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河滩荒地(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九章 河滩荒地(一)

第九章河滩荒地(一) 前一日晚上,一直等亥时三刻。也没等到杨岿海回来。第二日一早,刚一醒来,便听柳儿说杨镖头已经回来了。 连忙梳洗穿戴,一出屋门便看见杨岿海立在南厅的门前儿。见杨岿海面色微沉,本就有些严肃的面膛,此刻显得愈发肃穆。 见她过来,面带愧色沉声道:“李小姐,杨某今日回来是向李小姐辞行的。昨日接到镖局来信,由山海镖局运向丁吉牙的一批货物被劫,押镖的兄弟们生死不明,总镖头命在下前往查看究竟……。” 青篱本就想与他说,这边诸事已然安定,请他早早回去。听他这样说,连忙叫张贵与红姨备马备干粮,见杨岿海仍然是一脸色的愧色,便与他扯了几句闲话儿,听说他要前去的丁吉牙是位于东南边陲与番邦相邻的小城,心中微动,便试着道:“杨镖头若是方便,可否替我寻些我们这里不常见的农作物种来?” 杨岿海道:“这有何难,原来杨某也曾替恩公寻过一些罕见的草药种子。” 青篱了然。原来岳行文口中的朋友便是这人,当下含笑谢过。 送走杨岿海,接下来的几天里,这主仆几人一边张罗着招下人,一边儿将院里的东西归置一番。 府里最终新添的这七个人都是以帮工的身份招进来的,原来她是想找人牙婆子,倒是福伯提了醒,这丁香巷子有几个年岁正合适的小子和丫头,还有前几日来帮忙李婶子厨艺也不错,人也踏实。不若从街坊四邻里请些人来帮忙,一来不用安排住处,二来人又知跟儿知底的,倒比从人牙婆子手中买来的要强些。 青篱想想也是,暗地里笑自己在苏府呆傻了,竟然一门心思的想要买人。这样最好,她一向不喜欢人多,这样一来,这些人白日里来干活儿,晚上各自归家,自家的小院子里还清净不少呢。 人定下的第二日,先前儿在院门前碰到的那个精明的妇人,人人都叫她来旺嫂子,找了上门,缠着红姨要讨一个差事儿给她闺女,好在红姨早有准备,便将小姐身边侍候的人需得认字,若是找不到认字的。小姐宁可不要的话说了一遍,她才悻悻的去了。 诸事安定,青篱便找了张贵来,将要买田地的事儿与他说了,让他去打听一下田价以及有无田地出售的信息:“要挑大块的田儿打听,若是有现成的庄子出售就更好。” 张贵虽然跟着小姐身边的日子不长,但也知道她是个极有主意的,听了她的话,便知道主意已定,便问道:“小姐想买水田还是旱田?田是只要上等田还是不掬等级?” 青篱想了想道:“水田旱田皆可,田的等级不掬。当然若是有大块的上等田出售再好不过。只一样,须得是大块儿的田才行。” 张贵见小姐一直强调要大块儿田,便又问道:“小姐说的大块儿田,须得多大?” 青篱起了身子,低头转了几个圈儿:“按我心中所想的,至少千亩以上才算得大块儿。只是怕你一时下找不到这样的……一百亩也使得罢。你先去打听打听,若有了合适的,到时我与你一道去看看。” 张贵又问了有无其它要求,便急急忙出门去了。他一出门便径直去了位于西市的李记牙行。 李牙侩因最近生意少,正在后院歇息,听到小伙计来叫。连忙赶到前面儿去。 听了张贵的来意,眉头微微皱起,“张爷,若说小块儿的田,我手里倒有几宗,这么大块的却是没有。” 张贵道:“你再找人打探打探。” 李牙侩笑道:“张爷,这哪里有生意往外推的。我做这行也有二十年了,这长丰县里头,有头有脸的人家里,谁家里有多少田,都在哪里,收成如何,都在我这脑袋里装着呢。哪家要卖田,只要一露出口风来,我就知道了。——大块的田一时下还真没有。” 想了想又笑道:“若说没有,也不完全是。咱们这长丰县城里有一位薛老爷,前两年这薛府的家业在县城里头,除了平西侯府与沈府,也能排上第三了。不过,自打两年前薛老爷死了以后,薛家少爷好赌,没两年便把家业败得差不多了,前些天您看的那座平西王府后面宅子便是他家的——那宅子是除了薛家祖宅之外,薛家在外面唯一的产业了……只有家里这田契,被薛老夫人死死的把在手里,他一时下动不得。若是薛少爷能动这田契,我倒也可以去找薛少爷打听打听。” 张贵道:“你现在说这些无用。