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蛋糕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九章 蛋糕

第十九章蛋糕 果如她料想的那般。雪姨娘对杏儿柳儿的“家人”要替其赎身一口应下,只派了小丫头来说,二小姐院子里的事儿只要不违府里的规矩,一切凭二小姐作主便是。青篱故意装作极度不喜杏儿柳儿“家人”要替其赎身的样子,在那小丫头面前嘟哝了两句。 那小丫头一去,杏儿柳儿两人“扑通”一声,齐齐跪倒在地,眼泪汪汪的。 青篱一手拉一人,一面拉一面笑道:“又不是真的要赶你们走,不是跟你们都说好了么?还做这般样子。” 杏儿挣脱小姐的手,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才恨恨的道:“小姐只说会安排我们出去,可没说要先赶奴婢走。”说着指了指合儿:“……她比奴婢还后来呢,为什么不先赶了她走?” 说的合儿把脸一沉,狠狠的瞪了她几眼。杏儿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青篱安抚道:“谁先走谁后走有什么关系?左右我们十来天儿的功夫也就都出去了。再说,你们俩人出去了,我才好找由头也撵了奶娘和合儿……。” 杏儿还欲再说,柳儿抹了一把泪拉了她,冲着青篱磕了几个头,才道:“那奴婢们这就去了,小姐要当心才是。” 红姨拉起她们二人:“还不快收拾了东西?若叫老太太看出端倪来。小姐的心思都白费了。” 这二人才不甘的收了眼泪,各自进屋收拾东西。临出院子时又拉着奶娘和合儿手殷殷叮嘱道:“小姐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可要好好照顾小姐。” 这两人的身影一消失,合儿便不满的咕哝道:“就只显得她二人忠心尽心,红姨和我都是吃干饭的么?” 红姨上来给她一巴掌:“咕哝什么?还不悄悄的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收拾。李姨娘生前儿留下的东西,你心里最有数,哪些是该带走的,哪些该留下的,都去细细的分了。”合儿捂着头委屈的去了。 岳珊珊的生辰是九月十八日,离现在不过四五天的功夫。即是在岳行文面前说了大话要送生辰礼,等杏儿柳儿二人一走,她便静下心来,好好准备起生辰礼物来。 小孩子过生辰自然是送生日蛋糕最为合适。甜甜软软的,味道好寓意又讨喜,最最重要的是新鲜有趣儿。 于是叫合儿去大厨房取些鸡蛋面粉红糖和白糖和羊乳来,又叫红姨开了小库房,从里面挑出半匹樱桃红的细软稠布来,那布料柔软细滑,色泽鲜亮,青篱满意的点点头。 红姨和院里的几人早对小姐的怪异见怪不怪了。看她如此,便知道定是与岳先生有关。 柳儿刚说与她们知道时,她们都被吓了一大跳,这小姐做出钻狗洞这样的不雅举动也就罢了,与岳先生竟然也到了那种地步。可府里头天天传着太太要与大小姐和岳先生提亲,还有那张王二位小姐天天在学堂里缠着岳先生,小姐愣是一点子异样没表现出来。不慌不忙不紧不慢,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若非小姐这样。她们何至于被死死的蒙在骨里? 这些也都罢了,即与岳先生都到了这般地步,小姐为何又突然要离开苏府?想到这里红姨又偷眼看了小姐一眼,仍是一副淡淡的模样,暗自叹了一口气。 这事儿小姐即然不与她们说明,她们自然是不敢问的。猜又无从猜起,只好把一肚子疑问都闷到肚子去了。 见合儿从大厨房里提了东西回来,青篱连忙放了纸笔,走了出来。 青篱检查了一下合儿取来的东西,一样都不少。不由满意的点点头。先将那一碗羊乳倒入小锅中,放在红泥小炉上烧着。这羊乳待会要做奶油用的——其实用来做奶油的羊奶最好是凉的,但今儿取来的是生羊乳,少不得先烧开杀杀菌,放凉了再用了。 一面指挥着合儿准备盆碗等容器,一面笑道:“今儿我做些个新鲜的物件儿给你尝尝。你们也快来帮忙。” 红姨和合儿都笑意盈盈的凑了过去,青篱先取了两小碗面粉,放入瓷盆中,估摸了一下那面粉的重量约抹有一百五十克左右,便取了六枚鸡蛋,叫合儿取了一个小汤盆来,拿开水冲洗一遍。