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苏青筝告状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章 苏青筝告状

第六章苏青筝告状 马车停下,苏青筝哽咽着跳下马车。红玉绿玉作势要扶,被她狠狠的甩到一边儿,拔腿向王夫人的院子奔去。红玉绿玉惶恐对视一眼,连忙跟上。 王夫人与苏老爷在屋子里说了会子闲话,正欲就寝,忽的院门被拍的震天响,骇了她一跳,当下以为又是“幽香院”的小贱人作怪,故意装作不自在好匡老爷过去。 心中恼怒异常。当下冷了脸出了里屋,正要发怒,就听见外一声带着哭音的叫喊“娘” 紧接着苏青筝的顶着一张哭花了的脸闯了进来,一头扑到她怀里大哭起来。苏老爷听见动声,也披了外衣出来。见女儿这般伤心的模样,不由眉头紧皱。 王夫人吓了一跳:“筝儿,怎么了?哪个欺负你了?” 苏青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儿,从她怀里抬起头,眼儿直直的盯着她,只是抽抽噎噎的说不出话来。王夫人眼尖瞧见女儿前襟上一大片已干的泪渍,目光一凛“给我叫红玉绿玉进来” 这二人战战兢兢的进了上房,扑通一声,齐齐跪下。早知道今天这事儿不能善了。应不应二小姐的话,她们都少了一不顿责罚。 王夫人这二人这般模样,怒意更盛。女儿欢天喜地的去找岳行文去逛灯会,却哭天抢地的回来,难不成是那岳行文给了女儿难堪? 厉声喝道:“大小姐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红玉绿玉齐齐一震。两人踌躇半天,绿玉咬咬牙,将大小姐如何去请岳先生,如何遇上张凤娇,又在人群之中看到岳先生与二小姐以及二小姐与大小姐说的话,一句不敢隐瞒的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儿,只是那岳先生与二小姐的举动她们做丫头的不好说,便瞒下没说。 又是二丫头!王夫人气得浑身直哆嗦,恨得牙根痒痒,自动忽略苏青筝当众骂苏青篱的事儿。顾得不苏老爷在跟前儿,连连叫道:“去二门上侯着,二丫头回来,立马请到我这里来,今儿我倒要看看二丫头是如何的威风~” 苏老爷紧皱着眉头,冷哼一声。方才听那两个丫头的话,这件事儿倒是大丫头的不对更多一些。见夫人眼下只顾着揪二丫头的错儿,反倒把大丫头的错儿扔到一边儿,忍不住开了口:“即便是有错儿,我看今日筝儿的错儿更多一些。夜深了,筝儿先回去罢,这事儿明日再说。” 王夫人怒火在胸,哪里肯依:“老爷,筝儿可是妾身的亲骨肉。今日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叫妾身如何能安心?” 苏老爷听了她这糊涂话,更是心烦,脸色更加阴沉,重重哼一声,将脸儿扭到一边儿。 苏青筝见父亲不但不为她出气,反而怪罪她,心中愈发的委屈,本已渐歇的哭声,又重新响了起来。 苏老爷心中烦闷,不耐烦的挥挥手“去罢,按你们夫人的意思去办罢” 门外的几个婆子这才敢出声应了是。 迷迷糊糊间,青篱觉得身子停止不动了。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先生,可是到了?” 岳行文将她放下,指了指前面的路:“从这里拐过去,就是你们府上的大门,你的丫头想必在门口等着,快些回去罢……” 青篱揉揉略带睡意的眼,颇不好意思道:“今儿倒累着先生了。” 岳行文伸手将她散在肩上的发丝拂下,轻声道:“可真是不需为师替你应付?” 青篱笑道:“先生无须担心。”说着伸展一下身体,“方才青篱已经歇过来了。现在混身充满斗志,先生且让我施展一回罢。” 岳行文神色不明的点点头,将手盖在她的头顶,叹了一口气,带着几分无奈,轻声道:“总是这般倔犟。” 这声无奈的叹息让青篱微怔,垂首良久,才抬起头来:“不是不愿让先生助我,只是在我离开苏府前,先生助我越少越好呢。青篱虽然不甚聪明,但也明白什么叫做牵一发而动全身,为了姨娘,现在少不得请先生与我一起受些委屈了。不过,先生也不必太过担心,青篱也不是个任人欺负的呢。” 岳行文盖在她头上的手,微动两下,说了句“好好的” 青篱点点头。刚转过弯儿,便见两个丫头立在府墙的阴影里,焦急的不断向两边儿张望,回头看了一眼依然淡立的月白身影,大大的吸了一口气,向两个丫头走去。 