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青篱生辰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一章 青篱生辰

第十一章青篱生辰 青篱合上手中的《大周疆域志》。望着窗外出神儿。 这书是大小姐中毒的第二日那人送来的,他一向擅长猜人心事,且一猜一个准儿。 书中有两页被人折起,一页是《青阳县志》,一页是《长丰县志》,这是他希望自己去的地方罢?青阳县,倒是与她想到一块儿去了,选这长丰县又是为何? 青篱神色不明的坐了一会儿,伸出手来细细的摩挲着梳妆台上的匣子,那里面是她全部的财产:银票九百五十两,现银二十五两,并十五贯铜钱和首饰若干。 今日是她十三岁的生辰。七月十五,百鬼夜行。青篱突然自嘲一笑,她生的还真是个好日子呢。 一大早,李姨娘便领着丫头合儿与她送了生辰穿的吉服来。青篱低头瞧瞧身上这件艳粉色的缎子吉服,衣身下摆绣满了极淡雅的小菊花,那花朵有白的蓝的黄的浅粉的,枝叶绣得根根分明,如活的一般。 这是李姨娘与合儿二人为她准备半月有余,才做好的。到底是自己的亲娘,可她越是这般。青篱便越是狠不下心来,左右为难的滋味儿真不好受呢,不由暗自长叹一声。 自大小姐中毒后,太太看向她的目光越来越阴郁,青篱不用猜也知道那阴郁的目光背后,定然藏着许多对付她的法子。前几日她便恍惚听见太太欲给她定亲一事,想来这便是她要出的第一招罢。 因老太太发了话,说十三岁虽不是大生辰,总归也是小喜事一件,再加大小姐遭此大难平安无事,更是喜上加喜。正好趁此机会热闹上一场。是以一向冷清的篱落院,今日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各房的姨娘都早早的派了丫头来送贺礼,府里头有头有脸的管事儿婆子丫头也都因老太太的话儿,或单独一份儿,或者两人凑一份儿的送了些小玩艺表表心意。 杏儿三人在院子里,手忙脚乱的招呼应付着,莺莺燕燕的打招呼声私语声笑声充斥着整个院子。前面儿隐约还传来锣鼓声——那是老太太特意请了戏班子来,许是想趁着这场热闹将砒霜事件掩盖过去。 人是最最健忘的动物,这话说得果然没错。昨儿府里头还是一片愁云惨淡,人人自危。今儿只须一场戏,一场小小的热闹,府里头便没有几个人还能记得大小姐的毒、紫兰的死——除了参与其中的人。 正思虑着,柳儿进了里间:“小姐,老太太说宴席快开了,要小姐过去呢” 青篱起了身子问道:“老太太那里谁来传的话?” 柳儿见小姐这般问。心知是有话要问那传话的人,连忙将莺儿叫了进来。 青篱问她:“你来时,陈老太太在哪里?学堂里的那二位小姐可是走了?” 莺儿回说陈老太太许是在老太太院里坐着,学堂里那二位小姐在宴客厅与大小姐说话儿呢。 青篱挥挥手,莺儿退了出去。柳儿秀眉微皱:“小姐,可是有什么不对么?” 青篱淡笑摇头。不对么?可是大大的不对呢。陈老太太的心思在寺中她便猜到几分,又有着太太要与她定亲的话儿。此时,陈老太太今日的突然来访,叫她猜不出接下来的事儿都难呢。还有那王语嫣与张凤娇,王语嫣来人来倒也罢了,张凤娇此来怕也是有备而来,是在啄磨什么事儿也不一定呢。 可这话,她现在还不能与丫头们说明白,待那岳行文回来,与他商议好了,才好与丫头们说。 只是,他似乎离京好几日了,走时也没说要去哪里,只说不日便归。不日?许是也该回来了。已过去四五天了呢。 吩咐三人将门都下了锁,这才朝着宴客厅而去。一路上碰上几个下人均是一脸的喜色,那丝竹锣鼓声愈发近了。