了。那座荒院是怎么回事儿?张姨娘是何时搬到现在住的院子里去的?” 红姨想了想回道:“那座院子是张姨娘刚进府的时候住的。住了约莫三年,便搬到现在的院子里去了。” 青篱微皱眉头思量了一会儿:“可知是因为什么换了院子?” 红姨迟疑的摇摇头。似是知道些什么,又不确定一般。 青篱素来知道自己的院子里的三人,都不是那爱搬弄闲话是非之人,见她如此,也略略猜出她的想法,便道:“只管说奶娘知道的。作不作得真,我自有分辨。” 红姨略微思量了片刻,这才下定决心般,咬了咬牙道:“听府里下人们传闲话。说有一回张姨娘在老太太处用饭,刚吃了几口就吐了。当时便有人猜是有喜了,老太太连连使了人去找大夫,大夫来了一瞧,说只是吃坏了东西,并不是什么害喜……没过几天,府里便有人传……那张姨娘确是怀孕了……胎儿叫老太太灌药打掉了…………” 红姨说到最后,声音愈低,那语气里的不确定成份愈多,如此看来,这后面的一些事确是她道听途说来的。 饶是如此,已经将青篱又震了个七晕八素。……若红姨后面说的事儿是真的……,那么张姨娘与老太太之间的仇可算是不共戴天了,也就是与整个苏府的仇不共戴天……。 青篱起了身子,在屋内踱着方步,转了几圈儿,这才抬起头来,透过门帘,盯着外面白晃晃的阳光出神。 稍时,柳儿打了帘进来,说是洗澡水烧好了,请小姐去浴房。 青篱冲着奶娘点点头,表示她无事,便自去了。 …………………………………………………… 编编大人昨天下午刚通知入v,弄得某宝手忙脚乱,也没来及得提前发个入v的公告……抱歉了哈……请大家支持正版订阅。鞠躬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