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岳珊珊生辰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十章 岳珊珊生辰

第二十章岳珊珊生辰 岳珊珊今日生辰,格外兴奋,早上起来,眉开眼笑睁着圆圆的眼睛见着人便小手一伸,讨要生辰礼物,在岳府的老人儿都知道小姐的习惯,都早早的准备了小玩艺备着,有几个新来的不知道,乍一被小姐要到头上不由急得脸红耳赤的,直叫饶命。岳珊珊小嘴儿一噘:“哪个要你的命?快去给我备了礼物来……” 岳行文立在厅外,含笑看着妹妹与下人们玩闹。岳行武从饭厅中晃了出来,一眼瞧见自家哥哥的笑颜,被吓了一跳,怪叫一声:“啊呀,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珊儿,快来,咱家大哥会笑了呢。” 岳珊珊咯咯一笑,放了那讨饶的下人,迈着小短腿扑了过来,把身后的两个丫头吓得口里一连声叫着小祖宗你慢点。 岳珊珊扑到这两人跟前儿,无视岳行武伸开的双臂,一把抱住岳行文的双腿,撒娇道:“大哥抱抱……” 岳行武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对精致的银质小铃铛,晃了几下,那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冲着岳珊珊笑道:“珊儿快过来,这是小哥给你的生辰礼……。” 岳珊珊纠结了一下,转身跑到岳行武跟前儿,讨好笑道:“小哥抱抱……。” 岳行武得意一笑,将岳珊珊一把抱起来:“大哥是怎么当人家大哥的,珊儿过生辰,你连个礼物也不备……。” 他的话刚落音,外面有下人来报,苏府老太太太太与三位小姐来了。 岳行文笑意微浓,随即掩盖过去,冲着岳珊珊伸出手,淡淡说了一句:“过来!” 岳珊珊紧紧抓着手里的银铃铛,在岳行武怀里扭动着身子,欢快的向岳行文伸出手来,“小哥,大哥给我的礼物昨日就给了,是一个会自己走路的小木马,可有趣了,小哥,待会儿我带你看看。” 岳行文一把抱过岳珊珊,冲着岳行武挑了挑眉毛,把个岳行武气得直顿脚。 青篱鼻观口口观心的跟在众人身后,刚进二门,便听见岳夫人的笑声,抬头望去,只见岳行文抱着红通通一团的岳珊珊立在岳夫人身后。 岳行文见她望来,本来敛去笑意的脸上,又微微浮现一丝笑意来。 岳夫人与苏老太太太太等人寒暄一番,连忙领着入了正厅。老太太命人将贺礼奉上,青篱也连忙叫合儿与红姨将贺礼递了过去。 王夫人沉着脸儿,筝儿和婉儿都没有单独备贺礼,偏她备了,这不是故意在外人面前显摆她的懂事知礼么?可是她却不敢发作,因着这次到岳府做客,老太太才发话叫她出来的——这也是她自那一遭儿事后,第一次出院门。 青篱将她的神色看在眼里,眼中划过一丝冷笑,你不喜又能怎么样? 岳夫人笑意盈盈的连声道谢,岳珊珊从岳行文的怀中下来,好奇的瞅着那盒子,岳夫人正要呵斥她,青篱微微一笑,上前将那盒子打开,取出睡袋展开,弯腰对着岳珊珊笑道:“岳小姐,这是我送与你的生辰礼物,你瞧瞧可喜欢?” 岳珊珊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将她手中的物件儿左右看了一番,兴致缺缺的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苏青筝闻言发出一声嗤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青篱笑着将这睡袋的功能解说了一番,又颇有些不好意思道:“因我先前儿大病一场,把针线忘的得一干二净,做得粗了,还望岳夫人莫笑话嫌弃才是……” 她这一番解说,岳夫人老太太太太都微微发愣,珊儿年纪小不懂得,她们可是极懂的,她的这份礼不但透着巧思,还透着十二分的用心呢。 岳夫人将那睡袋拿在手中左右细细看了,听她这样说,连忙拉了她的手笑道:“二小姐有心了……”又冲着老太太等人笑道:“说句脸皮厚的话,二小姐的这份礼极合我的心意呢……” 老太太太太只好陪着岳夫人笑了一场。岳夫人又将这睡袋细细的摸了摸,奇道:“二小姐,这里面填充的是何物?这般轻软?” 青篱连忙笑着编了一通,“是青阳县主寻来的物件儿她不认得,听说是一种叫棉花的东西,极暖和,便做来试试云云。” 岳夫人又拉着她的手好一通夸赞。青篱微红着脸自谦几句,撇眼与岳行文投来的目光相撞,那人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岳珊珊在一旁噘着小嘴儿,似是对众人将注意力聚在青篱身上很不满意。 青篱被人夸得极不自在,又见她这副模样,连忙站起来笑道:“今儿我还给岳小姐备了一样新鲜吃食做贺礼。”说着叫红姨将那红漆食盒呈了上来,盒子一打开,一股子奶香蛋香便飘了出来,青篱将那食盒凑到岳珊珊面前儿:“你且看看这个可喜欢?” 岳珊珊皱着小鼻子凑近闻了闻,一股子奶香蛋香甜腻腻的扑鼻而来,便知道是个好吃的,这才眉开眼笑起来。 青篱又将这蛋糕的做法一一的说了,岳夫人又是一通夸赞,王夫人在一旁儿脸色更加的阴沉。 从岳府回到府里后,母女二人在静心院上房里坐了许久,苏青筝才脸色微缓的出了门。王夫人端坐着好一会儿,才走到书桌前,提笔写了几个字,封好叫了紫竹来,说了句差人送去陈府。 紫竹连忙接了过来,直到出了院子,才叹了一口气。 青篱立在李姨娘的牌位前,沉思一会儿,招了红姨和合儿来:“你们两人准备一下,这两天儿我便安排你们出府。” 这两人脸色微微一僵,慎重的点了点头。青篱扫了一眼屋里的摆设,叫她二人挑着值钱的都装了,她抱起其中的一包便出了院子。 刚过几天,棉花便又开了一茬儿,她去时,岳行文正立在那棉花田边儿,见她走近,岳行文伸手接了她手中的包裹,朝里面扫了一眼问道:“可是定了哪天走?” 青篱笑道:“诸事儿已了,自然是愈早愈好。”说着顿了顿又嗤笑:“有一种人永远学不乖……先生看罢,只因我今日在你们府上略略抢了苏青筝的风头,我们那太太定然又要出什么妖蛾子。”说着指了指那包东西:“先生将这些当了罢。趁着还有几日的功夫,我将应承先生的东西做好,便起程。”

上一篇   第十九章 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