这样热闹喜气洋洋的苏府。怕是那幕后之人不愿看到的罢?这么想着,将目光投向东南角,那里是姨娘们的院子。 到了宴客厅门外,正欲进去,被一个衣着鲜亮的丫头截住了去路,这丫头的衣着明显与苏府的下人不同,青篱正纳闷,那丫头笑意盈盈的施了一礼:“给苏二小姐贺寿!我们夫人也是刚知道今儿是二小姐的芳诞,正经的贺礼倒没备下,这是我们先前儿我们大少爷送于夫人的,夫人今儿才头一次戴,二小姐可切莫嫌弃。” 说着将双手棒着一对碧玉手镯递到她面前来。 青篱瞧着那碧玉手镯通体透亮,莹光温润,一看便知道是个值钱的。也不伸手,只是笑道:“你是哪个府上的。” 那丫头连忙笑道:“瞧奴婢糊涂了。奴婢是岳府上的……我们夫人还说谢谢二小姐送的吃食……” 青篱了然,略一思索便伸手接了过来,笑道:“岳夫人大手笔,不过是不值钱的吃食,倒换来这么一对好物件儿,如此稳赚不赔的事儿,青篱自然是愿的……。”那丫头捂嘴一笑,转身先行进了宴客厅。 宴客厅内,摆了四五桌的宴,其中一桌上坐着府里的姨娘们。张姨娘仍是是那副枯井无波清清冷冷的模样,衣衫是比往日见过的淡青色更浓重的青绿色,在这喜气洋洋的宴上,越发显得阴冷无比。 王夫人正一脸笑意的与老太太陈老太太说着什么,见她进来,便向笑道招呼她。一面与老太太说道:“老太太,您瞧,我们二丫头这一打扮,倒是十足十的大姑娘了。怪不得陈老太太那般夸赞呢。” 老太太对青篱的打扮也极为中意,平日里清汤寡素的尚不觉得什么,今日一番盛装,这才发现二丫头原是个姿色极佳的,配着那冷冷清清又淡淡温婉的气势,倒似把大丫头比了下去。 嘴里却笑着道:“你还是个当家主母呢。这陈老太太,陈太太都在跟前儿,哪里有你这样自夸的?” 陈老太太笑着道:“老太太不必自谦。我早知你是个会养孙女的,贵府太太说的很是,府上的二小姐不但模样好性子好,又是个有才的,你瞧她这通身的气度,就那么往那里一站,愣是叫人挪不开眼儿……” 陈太太也跟着一连声的赞,王夫人脸上笑容微僵一下,便笑着自谦了几句。 陈老太太从手腕上退下一只黄玉手镯,硬要塞给青篱,说是与她祝寿的。 因老太太使人发贴子时,没说生辰的事儿,只说天气正好。闲着无事,请了戏班子请各位夫人到府里头一聚,乐呵一番。余下的几位夫人这时才知道原来今日是苏府二小姐的生辰,便有人站起来笑着埋怨老太太太太,说不与她们说清楚,害得她们失了礼数。 老太太因笑着道:“她不过一个小辈子,怎能劳动众位夫人小姐与她祝寿,今儿是我这个老婆子闷了,想着叫诸位来说说话乐呵一场。二丫头不过是沾了咱们的光罢了。” 众位夫人又真心假意的责怪一番。 青篱将陈老太太的手镯推了回去,说如此贵得的礼物,她年幼受不起。任陈老太太怎么说,她只是淡笑着拒绝。 陈老太太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神色,随即将手镯递于王夫人,笑道:“你们府上的二小姐真真是个知礼的。你这个做母亲的便替她收了罢” 王夫人推辞一番,便口中称谢的收了下来。 苏青筝与张凤娇等人坐在一桌。今日她仍是一身艳红的衣衫,妆容化得极为精致。,只是配着她那自醒来就有些木然的神色,让人有说不出的怪异感觉——象是被巫术控制的傀儡娃娃。见她进来,目光微微闪了几闪,便避了开来。 青篱淡笑着在她这一桌落了座,问了声大姐姐好,她也不予理睬。张凤娇仍是一副清冷的模样,淡淡的坐着——仿佛之前的事儿从未发生过。倒是她身边的一位青衣少年,面容白净细眉细眼的,自青篱进了宴客厅,便将目光粘在她身上。此时见她在这桌落了座,脸色微红,不住的拿目光偷瞄着她。 