杏儿柳儿乍一看见小姐,慌得什么似的,连忙跑了过来,一左一右拉着她,就要开口埋怨。 青篱止住两个丫头,三言两语将事儿说了,“……这会子大姐姐肯定已经哭到太太那里去了。进去了也别声张,若是见事情不妙。只管去求老太太……” 杏儿柳儿还欲再问,二小姐已经率先向府门而去。 侯在二门上的路马二位婆子,焦急的盯着外面。太太已经打发了几拨人来问,二小姐为何还没回来。言语之间似是在怀疑她们与二小姐通风报信儿私自放了二小姐进府一般,不由暗暗心焦。这二位小姐,一个棒打奴才,一个大闹厨房,都不是省心的主儿,这会子二人对着闹将起来,指不定会闹成什么样呢。 正忧心着,见二小姐远远的领着丫头进来了。连忙迎了出去,青篱见了这二人,二话没说,便跟着去了。临走前给这二人使了个眼色。 杏儿柳儿还未回过神来,二小姐的身影已走远,两人商量一番。一个去太太院子外面盯着些,另一个匆匆回了“篱落院”去叫红姨过来。 青篱进了太太的院子,紫竹连忙恭敬的打了帘,并悄悄递给她一个眼神。 青篱心中诧异,却脚步不停的走了进去。 屋里,王夫人与苏老爷都披着外衣,端坐上首。苏青筝已然停住了哭声,木着一张脸儿。眼皮胀得红光发亮。眼神不知看向何处,时不时的发出抽气声。 见她走了进来,猛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子,作势要扑过去。苏老爷怒喝一声“筝儿!” 将屋里屋外的人都吓了一大跳。苏青筝顿住身形,眼泪不由的又流了出来。 王夫人也被苏老爷的喝声惊了一跳,心中有气,又见女儿这般模样,不由将气儿都撒到青篱身上,厉喝一声:“给我跪下!” 青篱面色不改,乖巧顺从的跪了下去。这干净利落的一跪倒把王夫人弄得一愣。随即又怒道:“别以为你做了这样子,我便不罚你了。”说着冷哼一声:“表面上一副乖巧模样。骗着老太太,骗着老爷与我。背地里倒干些不三不四的勾当……今日不罚你,将来不知会长成什么轻狂样儿,来人,给我取家法……” 青篱见苏老爷在此,已然明白紫竹方才那眼神儿的意思。虽然她知道这位父亲也不甚喜自己,但是她总是他的女儿,若他没有昏了头,今日之事听听原由,自已或许会少受些责罚。 是以,听到太太叫要取家法,她也没做出反应来。若是他拦,自己日后定然会承他的情,若是不拦,她也不去记恨他。 苏老爷见王夫人二话不说,原由不问,上来就要用家法,忍不住又哼一声:“二丫头该不该罚,总是要问一问再说。你这上来不问原由,叫有心的人传了去,岂不是要坏你这个做嫡母的名声?” 王夫人听了这话,怔了一怔,登时将怒意强压下一半儿。自从上次二丫头闹的那一宗事起,老爷对她就不似以前,方才这话,可是在怪她?想到这里便缓了缓脸色,“即你父亲替你说情,我便听你说说。” 青篱连忙将如何与青阳县主走散,如何与岳行文“偶遇”,大小姐如何骂她,如何要当众扇她耳光,自己担心被人传了苏府的闲话不得已才叫两个丫头硬拉了大小姐回府等等将事情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叙述了一遍。反正怎么对自己有利怎么说。 苏青筝不待她说,忽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她哑着嗓子怒声道:“你莫在这里假惺惺的。你与行文哥哥提着一模一样的花灯是怎么回事儿?一边走还一边说笑是怎么回事儿?” 青篱不慌不忙的解释道:“那花灯本是县主买的,她因买了许多物件儿,我不是跟在县主后面当个便个提东西的丫头。谁知县主一晃便不见了人影,我正着急找着,便遇见了先生……” 苏青筝怒声喝道:“你莫要避重就轻的,你给我说清楚你与行文哥哥一边走一边说笑,我还看见行文哥弹了你脑门儿……” 听到这里王夫人脸色一变,苏老爷也紧皱眉头,不悦的重重哼一声。 王夫人变色是因苏青筝的这话,一下子便坐实了她心中的猜测。苏老爷是因二丫头居然做出当街与男子这等有损闺誉的轻挑事儿,而且那男子竟然是自家姐姐要提亲的对象,若是叫人听了去他的脸往哪里放? 青篱心中暗暗叫苦,若只是说笑,尚还能找个瞎话塘塞过去,那假面狐狸仙儿非弹她脑门,这慌如何圆? ……………………………………………………………………………… 弱弱滴问:有粉红的能给一张么?

下一篇   第七章 母女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