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安家落户( 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章 安家落户( 二)

第五章安家落户(二) 张贵略想了一下。便道:“这沈府到底有多少地,谁也说不清楚,小的来了这十来日,不同的说法听过好几个。有人说沈府有百顷良田,有人说不止百顷,千顷也是有的,还有人说,那些人都是瞎传,沈府实际只有三十几顷的良田,其它都是些河滩沙地,根本长不成庄稼……。” 青篱觉得有意思,在屋里踱着方步,思量了一会子,笑道:“你觉得哪一种说法更接近真象?” 张贵回道:“回小姐,小的觉得倒是还有一种说,许是更接近真象。”说着将声音压低:“小的有一回在茶楼里喝茶,听见两个人在争吵,议论的就是沈府的事儿,其中有一人说,他家一个什么亲戚在平西侯府当差,他那亲戚说。沈府三少爷与小侯爷交好,将沈府的大部分田都寄在平西侯府的名下……。” 青篱微微一怔,了然笑道:“怪不得没人能说得清沈府到底有多少田呢。” 这长丰县原是第一代平西侯的故乡。第一代平西候随先祖皇帝一起打下这大周江山,战功显赫,被封为候,先祖皇帝允其世代世袭,现在的平西候乃是第八代世袭来的爵位。平西候府原在庐州,后因思念故土,故将候府迁到长丰。象这样的贵族世家是无须缴纳税赋的,沈府将田寄在平西侯府名下,想来打的就是偷漏税赋的主意。 在心中感叹了一会子哪里都不缺特权阶级,便将沈府的事儿抛开,集中精力整理新宅的修缮计划来。 房屋只需检查下有无漏水作些修补,并里里外外的打扫一番便可。后院正中间的小花园,因面积过小,种花也不成气候,况且她本就是不喜那些既不能遮荫蔽日,也无其它用处的花花草草,便计划着除了那几棵枣树,将那小花园铲平,自己亲自动手,照着前世去农家乐里游玩时看到的番茄架南瓜架,画了一张草图出来:将小花园一分为二,一边种上南瓜丝瓜冬瓜等藤蔓蔬菜,另一边种上葡萄,想到在宏远寺骗青阳的话来,心道。这一回要真真正正的亲手种几架葡萄。青篱画的这架子,高足足有二米七八,宽约有十二米有余,长则有十五六米的样子,基本将整个小花园的上空完完全全覆盖住了。 这蔬菜不但可以自给自足,还能遮阳避日,也能当作观赏之用。除了种菜的地方留有二尺宽的泥土,其它的地方全用青砖铺了,在上面放置几张桌子,平时也可以在这里休息一番,一举多得,多好的点子呢——前世带来的臭毛病,她总是见不得浪费丁点儿的土地。 青篱将那纸张拿在手中,心中微乐,突然她心思一动,这样的法子,若是用到菜田里,做立体的种植,岂不能大大的增收?前世倒是听说过不少架棚种蔬菜的事儿,可是她没亲自操作过呢,怎么样才能保证立体种植的蔬菜互相不受干扰呢。 想着想着。便出了神儿。直到杏儿来请,说是福伯已将他原来的主家请来了,请小姐前去签了转卖文书。 青篱醒过神来,现在想不到便先不想了,明年开春先拿后院那二亩空地试验一番再说,丢下笔,出了房门。 在来县城的路上,福伯已将这中间的事儿原原本本的都说于殷老爷听,因此双方一见面寒暄几句,便将这转卖文书签了,青篱差了柳儿取了一百零五两银子当下将宅子钱付清,除了该给李牙侩的中人钱,又叫张贵多付了他二两银子,李牙侩笑着谢过,临去时,还说若是修缮宅子,他可以介绍一些相熟手艺又好的泥瓦工来。 将宅子的手续办妥,青篱的心又安定了一大半儿,回到房间将宅子的修缮计划写完,将那纸交于张贵,特特交待了小花园的事儿,张贵的脸上虽然闪过一丝诧异,却一句话也没问。 