青篱早已注意这位少年,只觉得面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便礼节性的点点头,装作专心看戏,一言不发。 张凤娇扯了那面容白净的少年出来,见他仍然不时的瞄向苏青篱,便淡笑着道:“你即如此中意她,何不说服了杨叔叔前来苏府提亲……” 杨锐闻言脸色微红,半晌才略带一丝苦笑道:“我倒是有这样的心,只恐唐突了她那样的人。” 张凤娇嗤笑一声:“锐弟,别说我没提醒你。苏二小姐即是有那般才华,就难保没有对她心仪的男子,你若只是一味的怕,到头来,被别人抢了先儿……况且,她再有才也不过是个庶出的小姐……你可是杨府的嫡子长子呢。若是你能说服杨叔叔前来提亲,那苏老太太定然是愿意的……只要老太太同意了,她可不就是你的人了么?” 杨锐脸上神色不停的变幻着。 张凤娇心中冷笑,又在他心头点一把火:“瞧见没有,方才陈府的老太太对她那般模样。可见打的也是这主意。她们府上的老太太似乎也有这样的意思……” 杨锐转头望去,只见那盛装娇小的人,神情淡然的端坐着,在这热闹的场合中,竟然给人一种空灵且飘渺的感觉,仿佛不是这世间的人一般——比她在那赏花宴上更吸引人的目光。低头思量了一会儿,才下定决心般的点点头。 午宴刚开始不久,外面有人传话与老太太,说是青阳县主与小王爷欧阳公子来与二小姐贺寿。 老太太连忙停了箸,领着王夫人与青篱迎在宴客厅外。 那三人的身影刚一出现,青篱连忙迎了过去,扬声笑道:“青篱今儿的面子甚大,能劳动三位亲自来与我过生辰,真真是不敢当呢。” 老太太也在后面说着谦虚客套的话儿。欧阳玉笑道:“老太太不必客气。今儿我们三人不请自来,还请老太太开开恩,叫二小姐陪着我们自在一场。” 苏老爷闻讯赶来,听了这话,连忙笑道:“今日小女不过一个小小的寿辰,并非大寿,却劳小王爷青阳县主与欧阳公子亲自上门道贺,她实在是当不起。篱儿,今是寿星,你要替祖母、我与你母亲好好招待才是。” 苏老太太脸笑得如菊花一般附和道:“篱儿她爹说得是。厅里闹哄哄的,怕是惊了三位,我们府里的花园也还有些看头。篱儿不如带三位贵客去花园里坐坐罢。” 青阳县主与小王爷连声附和。青篱也知道这三人不喜这样的场合,老太太的安排再合适不过。 这边老太太安排着下人们去收拾大花园,这边,青篱带着三人慢悠悠的向大花园走去。 边走边问:“县主与小王爷也还罢了,欧阳公子怎么与这二位凑到一块儿了?” 青阳县主捂嘴咯咯一笑,指着欧阳玉道:“他呀,在你们那岳先生那里吃了闭门羹……” 青篱微惊,那人回来了么?又惊这二人关系,便问道:“欧阳公子与岳先生认识?” 欧阳玉这才晃着扇子笑道:“何止认得,同窗几载呢。”说着摇摇头:“悲惨往事,不提也罢……” 青篱见那扇子上还写着“包打不平”四个大字,又想起七夕节后不久听到的“包打不平”二人组传言,不由暗笑。便猜测定是那人不喜他这般模样。 今日张凤娇来的奇怪,她扯了青阳的手到一边儿,悄悄的说了,青阳县主微微一怔,嗤笑一声:“不应我们康王府小王爷的邀请,推说有要事,原来这要事是与你这丫头祝寿的?你何时与她这般好了?” 青篱知道她在说反话,想起岳行文偶然说起现在的康王妃并非青阳生母的话来,又听青阳亲口这般说,突然觉得她们二人的处境似乎有许多相似之处。 心中后悔不该出言招青阳又想起那烦心的事儿,连忙拿那“包打不平”二人组的传言与她打趣儿,青阳便咯咯的笑将起来。 离期在即,她却不敢在青阳面前表露出半点子异常来,有心问问胡流风可有消息,又怕再招得她烦心,便只好淡笑陪坐着吃宴。 