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紫兰之死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章 紫兰之死

第十章紫兰之死 大小姐的院子里一片愁惨淡,老太太,老爷,太太以及除了在禁足中赵姨娘之外的三位姨娘,有头脸的婆子丫头满满当当的挤了一屋子,齐大夫神色微松的从里间出来。王夫人一把拽着他的胳膊连声问道:“我的筝儿怎么样了?” 齐大夫面上稍有尴尬之色,不动声色的挣脱太太的手:“太太不必忧心。贵府大小姐吉人天象,在下行医二十年,还尚未见过服下如此重剂量的砒霜之人还能生还的…………若非催吐及时,及时服用解毒灵药,此时恐怕早已无力回天……太太可否告在下,这施救的是何人,这药是何人所赠?”一面拈着山羊胡子,一面自去一旁儿开了药方。 王夫人听了这话心头大定,若有所思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屋内众人将齐大夫的话听得真真的,一时间都陷入沉默和惶恐之中。 青篱匆忙赶到时,被这一屋子的疑重吓了一跳,连忙在人群中扫视,见李姨姨完好的立在那里,不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她的到来将一屋子的疑重打破,老太太阴沉的脸上透出几许赞赏:“今立了大功,待你大姐姐好了,我这个做祖母的再好好赏你。” 青篱连连推辞谢过,又问了几句苏青筝的状况,这才走到李姨娘身旁,低头站定,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张姨娘。 王夫人猛然抬起头恶狠狠的盯了她几眼,转向老太太眼中含泪道:“老太太,二姐妹一同跪祠堂怎么偏偏筝儿这般模样,二丫头却了一点事儿也没有。” 那张姨娘在青篱进屋时,脸上浮现一丝狰狞,随即便恢复平静。听到王夫人这番话,嘴角微不可见扯出一冷笑来,被青篱抓了个正着。 她不动声色的撤回目光,抬起头扫视众人,最后将目光投向老太太,一脸平静的又将祠堂里发生的事儿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 说完略思量片刻又道:“祖母,篱儿以为在此事查清之前,大厨房不宜再用。暂且先命各院的小厨房启用起来,以防那恶毒之人再下手……。” 老太太愈发满意,:“你母亲急糊涂了,你莫在意。难为你想的周全,就这么办吧……”说着重重一拍桌子,满目寒光将屋里众人扫视一遍:“有人以为我老太婆老了,不中用了,那可就错了。敢害我苏府子孙的,我老太婆要百倍千倍的还给她。” 苏府被这大小姐中毒一事弄得人人自危,青篱为了避嫌,除了每日给老太太请安,到大小姐的院子里看望一番,剩下的时间都窝在院子里。 查那背后之人自然有老太太,太太和老爷,也用不着她使什么劲儿。一度曾想把心中的猜测告知老太太,但转念一想又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 这事儿是老太太亲自做下的,她最是清楚不过,不需自己提醒。若是提醒了,惹得她恼羞成怒就不妙了,而且,她也不相信老爷与太太对这些事丝毫不知情,这么一想便心安了不少。 如此过了两三日,这天听说大小姐苏青筝醒转过来,正想去再瞧瞧她,杏儿从外面脸色煞白的跑了进来。 站在院子中间喘了好一会粗气,才道:“老太太把紫兰打死了。” 院子里的人被杏儿没头没脑的话儿吓了一跳,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杏儿见这些人的表情,又加了一句:“我方才亲眼看到的。”说着脸色又白了几分,身子也不停的抖着。 好半天才平静下来,将她听来的看到的讲了一遍:原来老太太只用了一天的功夫便查到紫兰头上,早已秘密的把她看管起来。只所以今天才发难,就是为了等大小姐醒来。 紫兰的心思,满府皆知。赵姨娘早就对她恨之入骨,因她原在太太的院子里,倒也不能拿她怎样,可没想到太太将紫兰拨到她的院子里,这下子,正好将对太太的怨子与对紫兰的恨意,一股脑儿的都发作到她身上。那紫兰原也是个不安生的,赵姨娘挑她的刺儿,她嫣有不还击之理?于是这二人倒在“幽香院”里三天一闹五天一吵的。 前不久,赵姨娘又被太太禁足在院里,心中更是愤愤不平,愈发把气都撒到她身上。一会子要吃这个,一会子要吃那个,偏偏不让院子里的其他人动弹,只将紫兰一人支使得团团转。 她们跪祠堂的那日,赵姨娘先是吵着要吃燕窝,燕窝炖好送到她面前,被她一把掀了,说是天天吃不耐烦了,这会子又想吃鱼了。 紫兰因在厨房闹过一场,厨房的人极不待见她,赵姨娘又三挑四捡的,厨房里的人愈发不待见,对紫兰冷嘲热讽的。 紫兰为了这燕窝又受了好一顿排落,好容易才给弄了来,却被赵姨娘一把掀了,委屈的哭着跑了出去……心中气赵姨娘,也气厨房里的一干人,便又去了厨房,趁众人不注意偷偷拎走了厨房里给大小姐准备的食盒,找了个背人的地方藏了起来了。 至于那食盒为何会出现在祠堂,为何里面会有砒霜,她一问三不知,只说她没有害大小姐的心思,偷食盒不过是了为了出一口恶气,老太太便命人死打,打得紫兰实在杠不住了,便又说那食盒是赵姨娘指使她送去的,里面的砒霜也是赵姨娘给的…… 太太当下就要冲去将赵姨娘拿了,被老太太拦下斥责一通。老太太与老爷都说紫兰是诬陷赵姨娘,连连喊打……,紫兰就这么被活生生的打死了。 听了杏儿的讲述,院中几人都呆愣了,各个眼圈红红的,李姨娘更是哭得不能自已。 青篱叹了一口气,紫兰纵然不讨人喜欢,却也没到必死的份儿上。况且这件事的疑点如此之多,怎能不查清楚便妄害人命?不但妄害了人命,还叫那真正的凶手逃过一劫。 紫兰扯出赵姨娘的话,无疑是假的,单单说她与赵姨娘平日里已闹得势同水火,怎么替她做这种事情?即使被迫做了,也没道理替她担着,自己白白挨打。可她之前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呢?若是真的,这紫兰死的真真是冤枉,若是假的呢,她不由想起杏儿说的那个破锣声音来……若是紫兰说了谎话,定是与那人有关。 紫兰的死,不但没有让事情水落石出,反而更复杂了。又看看院子里众人的悲凄神色,把目光转向屋脊与蓝天的交汇处,起伏连绵的天际线之外此刻应该是秋阳正浓、秋风正爽的好时光呢…… 看着李姨娘哭得红红的眼圈儿,青篱心中暗自下了决心,待她生辰一过,便与她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上一篇   第九章 中毒(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