接近晚饭的时间,杨岿海回来了,她去时,箱子已经被卸下了车,那整整十口崭新的红漆大木箱,一字排开摆放在客栈的后院之中,还颇有些壮观。青篱有些无语,又有些好奇,那岳行文究竟给她装了什么用钱买不到的稀罕宝贝,巴巴的从京城托运千里到长丰县? 客栈后院中人来人往,她就是再好奇,也不能这个时候开箱验看,便叫张贵又租了一间空房,先这些箱子存放在此处。 第二日一早,青篱刚用过早饭,李牙侩便来了,因张贵与杨镖头去了新宅子,青篱便下了楼。 李牙侩道:“李小姐,修整宅子的人手小的已找齐了,总共十二人,每人一天工钱三十五文。”顿了顿又道:“若是府上能管饭,一人一天只须二十五文即可。小的翻了皇历,今儿恰巧儿便是个好日子,正宜修膳动土……。” 青篱笑道:“我只当你找人还需两三天的功夫呢,这么快就找好了?张管家去了新宅子,你这就带着人去新宅子罢。至于工钱么,就按一天四十文罢,我们初来乍道的,饭是管不得了。一天多付五文钱,与他们添个菜。” 李牙侩说了一番感谢的话,便去了。李牙侩一走,青篱回到客房中,招了柳儿来,叫她开了随身携带的小箱子。 这小匣子里装着她的全部资产——一万三千八百五十二两又五贯。那一万两银票是岳行文给的,这个暂时不能动,她答应过他,要用这个银子建一座大大的庄园,等着他来瞧呢。余下的三千八百五十二两又五贯,在路上共花费去了八十多两。再加上这几日客栈的费用,恐怕二十两只多不少,再减上买宅子的一百零五两,现在她可动的钱,共有三千六百零六十几两银子。 想到这里招来柳儿和红姨,从中拿了一百两银票出来: “从今儿起,你们二人先替我管帐,你们原先在府里头是管熟了的,这个倒也难不倒你们。这一百两银票,你们马上去钱庄兑了现银来,这几日宅子里头修缮需要买什么物件儿,都从你们这里支出。”顿了顿又道:“兑了银子便去宅子里找张贵,看看需要什么物件儿。” 又拿了二两碎银子,打发杏儿与合儿去县城里逛逛,熟悉一下环境,顺带打听一下吃穿用都在哪里有卖,卖什么价儿。 打发了这四人去各干各的事儿,青篱将匣子细细的收好,锁上。立在窗前向外眺望,自出京城,这还是她第一次独处呢,那深埋在心底的情绪不由都纷纷露出了头。那人现在会干什么呢?会不会如往日那般一脸淡然的看着医书呢?突然她轻轻一笑,似乎除了知道他爱训斥人,哦,不,是爱训斥她之外,她对他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呢。 不知道他真正喜欢什么,不知道他真正厌恶什么,不知道他在她没有见到时候,都做些什么。还有,那一万两银票,当时只顾推辞,她完完全全没有想到问一句,这银子哪里来的——似乎他做出什么事情,她都不吃惊呢。 在窗前立了良久,心思转了几转,终究还是淡然一笑。正欲离开窗前,猛然看见淇河桥上自南向北行来一位月白色的身影,立时顿住脚,再细看去,不由又一阵失望:桥上那人一身白色锦缎,衣衫下摆绣着绿色的藤蔓,腰间束着蓝色绶带,黑发一半绾起,一半散在肩上。目光斜视的行在路上,路上的行人似乎对此人极为畏惧,见他行来,纷纷躲闪在一旁,虽然远远的看不甚清楚,却也能感受到那人身上的一股子戾气。 青篱不由撇撇嘴,心中气闷,恨恨的瞪向那人——现如今连阿猫阿狗都能穿这月白衣衫了? 随即她又笑了,笑自己的小心性。 丁香巷子里的住户,见这殷府这几天里人来人往,热火朝天的干着活儿,都纷纷前来打探,听说是一位年幼且一团和气的小姐带着奶娘和几丫头们买了这宅子,便有人心思活动着前来讨个差事儿做做。 