用细布擦干,这才小心的将蛋白磕入盆中,将蛋黄放置一旁不用。 在蛋白中加入适量的白糖,又加了几滴醋进去,取了一双筷子,塞到合儿手中:“今儿做的这个吃食,就数这个话儿最累,交给你了。” 说着拿起筷子搅打几下,做了示范。那边合儿打着蛋白,这边又使红姨去寻些核桃仁、瓜子仁之类的坚果,放在案上切成小指头大小的块状。 合儿一头雾水的按小姐的吩咐搅打了半天蛋液,手臂已酸痛不已,可小姐还没叫停,不由眉头紧锁,手上加劲儿,“咣咣”的打将起来。 这边羊乳烧滚开来,青篱将那羊乳倒进一个敞口盆中,放入凉水中叮着。 挑了一个大小适中的铜盆,在里面涂了一层油,盆底放入切碎的干果,收拾停当后,见合儿一脸苦色,那蛋白也微微发泡,连忙接了过来:“你歇一下,一会儿子那羊乳凉了,还要再打一回呢。” 合儿原本不肯撒手,一听二小姐说还要再打,连忙松了手,笑道:“即如此。便叫小姐受累了。” 红姨听了她的话,扬着巴掌就上冲了过来。合儿娇笑一声跑开了。 青篱接手不过半柱香的功夫,那蛋白便显现雪白泡沫状,将筷子立在其中,筷子不倒,便住了手。红姨与合儿二人围着那发泡蛋白啧啧称奇。 取一半打好的蛋白与蛋黄混合,再加入面粉,小心混合成糊状,这才放入另一半蛋白,用手从底部向上捞,重复几遍,这才将混合好的面糊倒入铜盆中。 水烧开后,将铜盆放入其中,交待红姨用大火烧两柱香功夫,再转小火烧一柱香。 有了刚才的经验,这次合儿打发奶油打得倒是极快,看着那羊乳与白糖混合在一起,约末三四柱香的功夫便成了忪软滑腻如雪一般的东西,不由惊喜连连。 这边蛋糕也蒸好了,一股子甜腻的蛋香飘了出来,把合儿香得直吸气儿。 取出蛋糕,青篱犯了难,是先分与这二人尝尝鲜儿呢。还是先做了成品叫那假面狐狸仙儿先验看一番呢。 纠结一会儿,青篱便动手将那搅拌好的奶油涂抹均匀,又取了院里仅有两样水果,苹果和桔子来,将苹果切成月芽儿状,细细的贴在上面。 合儿见小姐又是抹又是贴的,明显是要送人的,方才还骗人说要与她们尝鲜,朝着红姨努努嘴,红姨心领神会,两人悄悄的躲到一边儿去了。 待青篱装裱好蛋糕。直起身子,院中已空无一人。脸微微一红,片刻又理直气壮起来,端了那裱好的蛋糕径直出了院门儿。 这二人等小姐的身影不见了,这才走了出来,相视一笑。 托着蛋糕极其艰难的钻过狗洞,一眼瞧见那开着的窗户里面的人影,便小心翼翼的托着蛋糕去了。 岳行文含笑望着来人,神情哪里还有半分的清冷之气? 好容易进了屋子,青篱将蛋糕放在桌子,大大的松了口气。岳行文起身将她身上沾的草屑摘下,才指着桌上的东西问道:“这是何物?” 青篱撇撇嘴嘟哝道:“现在我才品过味儿来,那日先生提到珊儿的生辰,原来是向我讨要珊儿的生辰礼物,除了那睡袋,我便多加一样吃食。”说着指了指桌上的东西道:“这个叫做蛋糕,香甜软滑,小孩子最喜欢吃了。因之前没做过,只好今儿先做一回试试,先生尝尝味道可好?” 岳行文望着眼前这小汤盆一样大小的蛋糕眉毛高挑。青篱猛然一拍头,懊恼道:“啊呀,一时匆忙,忘了带刀子……”说着顿了顿又笑道:“先生且先说说这卖相可还瞧得过眼?” 岳行文淡笑着点点头。青篱见他点头,伸出小抓子,朝着那蛋糕上一挑,挖下一块奶油来,笑道:“没了刀子,也可以这般吃。先生尝尝吧。”说着将食指尖上挑着的洁白奶油放入自己的口中,嗯,香甜幼滑,味道不错呢,那岳珊珊定然爱吃。 岳行文在她的手指放入口中的一瞬间,脸色微微一变,偏头将目光移到窗外。 半晌才转过头来带着一丝怒气斥道:“再做这般不雅的举动,为师便不准你离府。” 青篱连忙将手指从嘴里抽出来,连连点头。又嘟哝道:“这不没带刀子么?” 岳行文看了她一眼,说了句这在里等着。便转身出了小库房的门,不多会儿手里拿着刀子碟子等物件儿回来了,青篱微微皱了一下鼻子,跳下椅子,伸手接了过来。 将蛋糕切了,递于他,这才切了一块大吃特吃起来。一边吃一边问道:“先生的生辰是哪一天?将来若是有机会,青篱也给先生做一个蛋糕祝祝寿。” 岳行文细细品着碟中的蛋糕,突然轻笑一声:“会有很多机会呢。” 哇呀呀呀,自恋狂~青篱心中狂叫,连连闭上嘴巴,埋头猛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