若是要等薛府卖田,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李牙侩赔笑道:“要不然先买几小块田地,先种着。等着那薛府一有卖田打算,我一定第一个通知张爷。” 张贵叹了一口气:“我家小姐一再交待,田的等级不掬,旱涝皆可,只一样,须得大大的才行。照我们家小姐心中所想,至少一千亩才算上得,现如今你这里连一百亩、五十亩的整块儿田没有也就罢了,剩下的都是三五亩一块儿的,你叫我怎么回小姐?算了,我再去别家牙行看看。” 李牙侩连声的道:“张爷,您就是去了别的牙行,他们说的肯定跟我说的也一样。咱们干这行的,这些事儿都通着气儿呢。” 张贵不理会他的话,抬脚出了李记牙行,刚行了不几步,便听见李牙侩的叫声,李牙侩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他眼前儿,笑着道:“方才听到张爷到‘旱涝皆可’四个字,我倒突然想起一个地方来,走,张爷,咱们去茶楼。边喝茶边说。” 张贵与李牙侩进了一旁的茶楼,两人要了一壶茶,几样点心,坐定后,李牙侩便将他刚才想到的地方与张贵详细的说了。 原来这李牙侩所说的地方,指的城东门外五十里处的淇河边上紧临河滩的一大片荒地。 李牙侩道:“那一大片荒地,少说也有上万亩,正好合了你家小姐要大块儿田的要求。不过,张爷,那地块儿虽说大,但是荒了很久。若不是您说的那话。我也想不起这个地方来,也不敢把这片河滩荒地介绍给您。” 张贵眉头紧皱,他虽是京城的小户人家出身,可也没接触过这种地的行当,这河滩荒地到底妥不妥,一时心里也没了主意,思了一会儿,便道:“你再将那荒地的情况与我说详细了,我回去说于小姐,好叫她定夺。” 李牙侩听了,连忙叫小二拿了纸笔,一边讲解一边将那荒地的位置地形都做了大致的标识,递给张贵,张贵将纸揣了,也不停留,便告辞了。 出了茶楼,张贵又分别去了县城里另外两家牙行,都说只有小块的田,大块的没有,也有一家牙行提到了薛家的事儿。张贵见打探不出什么新的消息,便回去了。 回到府里头,将找地的情形详细的回了小姐,又将那纸拿出来,把这河滩荒地的事儿说了。 青篱眉头微微皱起,今天的结果,她原先倒也有心理准备,单是买地还好说,但是买大块儿、整块儿的,确实是需要凑机会,碰运气。 将那纸拿着手中,详细的看了看,嗯,临着淇河,将来若是耕种,浇水不成问题,而且面积极大,也留有足够的发展空间。只是不知道实际的地形地势如何,即是荒地,又是荒到何种的程度? 看了半天,指着纸上乌黑的一块儿问道:“这是什么?” 张贵看了看,笑道:“李牙侩说是个没名字的土山包。” 青篱心里暗笑,单从名上听来,有山有水的,倒也是个好地方,若是块儿良亩,该多好啊。一面又在心里寻思着哪些作物适合在河滩地耕种,想了一会儿,便放弃了,朝着张贵道:“即如此,明日我们先去看看再做打算。” 红姨几人刚才在一旁听着,插不上话,见张贵出去,连连围了上来:“小姐,你可是真要买那荒地?” 青篱点点头:“已是有五分定了。剩下的五分,明日去看看地势再做打算。” 红姨急道:“哎呦,我的小姐,您没种过地,那是不知道,河滩地地力薄,根本收了不多少粮食,一遇到河水上涨,那可就全完了。” 青篱见她苦口婆心的模样不由微微一笑:“奶娘,方才未定的五分便是要亲自去看看奶娘刚才说的这些。你就放心罢,咱们的银子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我谨慎着呢。” 红姨知道自家小姐一旦定下的事儿就不容驳,再者想想这大半年来,小姐虽然常做些出人意料的事儿,但每次都考虑得极为周全,想必这一次小姐也有旁的主意,便将一颗心又放到肚子里去了。 青篱钻进书房,去看岳行文与她托运来的几书农书,一直看到天擦黑,杏儿过来掌灯才醒过神来。 用了晚饭后,又回了书房,埋首书中,一直看到眼睛发涩,脖子僵硬才合了书。转过头见柳儿与杏儿两人坐在一旁静静的做着针钱,将目光投向窗外,院子这几人包括张贵看来都不是懂种地的,若是这河滩地买下,还须找几个会种地的帮衬着自己才行呢。 现下她一肚子想法,想找个人商量一下都寻不着。神色不明的坐了一会儿,将她方才看书时做下的记录,整理了一遍,上床歇息。

上一篇   第八章 分工