也有人开始猜测这位小姐的来历来,这话传到青篱耳朵里,她便编了一通父母早亡,原是依着叔父一家生活,怎耐婶娘一心图谋父母留下的微薄家产,无奈之下只好带着丫头们开府单过等等之类的话,叫丫头们装作有意无意的与人闲聊,将话散播出去。 过了两日,待青篱再见到那些街坊时,便觉得她们的目光少了几分猜测,多了几分的同情,心中暗笑不已。 随着宅子的修缮,青篱也跟着忙碌起来。每日带着几个丫头,今日去东市看家具布匹,明日去西市看摆件儿、花草。如此过了四五天,待她把整个长丰县城摸得差不多了,宅子也修缮好了。 这天下午,青篱来做最后的视察,远远的瞧见宅子门前远远的围着一群人,交头接耳的在议论着什么。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待车子走近,那些人便齐齐住了嘴。 青篱下了车,见宅子门前一如往常,估摸着这些人是闲着无事看热闹的,想了想,便招了红姨来,叫她与那些人说,明日搬家,府里头设几桌宴,请街坊邻居们赏脸到家里头坐坐头,她们也好认认人之类的话,红姨的话一说完,这些人便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中间便有几个胆大的妇人凑上来,有话没话的找青篱攀谈着,其中一个子瘦高,眉眼间带着几许精明约三十五岁的女子,略带讨好的笑道:“李小姐,你们家里缺不缺人手?我家那大丫头手脚勤快,人又机灵,最会伺侯人。” 这妇人的话刚出一落地,人群中便有人发出嗤笑声,青篱扫视过去,这些人的脸上大多带着不以为然的神情,心中了然,一来是她现在还没想好要不要再添人手,二来光看这些人的表情便知这妇人的女儿断然不能用。 便笑着以还没有安定下来为由暂时推了,那妇人一脸遗憾的走了。 进了院子,只觉眼前一下子亮堂了不少,虽然只是清除了杂草,修剪了树枝,将小花园做了整理,房屋里里外外的用水清洗了一番,看起来,宅子倒显新了不少,又较之以前添了几分的生气。 张贵与柳儿正在与干活儿的人结算工钱,见她过来,加快了手中的速度,将那些人打发走。 张贵手中拿着帐单,一项一项的报于她听,工人钱加上临时采买的物件儿,一共花了三十九两银子,青篱接过那张纸,细细的看了,一项一项记得极为详细,朝着柳儿道:“今日多亏了张贵这记帐的,若不然,柳儿怕是已然昏了头罢。” 柳儿苦着脸儿道:“小姐,奴婢小帐还管得来,这人事一多,便有些顾不来了。” 青篱起身一面四处看着,一面道:“这几人里面,你是个最细心的,这帐还得你管,也就这几日忙乱一些,等过了这几日,我便找一个正经的帐房先生教你一教。” 说着转过身子,看向这几人:“这些事儿先不说了。刚才在门口我应了明日搬家要请这街坊邻居过来吃顿饭,一来咱们也认认人,日后若遇到什么事儿,也能借些他们的力,二来咱们搬新家,总要热闹些,才象那么回事儿。” 红姨听了这话,上前道:“方才我都想说呢,咱们现下厨房里没一个人儿,小姐临时起意要请人,这一时半会儿的去哪里找厨子?” 青篱笑道:“我们几个不是人么?又不是多正经意的宴。”想了想又道:“你去找福伯,让他给推荐几个的人缘好口啤好又喜助人的街坊,你亲自上门儿去请,就说明日宴客,要请了她们来帮忙——这街里街坊的相互帮忙,本就是常有的事儿,想来她们定是愿意的。” 红姨想了想笑道:“奴婢在京里久了,便有些呆了。听了小姐这话,再一想奴婢小时候的情境,可就是这样么,小姐小小年纪又长在深宅大院之中,居然能想到这层,倒象是个在乡里住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