青阳刚吃了两筷子,便不满道:“正经吃宴真真是无趣,还是那日我们在山中吃的烧烤有趣自在。” 欧阳玉笑道:“何时苏小姐也请在下吃一回县主所说的烧烤?” 青篱只得笑道:“那欧阳公子便等青篱再次受罚上那宏远寺再说罢。在家中,青篱可不敢那般,叫祖母父亲瞧见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欧阳玉遗憾的摇了摇头。沐轩宇自来就没怎么开口,眉头微皱,似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 此时突然插话:“丫头,单我们几个喝没意思。胡流风不在京也就罢了,咱们去把岳行文叫来如何?” 青阳县主和欧阳玉连连叫好。青篱见他们如此,想来那岳行文定然是回来了。 便使了碧云和柳儿两人前去岳府。 岳行文倒是极给她面子,来得极快,不到两刻钟,便出现在的苏府大花园的入口处。只是此人今日倒换了一身的青衫,越发显得面目清冷淡然,风吹过那如墨一般的黑发,似是画中的人一般踏着青石板而来。 行至凉亭不远处,瞧见一身蓝衣的欧阳玉晃着扇子长身而立,微微一挑眉,脚步不停的进了亭子。 撩衣坐下,青篱连忙倒了茶水递过去,他接过喝了一口,这才朝着欧阳玉淡淡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欧阳玉晃着扇子回了座,挑眉一笑:“本公子当我被哪位仙人施了隐身的法术呢,原来你瞧得见我呀……” 岳行文盯着他手中的扇子眉头一挑:“你那毛病不但未改,还变本加厉了?这写的是什么?” 欧阳玉指着扇子上的字,颇为自得一笑:“这点子不错罢?”说着指了指青篱:“还是你这位得意弟子说与我的。哈哈,甚得我心……” 岳行文眉头一挑,看向青篱:“今儿你的寿辰,为师原本不想训斥你。可你天天都在琢磨些什么?何时才把心思用到正处?” 青篱连连赔笑:“先生莫训,我只与青阳县主说过这话,定是县主说与欧阳公子的。” 青阳县主一挑眉毛:“就是本县主说的,怎么,你可是还要训?” 自他一来,原本不温不火的气氛,便添了几分的活跃,连方才一直不言不语的小王爷也不停的拉他吃酒。 青篱在一边暗暗称奇,这样冷淡的人,居然还能产生这般的效果,真真是怪哉。 欧阳玉笑着对岳行文道:“我知你不喜见我。不过今日即是见了,我们喝杯久别重逢的酒罢。” 岳行文伸手端了杯子,眉头一挑:“哪个不喜见你?你若能改了你那毛病,我便又喜见你几分。”说着冲着沐轩宇道:“轩宇,这等癫狂之人,你且少与他来往……” 岳行文一面与欧阳玉,沐轩宇喝酒,一面不经意的问了青阳县主几句,准备在京中住多久,何时回去等等。问的都是青篱极想问,却不敢问出口的话。 青阳县主以为他只是随口问问,便说要等胡流风回来揍他一通才甘心回去云云。 许是因提到了胡流风,接下来那三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青阳县主也拉了青篱硬是灌了她不少杯。 沐轩宇与欧阳玉也凑上来,说来与她祝寿,定要敬上一杯酒才是。青篱无奈只得一一饮了。一连喝了数杯,她便觉得脸红头涨,在岳行文的一通斥责之下,那三人才消停下来。 岳行文见她两颊飞红,眼光迷离,便知她是醉了。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来,交于柳儿与她服下。

上一篇   第十章 紫兰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